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最强神婿〕〔剑主八荒〕〔灵契之主〕〔赋光阴以长空〕〔万界武尊〕〔洪恩大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神佑之下〕〔长生榜之凡人纪〕〔租个男友好过年〕〔看书就能掉装备〕〔后神轶〕〔倾城剑帝〕〔重生农女:家有娇〕〔我的冰冷老婆〕〔在霸总身边尽情撒〕〔拜托了,牙医〕〔快穿之女主是个小〕〔风吹流云散〕〔猛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七十一章 神经鬼
    我加快脚步朝着石屋跑,心口却猛地一阵发闷。

    同时听静海在后边大叫:“快停下!”

    我脚下一滞,错愕的回过头,才发现不知不觉间,静海竟被我和高战、郭森撇下了将近二三十米的距离。

    静海来到跟前,脸色竟有些发白。

    我反应过来,不禁有些歉然。

    静海虽然妖孽,但到底年纪一大把了,腿脚不那么利索。我刚才还说彼此不要离开对方的视线,这一着急,倒是把老和尚给落下了。

    静海狠狠瞪了我一眼,“你们是想作死,还是想害死我啊?”

    不等我说话,就又恨恨的说:“都说下了连心降了,只要离开一定距离,就会有感应。时间久了,会死人的!你们都没感觉到心口疼吗?”

    我一手捂着心口,看向郭森和高战,两人竟都和我做着相同的动作。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并不是无缘无故胸口发闷,而是连心降在作祟。

    弄清状况,我一阵细思极恐,郭森和高战也都一脸骇然。

    老丫刚才只说连心降能让我们感应到对方,可没说离远了会死人!

    关键这和尚的降头也太霸道了吧?

    来到石屋前,脚印也随之消失在门外。

    “这屋子也是幻象?”高战小声问。

    我没回应他,稍一迟疑,就想上前敲门。

    手还没碰到门板,屋里就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孩子,进来吧。”

    我一怔,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呢?这不是刘元的声音……

    下一秒钟,房门居然自动打开了。

    看清屋里的状况,我再次愣住了。

    屋里有桌椅板凳,一侧挨着墙还有一张木板床,床上铺盖被褥很是破旧,却铺的平平整整,叠的整整齐齐。

    刚才高战还问这屋子是不是幻象,现在看来,屋里的陈设虽然都很破旧,却该有的都有,完全是一副居家过日子的样子。如果是幻象,怎么会细致到这个地步?

    最让我愕然的是,屋子中间点着个火盆,火盆旁坐着一个人。

    这人身上穿着一件打着补丁的军大衣,后背的位置高高鼓起,看上去像是个驼背。

    第一眼看过去,我就以为,这人是先前说要去市里看老姐姐,央求上车的那个驼背老头。可看清楚他的脸,我一下就惊呆了,这人居然就是刘元!

    不对……不对不对。

    我记得这件军大衣明明留在中巴车里了,怎么会穿在他身上?

    而且,刘元又怎么会变成驼背了?

    刘元朝我招了招手:“孩子,别愣着了,外面太冷,快过来,烤烤火,暖和暖和。”

    这一次我听得清清楚楚,说话的是刘元,声音却是和先前的驼背老头一模一样。

    我用力甩了甩头,却甩不掉极度的疑惑。

    见刘元看着我的眼睛里倒是没有什么恶意,略一迟疑,还是迈步进了屋。

    刘元满意的点点头,又对门外的静海等人说:“既然我的孩子愿意让你们跟着来,想必你们都是他的朋友,那就都进来吧。”

    等等。

    我怎么听他说话,感觉有点别扭呢?

    我很快就琢磨过味来了,什么叫‘我的孩子’?

    见郭森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我直接点了点头,“都进来吧。”

    虽然狐疑不已,可我还是清楚的预感到,离答案已经是只有一步之遥了。

    我懒得去搬凳子,走到火盆边,就想席地而坐。

    哪知腿刚一弯,刘元忽然把一只手伸到我后方,手掌一翻,再翻过来的时候,手里竟多了一个小板凳。

    这小板凳同样很破,甚至其中一条腿都不是原装的,而是用一根没刨皮的树枝代替的。

    刘元把板凳放下,抬头看着我咧嘴一笑:“孩子,坐吧。”

    我回过神来,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倒是稳当。

    静海等人可就没这待遇了,估摸着高战是被老和尚的连心降给镇住了,搬过桌边唯一的一把椅子给静海坐,他和郭森就只能坐地上了。

    火盆的炙热扑面而来,我总算是缓过劲来,想了想,试着问刘元:“你是……韦无影?”

    这话问的似乎有点多余,刚才他那一手‘空手变板凳’,就已经表明他的身份了。

    我本来只是想找个谈话的开头,顺便确定一下‘刘元’现在的真实身份,哪知道刘元竟冲我一瞪眼,抬高声音说:“混账!”

    接着沉声说道:“先人的名讳,能是你这娃娃直接叫的吗?”

    先人的名讳?

    我彻底懵了。

    这都哪跟哪儿啊?

    不过这样一来,他的身份倒是能确认了。

    这个驼背的‘刘元’,就是所有人都在寻找的韦无影。

    接下来刘元……不,是韦无影说的话让我更加摸不清头脑了。

    他刚才那么说,显然并不是真的生气,而像是长辈嗔怪不懂事的晚辈一样。

    说完之后脸色就缓和下来,竟是目光慈祥的上下看了我一阵,温和的问:“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虽然云山雾罩,可他既然问了,我还是回答道:“徐荣华。”

    “徐荣华……”

    韦无影沉吟着重复了一遍,点了点头,“姓徐,那就没错了。你就是我们老韦家的孩子。”

    “等等等等!”高战终于忍不住插嘴,“我怎么越听越乱啊?他姓徐……怎么就是你们老韦家的孩子了?”

    “再多嘴就给我滚出去!”韦无影对旁人似乎没什么好脾气,竟然直接瞪着眼大声对他吼了一句。

    跟着转过头面向我时,神色又变得温和起来,“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徐祸。”

    “徐祸?”韦无影眼珠缓缓转动了一下,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这名字是你爹给你取的?还是世杰给你取的?”

    “我自己取的!”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混乱间,竟做了个连我自己都觉得荒诞的举动。

    我从兜里掏出工作证,在韦无影眼前晃了晃:“你好,我是平古县公安局的,我叫徐祸。”

    “公安局的?”韦无影愣了愣,眉头越拧越紧,最后眉心竟拧出个疙瘩,猛地抬高声音说:“世杰是怎么教你爹的?你爹又是怎么教你的?我不是说过,‘生不入官门,死不入地狱’嘛!他们把我的话都当成耳边风了?”

    看着眼前怒形于色的韦无影,我忽然想起一个人。

    不,准确的说,是想起了一个鬼。

    一个因为受到残忍虐杀,精神出现问题的鬼——白长生。

    这个长得和刘元一样脸孔的韦无影,脑子有问题,和白长生一样,是个神经鬼!福利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手术直播间〕〔1255再铸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