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亘古天阙〕〔两荒三界〕〔无敌辣条系统〕〔天元梦冢〕〔玉灵圣尊〕〔灵月三笙〕〔引灵妃〕〔一击神明〕〔剑神他师傅〕〔妖帝倾妃〕〔血帝神尊〕〔最强融合传说〕〔项北问天〕〔凤宥凌天〕〔没金手指照样无敌〕〔塔蕴苍穹〕〔三灵纪〕〔异界魔武〕〔异世修仙册〕〔从签到开始当全球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章 开启账簿
    “你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我对大双说。

    大双点点头,刚要说什么,忽然抬眼看向我身后。

    我转过头,透过朦胧的雾气,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渐渐挪了过来。

    “你怎么出来了?”我急着迎上去。

    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时间徐洁会出来。

    “我感觉到你回来了。”徐洁一边说,一边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

    “我送你回去!”我蹲在轮椅前,看着眼前熟悉的俏脸,心里说不出的歉然。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现在的行动有多么的困难。她腰以下没有任何知觉,旁人很平常就能做到的事,她都要花费好几倍的力气。

    “你还没忙完吧?”徐洁温柔的看着我说:“我是来给你送伞的。”

    “送伞?”我这才注意到,她用另一只手搭在腿上的油纸伞。

    “起雾了,今天不会下雨……”

    话没说完,她就掩住了我的嘴。

    “嘘……你现在看不到一些东西。”她在伞上拍了拍,声音有意无意的更加轻:“她们能看到。”

    她们?

    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伞中的狄金莲等五鬼。

    “徐洁……”我如鲠在喉,想了想,一咬牙:“我……”

    “嘘……”

    徐洁再次把纤细的食指挡在我唇边,跟着把五宝伞塞到我怀里,嘴角上扬,绽放出一抹温柔的笑容:“带着她们。”

    她朝大双看了一眼,回过头对我说:“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她摇了摇头,眉宇间显出一丝倔强:“我能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脑子过于混乱,还是因为别的,我突然觉得,她看着我的眼神里有着一些和平常不一样的东西。

    “你没什么吧?”我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下一秒钟,我几乎想都没想,就回过头冲大双摆手。

    我想说:有什么话明天再说,现在我只想回去守着我的爱人。

    这是我真正想要做的,哪怕瞎子和我是兄弟,比起我的女人,也得往后放一放。

    可徐洁一把拽住了我。她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冲我用力摇了摇头:“别犯傻,快去做正事。”

    我想说:在你面前哪还有旁的正事?

    但却被她用眼神止住了我到了嘴边的话。

    我只好点点头,“那你赶紧回去休息,我……忙完就回。”

    “嗯。”徐洁点点头,却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然后,缓缓转过了轮椅。

    这场雾特别的大,大到她转动轮椅,向前挪动一段,再回过头时,两人相隔,已经不怎么能看清彼此的样貌。

    可是透过浓雾,我仍然能看到她明亮的眼睛。

    对视过后,徐洁终究消失在雾中……

    “徐哥!”

    听到大双的呼唤,我恍然的回过头。

    “抓紧时间吧。”大双冲我点点头。

    “昂。”我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抬眼看了看驿站门前守卫的石兽,迈步进了大门。

    我相信徐洁也已经看到了驿站的存在,关乎我的所有事,我从没有刻意隐瞒她。

    不对!

    有一件事,我没想隐瞒,可是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

    驿站一如既往的冷清。

    虽然今晚的经历也算惊心动魄,可我这会儿还是有些莫名的烦躁。

    “我觉得咱们是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了。说说你的事,也说说我瞒着你的事。”我把五宝伞随手立在一旁,径直坐到柜台后,拧着眉头看着大双。

    大双点点头:“是,老板。”

    “什么?”我不由一愣。

    他叫我什么?

    不等我回过神,大双忽然又说道:“老板,我知道你关心朋友,可是……在有些话说清楚前,你有必要先做一些事。”

    “你叫我什么?”我的注意力还是没办法从他对我的称呼上转移开。

    记忆当中,只有季雅云才会这么顺口的叫我‘老板’,怎么现在又多了一个这么称呼我的?而且还叫的这么自然?

    大双的表情似乎也有些纠结,刚要再说什么,忽然间,楼上传来了几声干咳:“咳咳咳……”

    大双神色明显一凛,紧跟着面色一整,对我说:“徐哥,有些话可以回头再说,有些事,必须现在就做。”

    我先是一愣,跟着就火冒三丈。

    那几声明显假装的咳嗽,旁人听不出,我却是已经认出是谁了。

    “徐荣华!”

    所有的纠结郁闷似乎一下找到了突破口,我跳起来,几个箭步冲到楼梯口,仰面冲着楼上大声道:“我受够了!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们在搞什么鬼!我只想和我自己喜欢的人,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你们在搞什么,都和我无关!”

    “所有不该属于我生活当中的人和事,都他妈滚!”我几乎歇斯底里的咆哮出最后一句,脸已经涨红的像是被烙铁刚烫过一样。

    我恨不能把这些年所有的委屈都随着这一嗓子吼出来,就差没直接冲上楼,把某人揪出来暴打一顿了!

    可是,内心深处一种难以描述的畏惧,却阻止了我进一步的行动。

    我坚持这些年来在生活当中竖立的各种原则底线,可我实在不能预测,在直面某人的时候,我会是怎样一种状态、还能不能保持理智……

    楼上的人陷入了沉默。

    良久,忽然发出一声叹息。

    我刚竭力平息的火气被这听起来很像是无奈的叹气声激起,我艹……你们谁都有苦衷!都不可对人言!

    我呢?

    我他妈找谁说去?!

    “唉,看来,他的安排是对的。”

    当楼上传来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忍不住要暴走了。

    可就在我即将爆发的前一刻,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徐祸!”

    我猛然回过头,“季雅云!”

    “不!”

    我猛一甩头,看着面前人:“你……你是小雅?”

    大双仍然站在柜台前,神情颇有些纠结。

    而在柜台的一侧,却多出一个人。

    这人穿着宝蓝色的旗袍,秀美的脸庞略显稚嫩,看着我的眼神还有些惊慌。

    她就是‘小时候’的季雅云,她是小雅!

    “你……你怎么来了?”我脑子乱到不行。

    在我心目中,小雅虽然‘冷酷’的像是个执行命令的傀儡,但季雅云留给我的印象更深。

    我以为‘小雅’又会像以前一样,只给我一个彷徨的表情,然后带给我更多的问题……

    哪知道这次我刚问完,她忽然疾步冲到我面前,拉住我就往回跑:“徐祸……老板……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账簿上?”

    “什么意思?”

    我被拖到柜台前,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可是顺着她惊惶的目光一低头,立刻就愣住了。

    柜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本泛黄的卷册,赫然是从我第一次来到驿站时,就见过的那本账簿。

    之前我还只是对账簿表皮那两个字体产生怀疑,可此刻,账簿居然是摊开在柜台上的。

    摊开的那一页上有字,但是极小。

    我顾不得看字,却已经惊呆了。

    那是账簿的扉页,除了两个小字,就只有一幅画,一幅人像……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