刚刚更新: 〔武南魂师〕〔神医农女:相公来〕〔镇世仙尊〕〔暴力丹尊〕〔恋战新梦〕〔九极战神〕〔我不想当巨星〕〔战婿归来〕〔隐形学霸超A的〕〔宠婚99次:总裁大〕〔特种兵:我有无数〕〔战神归来当奶爸〕〔股市道场〕〔三国之蜀汉中兴〕〔都市之千万别跟我〕〔废少重生归来〕〔穿越之我要当主角〕〔歌王2〕〔不成名就回家继承〕〔总裁大人,矜持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三十五章 同出一人
    你什么?我愣然的看着季雅云。

    季雅云更加焦急,从多宝架上拿下铜镜,举到我面前,我在镜子里看到岚岚拿着刀想杀人!

    我又是一愣,再看镜子,镜面中却仍只有我自己的映像。

    你相信我,我真的看到了!季雅云都快哭出来了。

    我相信。接着往下,你还看到什么了?桑岚想杀人,她要杀谁?

    我绝不怀疑季雅云所的话,反而感到有一丝的恐怖。

    照骨镜是真能显露出超乎寻常的映像的,如果季雅云真看到桑岚杀人,那……我实在想象不出那是怎样一副惊悚的画面。

    我正提着心等季雅云往下,哪知道她却摇摇头,我就看到她拿着刀想杀人,然后……然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尽管差点没一头栽到桌子底下去,我却还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季雅云绝不是没脑子的女人,不会单单因为一个普通的噩梦,置自己的安危不顾,凌晨时分往平古赶。

    而且她在铜镜中看到的画面,听上去就让人毛骨悚然。

    我刚想让她她做的那个噩梦,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快五更天了,她再不回去,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我猛一激灵,这才想起来,面前的季雅云不是意识的存在,而是到驿站来避祸的魂魄。

    生魂离体,时间越久,就会有越多的不可预测性,何况季雅云还在医院,没有度过危险期。

    我不敢耽搁,起身对季雅云:我先送你回去,回去再!

    话音一落,就听外面竟然又传来一声赵奇想闯进门时听到的兽吼声,紧跟着,季雅云就消失在了我面前。

    我怔了半晌,终于开始意识到‘老板’对于阴阳驿站来意味着什么了。

    作为驿站老板,在这里,我似乎有着绝对的权利,和超乎寻常的能力。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知道驿站里的东西不能够带出去。想要急着翻一眼账本,看看里面到底记载着什么,目光掠过阴阳照骨镜的时候,猛然发现,镜中竟然显露出一幅令人震撼的画面……

    当镜面恢复如常的时候,我已经没心思再去看账本了。

    这一晚单是**头的事,已经给我太多刺激了。

    现在我只想回家,守着自己的爱人,睡他个昏天黑地。

    出了账房,偌大的一楼空无一人。

    我往楼梯看了一眼,忍不住咬紧了牙关。

    最初来到驿站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驿站中除了我和雅,还有一个长住的‘客人’——那个脸像是被火烧过的黑衣人。

    我认出刚才出言提醒我的声音,就是来自黑衣人。

    季雅云上次过,她认出了黑衣人的身份。

    黑衣人居然就是我那个所谓的父亲——徐荣华!

    我很想冲上楼,找到他,问问他究竟是不是徐荣华;问他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究竟是命运的折磨还是刻意的阴谋;问他这一切到底是什么人的安排……

    但是,天生的倔强却只让我咬了咬牙,毅然迈出了大门。

    ……

    嗡……嗡……

    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我条件反射的睁开了眼睛,却见徐洁正坐在轮椅上,正伸手去拿手机。

    见我醒来,她叹了口气,本来还想让你多睡一会儿的,你太累了。

    没事。我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拿过手机。

    电话是窦大宝打来的,季雅云终于醒了过来。不过她虽然度过了危险期,身体却还很虚弱,话都没一句,就又睡着了。

    挂了电话,我把徐洁连同轮椅拉到跟前,你就不能陪我多睡会儿?这么早起来干嘛?

    还早?都快11点了。徐洁笑着朝旁边的桌上指了指,你包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我刚才拿出来整理了一下,你看看哪些是随身要带的,哪些是可以放在家里的。

    我挠了挠头,好像全都是要随身带的。

    我的是实话,貌似我特么是倒霉星转世,无时无刻不得依靠这些‘杂七杂八’。

    目光转动间,落在一样东西上,我猛一激灵,顾不得穿鞋,跳下床跑了过去。

    东西拿在手上,一觉醒来的轻快再一次被蜂拥入脑海的疑惑排挤的无影无踪。

    徐洁转动轮椅挪了过来,心的问我:怎么了?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没事。

    徐洁朝我手中看了一眼,轻声:我知道这书是姥爷留给你的,我帮你压平了,等下再包个书皮。

    我默默的坐回到床上,拉着她的手,半天也没一句话。

    我之所以会做阴倌,除了生活所迫,就全都因为姥爷留下来的这半本破书。

    虽然书中的内容我早就记得滚瓜烂熟,可还是随身将它放在包底,当是对姥爷的怀念。

    但是直到刚才,我发现这破书似乎和我如今面临的遭遇竟然有所牵连!

    赵奇给我那张纸的时候,我就觉得上面的字迹十分眼熟。

    驿站中的账本我并没有翻开看过,封皮的两个字绝不会让我记忆那么深刻。

    现在我终于知道我在哪里看过纸上的字迹了。

    我把那张纸找出来,和摊开的破书一起捧到徐洁面前。

    徐洁看了看,抬眼看着我:

    这张纸上的字,和书上的字是同一个人写的?

    我已经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要单单只是三五个字,还能是凑巧笔迹相似。可比对下来,纸上的字迹竟和破书上完全一样!

    等头脑稍微冷静些,我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纸上的字、驿站中的账本、还有姥爷留下的破书,竟都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如果姥爷还在世,他一定不会像其他人一样隐瞒我什么,会告诉我破书的来历,可姥爷已经不在了。

    他种了一辈子的地,为什么会有这么半本破书呢……

    嗡……

    嗡……

    手机连着震动两下,把我从纠结中唤醒。

    拿过来看了一眼,我不禁拧紧了眉头。

    屏幕上显示的是不同的两人发来的两条短信。

    一条是赵奇发来的:今晚11点,我去你那儿。

    另一条的内容是:心你身边的人。

    发信人——鬼线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命阴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1255再铸鼎〕〔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