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观众席走向娱乐〕〔橘子味的竹马〕〔影后常年热搜〕〔明日之劫〕〔恃娇〕〔首富悍妻有空间〕〔灵元灭世〕〔香薰师〕〔超级小医生〕〔神霄九宸〕〔萌狐悍妻〕〔神魔大唐之无敌召〕〔都市全能医王〕〔此生有缘我爱你〕〔从签到开始百亿神〕〔我点石成金〕〔强婚:千亿总裁来〕〔异世铿锵行〕〔那个大佬回来了〕〔超宠契婚:老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三十八章 寻找画师
    赵奇完,迈步走进了墓园。

    我犹豫了一下,跟着走进去,就见他已经站在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坟墓前,嘴里咬着个型的手电筒照着墓碑,在用纸笔抄写上面的碑文。

    子夜十一点,整个墓园黑漆漆一片。

    夜风吹过,坟前松柏随风摇动,沙沙声不断。

    乍一看,那一排排的墓碑就像是隐藏踞伏在夜色下的鬼影似的。

    我站在原地,实在是很纠结。

    今晚的赵奇比以往更让人觉得诡异,他似乎是在两个人之间不停的转换。

    一会儿是赵奇本人,下一秒却又变成了那个霸气外露的‘神秘人’。

    他只是让我抄墓碑,其它并没明。

    我能看出,他并不是在故意刁难我,也没想耍弄我。

    之所以在我看来他有些话的不清不楚,完全是因为,他认为我应该知道他让我这么做的目的,所以省去了废话。

    事实是,我也感觉我是真该明白他想干什么,不过前提是——我能看见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如果能看见鬼,我自然会看到他的‘墓碑前有人’和‘墓中有人对着你抄画’是怎么一种情形,也就不难判断面临的究竟是什么状况。

    可我特么现在没了鬼眼,这对一个阴倌来,等于是两眼一抹黑。

    然而,在我潜意识中清楚的认定,我失去鬼眼这件事,是无论如何不能让某些人知道的。

    那样的话,我可能会陷入完全的被动,甚至会被人借机钻空子,陷入危险之中。

    想清楚这点,我没再过去追问赵奇什么,径直走到了左边的一个坟墓前。

    夜色阴沉,月亮都躲到乌云后面偷懒去了。

    昏暗中,我根本看不清墓碑上的字迹。

    想到包里那些‘杂七杂八’中有常备的手电筒,我就想拿出来。

    可是手刚伸到背后,就觉得一阵冰冷,感觉就像是把手伸进了冷冻柜里似的。

    下一秒钟,那个有些不着四六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占便宜啊?瞎摸什么!

    我拿手电啊!我一脑门子黑线。

    从刚才我就感觉背上驮着一个‘人’,现在已经证实,的确有个看不见的家伙正趴在我后背上。

    我怎么都想不通,这货不是该无牵无挂,乖乖去阴司冥海了吗?怎么着就又跑回来了?

    我狐疑不解,却又哭笑不得。

    因为现在压在我身上的家伙,正是**头!

    这一次我看不到**头,却听她又在我耳畔鬼鬼祟祟道:别点灯!你一点灯,鬼就会看出你是人!

    不点灯我怎么抄碑文?

    你傻啊?靠近点不就行了!

    我能感觉到,**头在身后狠狠鄙视了我一下。

    我看了不远处的赵奇一眼,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朝着坟墓走近两步,蹲在了墓碑前。

    你为什么没有走?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嘴里问着,同时眯起眼睛查看墓碑。

    嘿嘿,帅哥,不,大帅哥,你还真是关心我。

    肩后传来**头的轻笑,你放心,我已经去过该去的地方了,我送走了奶奶,现在回来,是有重要的事要做。

    什么事?我一时没想到问题的重点,脱口问道。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你是怎么回来的?

    按照破书上的记载,鬼魂一旦去了阴司幽冥,除非是七月十五当天,否则是绝不能回归阳世的。

    **头没有回答我,而是声:这会儿不是这个的时候,回头我再跟你解释吧。现在咱要做的,就是‘国共合作’,把那个家伙找出来!

    找谁?我听出了关窍。

    赵奇半夜带我来墓园,并不像是为了找韦无影。

    **头去而复返,更加神秘,但好像也是为了要找某个‘家伙’。

    而且,她要找的,似乎和赵奇要我找的是同一个人。

    **头这次直接回答了我的问题,然而我却更加云山雾罩。

    她了三个字——找画师。

    画师?

    哎呀,你就先别多问了,过后我会跟你解释的。赶紧干活,要是让那家伙先找到画师,我特么就要倒血霉了!**头急切的道。

    我暗暗翻了个白眼,没再多,拿过纸笔,开始抄写墓碑内容。

    **头曾经开玩笑的——阴倌和鬼是死对头。

    这话我并不完全认同。

    因为,在我接触的鬼魅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良善的,甚至比起某些活人,更有血有肉、有情有义。

    但我不否认,和鬼魅精怪接触时,我本能的会对他们有所戒备。

    这种防范是必然的,是无法避免的,毕竟是阴阳殊途,另一个世界对于我而言,还是很陌生的。

    可万事都有例外。

    对我来,**头这个逗逼鬼,就是一个例外。

    我喜欢她的性格,同情她的遭遇,更对她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我相信她是个绝对善良的女孩儿,无论做人还是做鬼,都不会伤害无辜的人。

    你的字真丑,对了,你过,你除了是阴倌,还是法医。你们学医的,是不是都要学习写‘天书’啊?**头在我耳边叨叨不休,我一直都有个疑问,你们学医的字都写的这么潦草,那你们能看懂你们同行写的是什么吗?

    不等我回答,她又连珠炮似的问:我特么更好奇,你连鬼都看不见,又是怎么能做阴倌的?

    尽管我心里有太多疑问,可我还是不想再搭理她了。

    这个货的脑回路压根和一般人不在一条线上!

    还‘特么特好奇’……

    你能看见我的字丑,难道就看不到我在干嘛?

    深更半夜,黑灯瞎火的墓园里,我拿着纸笔抄写碑文。

    更要命的是,甭管你**头再逗逼,你特么都是个鬼!

    我身上背着个鬼,在抄墓碑……

    没有哪个是天生的熊心豹子胆,我是阴倌不假,可此时此刻,我要我心里不发毛,鬼都不信!

    居然还跟我讨论‘见鬼’的问题……

    抄完墓碑上的文字,我深吸了口气,最后看了一眼碑文上方镶嵌的两张椭圆形照片。

    看清照片中人,我不禁一呆。

    刚才我最先看的就是这两张照片。

    那分别是一男一女,两个至少年过六旬的老人,是一对老夫妻。

    我之前看的时候,照片里的两人,都面沉似水,眉宇间似乎还有着一丝勃然的怒意。

    然而,此刻再看,照片中的老两口,竟然全都嘴角上扬,露出了笑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命阴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快穿女主逍遥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