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猎女〕〔重生封神之我为哪〕〔论如何与王爷过日〕〔女帝养成庶女成长〕〔好想有个系统掩饰〕〔穿越星际:妻荣夫〕〔亮在山村的太阳〕〔我与你情深而缘短〕〔隔壁女神是男生〕〔雷岛〕〔无敌副村长〕〔都市异能者〕〔我只想安静地做神〕〔九转神帝〕〔岁月君主〕〔吞噬雷神〕〔重生之宣你没商量〕〔九转神龙诀〕〔都市大进化时代〕〔月光礼赞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七十章 石屋
    听静海一说,我们几个都是一愣,左右看看,才发现只剩下我、静海、郭森和高战四个人。

    “刘元哪儿去了?”高战明显有点急了。

    倒不是他沉不住气,在这种环境下,真要是有人落了单,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郭森四下看了看,几步走到一边,“这里有脚印,他应该是朝着这个方向走了。”

    我和高战、静海跟过去,见地上果然有一串脚印,直通向树林深处。

    “他怎么跑了?”高战愕然的问,不等旁人开口,又自问自答:“一准是看见尸体断成两段,被吓着了。”

    郭森点头表示认同。

    人在看恐怖电影的时候,看见形貌再恐怖的鬼,也不会过分恐慌,因为那毕竟是假的。

    现实可完全是两码事。

    人在现实中,对普通的尸体都有着本能的恐惧,更何况刚才郝向柔被分尸的场面,让我这个法医都吓得快要心脏病发了。

    刘元不过是个普通的公交司机,看到那样恐怖的一幕,被吓得崩溃逃离,似乎在情理之中。

    可为什么我总觉的,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呢?

    “别愣着了,赶紧去把刘元找回来。”郭森说了一句,就要沿着脚印追。

    我下意识的说:“等等!”

    “你急着去投胎啊?”静海几乎是和我同时说道。

    我以为老和尚看出了什么,没想到他却斜眼看着我问:“老实说,你是不是已经想到什么了?”

    我摇头:“我也只是觉得不对路,如果说刘元是被吓跑的,人在受到惊吓的时候,第一反应该是大喊大叫才对。就算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所谓的尸体上,也不会听不到有人喊。”

    “所以呢?”静海问。

    高战的目光跟着脚印延续向前看了一阵,回过头说:“这脚印也太整齐了,被吓跑的人,会跑的这么稳当吗?”

    郭森也看出了苗头,说:“人在惊慌状态下,身体会不同程度的失去平衡感,这是自然反应。但这串脚印不光是没有错乱,而且步伐间距都是大致相同的,看上去倒是像慢条斯理的朝前走留下的一样。”

    高战点点头,“就算是慢慢走,要在这么深的雪地里走的这么整齐,也不是件容易事。”

    静海皱了皱眉,尖着嗓子说:“我问你们了吗?我在问他!”

    说完,又斜睨向我:“我是问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我一阵无语,这老和尚,脾气上来可真不是好相与的。貌似从认识到现在,除了窦大宝,他还没给谁留过面子呢。

    我想了想,指了指地上两具已经残缺不全的尸体,说:“假设我们现在是在幻象中,那这两具尸体就不是真的赵奇和郝向柔。从车上下来的是七个人,现在加上刘元,少了三个了。我感觉刘元不像是被吓跑的,而是设这个局的人,利用手段想要把我们分开。”

    “对路!”静海点点头。

    “刘元必须得找到,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几个谁也不能离开对方的视线范围。”我顿了顿,还是觉得不怎么妥帖,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不,从现在开始,我们四个人手牵着手,怎么都不能分开。”

    话一说出口,我自己都觉得怪异。

    四个大男人手拉着手,其中还有个老和尚,那场景实在是说不上来的发噱。

    郭森和高战倒是双双点了点头,显然也是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静海却翻了个大白眼,挥了挥手,说:“切,哪用那么麻烦,想不让人再走丢,法子多的是。我下个连心降就成了,这样一来,就算走散了,其他人也能感觉到对方在哪儿。”

    我对老和尚的本事毫不怀疑,郭森和高战却不知道静海的底细,两人对望一眼,都有些疑惑不解。

    高战忍不住瞪着静海说:“真有降头这回事儿?你下一个,我看看。”

    静海又一翻白眼,“已经下过了。”

    高战一愣,还想再说什么,我摆手制止了他,“那就别墨迹了,赶紧跟着脚印走。”

    对于降头,我始终都想象不出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不过却知道静海没吹牛的习惯,也绝不会在这种事上来虚头巴脑的。他多半是在刚才挥手的时候,已经给我们落了降头了。

    沿着脚印向前走了一阵,郭森忍不住问我,既然现在已经知道,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幻象,也知道这么厚的积雪不符合逻辑,那为什么还不能摆脱眼前的景象?

    我说我们并不是单纯的被催眠,而是还掺杂了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在里头。

    对于眼前看到的场景,非要有个说法的话,我只能说,我们现在看到和经历的,并非是本人的意识能够控制的。或者干脆说,我们现在是活在某个人的意识当中。

    只要某人的逻辑不出现明显的错误,我们就没法摆脱目前的状况。

    高战听得一吐舌头,“活在别人的意识里……那家伙真有这么厉害?”

    我看了一眼郭森:“韦无影的资料你也看过了,他不是普通人,或者说,不是普通的鬼。红手绢精通的就是幻术,而在传说中,真正的红手绢不光只懂得单纯的幻术戏法,有很多人都怀疑,他们还懂得催眠。”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唉,越说越乱。总之……总之当古老的传承被鬼施展的时候,比人施展起来还要恐怖就是了。”

    “说到资料,你给我的那张纸……”

    郭森刚说一半,静海忽然尖声道:“我说这脚印怎么这么奇怪来着,敢情是专门给我们指路呢!”

    我一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不远处竟到了树林子的边缘。透过间隙,就见那里赫然有着一间石屋。

    “你说的对,这脚印留下来的目的,就是在给我们带路。”我点着头说。

    最初那种古怪的感觉,终于算是有了着落。

    现实中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积存这么厚的雪,从下车后,我们看到和经历的已经确定是幻象无疑。

    既然制造幻象的人有能力搞出这么庞大的场景,如果要刻意把刘元和我们分开,又怎么会留下那么明显的脚印呢?

    “快走!”我有种直觉,只要进了这石屋,很多事就会得到解答。快来看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手术直播间〕〔1255再铸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