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boss很〕〔武神降世〕〔我真是掌教大老爷〕〔噬魂师传〕〔史上最强的大帝〕〔桀夫难驯〕〔万古最强宗〕〔战狂升级系统〕〔神魔之上〕〔命运之传说旧约〕〔开局就无敌了〕〔女帝的神级星卡师〕〔绝武通天〕〔剑道圣君〕〔反式攻略手册〕〔食睡道〕〔尖碑漂流记〕〔叩王庭〕〔风氏纪元之天忌〕〔黄龙本纪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二十七章 孩子的哭声
    天一直下着雪,雪虽然不大,但落到阴冷的巷子里,却没那么轻易融化。

    顺着三白眼惊愕的目光,就见积雪上竟然不知何时,出现了两行红色的脚印。

    脚印看上去很小,比狗爪印还小点,但却明显是人的脚印。红的触目惊心,就像是用血印在雪里一样。

    “什么情况?”窦大宝问道。

    脚印延续到我脚边就不见了,站在他的位置,是看不到的。

    我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却又感应不到周围有明显的阴气出现。

    看向三白眼,他也是一脸的迷茫。

    “嗡嗡……”

    我神经绷的正紧,被口袋里突如其来的震动吓得一激灵。

    “谁他妈这个时候还跟着瞎掺和。”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警惕的看着四周,掏出手机。

    看到发信人,我眼皮就是一蹦,居然又是鬼线人。

    这次发来的短信,比之前都要简短,只有两个字——快跑!

    他要我跑?

    跑去哪儿?

    他知道我在哪儿?

    我正疑惑不定,巷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转眼一看,问话的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

    而且,还不止她一个人,还有一对五十来岁,看上去像是夫妻的男女。

    三人站在巷口,表情都十分警惕,那个男的更是口气不善的问:

    “你们两个干嘛呢?谁家的孩子在哭?”

    “没干嘛啊。”窦大宝挠了挠头,“什么孩子哭?你们听错了吧?”

    “什么听错了,孩子哭这么厉害,我能听错?”男人口气更加强硬,竟指着窦大宝厉声说:“你给我出来!”

    跟着又朝我一指,“别耍花样,你也出来!”

    听话里的意思,竟是把我和窦大宝当成了不法分子,想要路见不平。

    窦大宝听得发愣,我却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

    刚才确实有婴灵小鬼在哭,可小鬼的哭声,普通人是听不见的。

    况且鬼哭声已经消停了有一阵子了,怎么可能还会把人引来?

    雪地里突然出现的小脚印、鬼线人让我快跑……

    这么巧,这个时候又有路人被吸引过来,说是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不妙的感觉越发强烈,左右看看不见有异状,我朝三白眼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这一男两女打发走。

    三白眼在死前就懂得邪门术数,鬼遮眼、鬼打墙之类的把戏,对他来说根本不叫事。

    三白眼点点头,刚要有所行动,巷口突然又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蒋叔,蒋婶儿,你……你们干嘛呢?”

    单听声音,我就猜到这人是谁了。

    果然,姜怀波出现在巷口,朝着里边看了过来。

    被叫做蒋婶的老女人指着巷子里连珠炮似的扯着嗓子说:

    “你听听,这里头怎么有小孩儿在哭啊?你再看看这俩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好人。我和你叔、还有铭铭正好路过,正把他们堵上了!小波,你来的正好,你是公安部门的人,赶紧打电话叫你同事过来。可不能把犯罪分子放走咯!”

    说到后来,她几乎就差拿个大喇叭对着喊了,像是生怕我们不知道有公安部门给她们做主撑腰似的。

    姜怀波愣了愣,忽然一拍大腿:“嗨!叔、婶儿,还有……铭铭,你们……你们误会了。这俩是……是我朋友,是我兄弟单位的同事。里……里头的是法医科的徐……徐主任。”

    “法医主任?”那个叫铭铭的女孩儿踮着脚尖向我看了一眼,问:“他们在这儿干什么?难不成咱这儿有案子?”

    “没……没有,你们都……都误会了。”姜怀波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可是比说话利索,“我家楼……楼上的花盆掉下来了。我刚才没抽出手,就……就让他俩过来看看。”

    说着,朝我挥了挥手,“没砸到什么吧?”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栓柱,抬高声音说:“砸到一条狗。”

    “没……没砸死吧?”

    “没有。”窦大宝斜眼看着他,“要是砸死了,咱晚上就能吃狗肉煲了。”

    “原来是这样啊。”蒋婶儿两口子都是一脸恍然大悟。

    那个叫铭铭的女孩儿却又问:“不对啊,花盆掉下来而已,怎么还有小孩儿在哭啊?你听听,还哭着呢。”

    姜怀波居然翻了个白眼,手一扬,指着上方说:“你……你说,还能有谁?”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一看,就见先前楼上的那扇小窗户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打开了。

    窗户里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倒是之前一直站在窗口往下看的那人,还站在那里,垂着眼看着下头。

    “嗨,我还以为是怎么地了呢,敢情是你家大小子在闹腾呢?这么冷的天,你们怎么还开着窗户啊?可别把孩子和孩子他妈冻着。”蒋婶释怀的说道。

    三个被所谓哭声吸引来的人,显然和姜怀波是街坊,彼此都很熟悉。听他这么说,神情都明显松弛下来。

    蒋叔摇着头说:“这真是虚惊一场。我和你婶儿还以为这是到了年底了,偷孩子的人贩子猖狂起来了呢。”

    “嘿嘿,叔,你……你都退伍这么些年了,还……还是宝刀未老。你瞧,你把我这俩哥们儿都给吓着了。”姜怀波笑着说。

    几人又说了几句,蒋叔蒋婶和铭铭也就离开了。

    窦大宝瞪着姜怀波看了一会儿,忽然一挑眉毛:“噢,我想起来了。我说怎么觉得这附近有点眼熟呢,这旁边是你家啊?”

    姜怀波看着那三人走远,猛然转过头,没有理窦大宝,而是急着冲我说:

    “快走!这事不是你能管得了的!”

    “我去,你不结巴啊?”窦大宝愕然看着他。

    “什么哭声?”三白眼回过头眼珠转了转,“你有没有听到小孩儿哭?”

    我摇摇头。

    发现血脚印的时候,栓柱也像是有了感应,忍着疼都不叫了。

    除了两人一鬼的对话,和栓柱控制不住发出的喘息,巷子里哪有别的声音?

    “别……别墨迹了!快跑,不然就……就来不及了!”姜怀波就说了那么一句顺溜话,这会儿一着急,结巴的更厉害了,“再不走,你……你们都会死的!”

    窦大宝也听出不对头,扭脸看向我,看样子是想问我该怎么办。

    可是当他转过头的时候,他和三白眼的脸色同时都变了。

    “祸祸!”窦大宝脸色发白的说:“你……你肩膀上趴着个小鬼!”给力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1255再铸鼎〕〔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