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以契为证〕〔孤风悲〕〔嫡女召夫之一世好〕〔摄政王他总在暗恋〕〔法外狂仙〕〔强婚:千亿总裁来〕〔我家后院通仙界〕〔绝品透视高手〕〔我的姐姐——有毒〕〔我是东北出马仙〕〔绝世神皇〕〔妃要休夫:农女养〕〔恶毒女配是神医〕〔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绝品剑尊〕〔快穿攻略,来啊撩〕〔风赎蒲公英〕〔映照万界〕〔哈利波特之学霸无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三十四章 姜怀波的身世
    姜怀波貌似真不知道封门蜡的事,听我说完,恍然的点了点头,眼睛却红了,“师父,终于……终于能安心的走了。您老人家……一路走好。”

    老何才刚走,现在见他真情流露,我感同身受。

    沉默了一会儿,才问:“你是李铁嘴的徒弟,这么说,你也懂算术?之前你发给我的那些提示,都是你算到的?”

    在我想来,这是最合理的解释。先前在一尺巷里,姜怀波先是有预兆般的一下钻进了巷子;后来在阴阳桥上血婴煞扑过来的时候,他突然抱头扑倒。

    当时我就怀疑,他做出这些反应,难道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现在知道他是李铁嘴的徒弟,这点似乎就已经被肯定了。

    没想到姜怀波却摇了摇头,“有些是我算到的,有些……有些是别人让我告诉你的。”

    “什么人?”我更加疑惑。

    要说起来,姜怀波总共也没跟我见过几次,我和他根本不算有交集,他似乎没理由帮我。现在他居然又说,还有人让他把一些讯息转达给我。

    让他转达信息的,究竟是谁?

    姜怀波说了一个人,我听了一下就迷糊了。

    他说的是——杜太太。

    杜太太?郝向柔?

    怎么会是她呢?

    她可是杜汉钟的老婆,杜汉钟是鬼楼的拥有人,和鬼山绝脱不了关系,甚至有可能是鬼山的大老板。

    杜汉钟的老婆,为什么要帮我呢?

    姜怀波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传递讯息给你,不过我想,她……她应该不是单纯的为了帮你。她帮你,多半还是为了自救。”

    “自救?”

    姜怀波点点头,“嗯,我看过她的面相,她……她的命,不属于她自己。”

    “你会看相?”老实说,我只是窥探到韦无影出事当晚的情形,听韦无影说起过李铁嘴,知道他是算命的,却不了解他究竟有多大能耐。

    “会……会一些,但是不精通。都是师父教的,我……我笨,没学好。”

    “你可是不笨,要不然也不会隐藏的这么好。”我在心里说了一句。

    姜怀波说:“其实,我是愿意帮你的。因为……因为那次在市局见到你后,唐夕跟我说了……说了你帮她的事。”

    “就因为这个?”

    “不……不是。”姜怀波摇摇头,“那次去市局认尸,我本来已经算到唐夕和孩子会出事,我已经打算和那帮家伙拼了的。可是看到你和那个大胡子的时候,我发现唐夕……唐夕的命格居然变了。后来她和孩子都没事,我才知道……知道一定是你和大胡子帮了我们。”

    大胡子?窦大宝?

    回想起那件事,我下意识点了点头。

    姜怀波和唐夕去认尸那次,的确是窦大宝发现唐夕出了状况。

    原来‘鬼线人’会帮我,在那时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董家庄那次,是你打电话报警,说我家里有无头尸的?”我问。

    姜怀波点头承认,说那次他从某人口中得知董家庄被布设了血狱凶煞局,也算到了一些事。他不想看到那么多无辜的人受难,所以才想到报警。

    我长吁了口气,血狱凶煞局的事,如今想起来我还后怕。要不是有人报警,警方在我床底下发现了无头尸,那可真就未必能发觉有人在我家设了凶局。那样的话,董家庄可就真要血流成河了。

    我想了想,又问:“在那之前,看守所老楼出事那回,九个小墓碑,都是你拿走的?”

    姜怀波又点了点头:“你也猜到了,我……我在替鬼山做事。那一次,我其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就是有人让我拿走小墓碑。我不能不做的。”

    我问:“陈皮沟那次,又是怎么回事?我要是没记错,那应该是你第一次发信息给我。”

    “那次是……是杜太太让我通知你的。”

    郝向柔……

    我用力一拍脑门,感觉再这么问下去,只会越来越乱。

    想了想,直接问姜怀波:“你是怎么和鬼山扯上关系的?”

    姜怀波似乎也意识到再这么一问一答不是办法,想了想,说道:

    “师父说过,他收我为徒,我就是……就是外八行金典门下,就……就逃不过五弊三缺的命运,我……会早死。可他老人家还说过,他已经替我做了安排。他让我就住在他留给我的这栋房子里,不要搬家。如果有一天,一尺巷内、三煞移位,我的命就……就保住了……”

    我听得直嘬牙花子,倒不单是因为着急解惑,而是听他说话,必须得有过日子的心。

    见我皱眉,姜怀波猛一挥手:“你……你知道我说话不……不利索。你别……别说,你听我说完!”

    我眼泪差点没掉下来,点头:“那你倒是说啊!”

    姜怀波看了看时间,点着头“嗯嗯”了两声,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组织语言。

    等到他再次开口,某些个疑问终于逐一解开,同时带给我更多的,是无法形容的震撼。

    “我……我是在鬼山,不,准确的说,我是在鬼……鬼楼长大的。我的生母和姐姐,都死在了鬼楼里,留在了鬼山上!”

    姜怀波第一句话就把我镇住了。

    他转眼看着我,眼神中不自觉的透着怨毒狠辣,一字一顿的说:

    “我的父亲不是人,甚至不是中国人。他,是鬼楼的看门人!”

    听到这句话,我先是一愣,紧跟着大脑里某根神经狠狠一跳,瞪眼看着他,惊疑道:

    “你……你是老八嘎的孩子?”

    在我印象中,一提起鬼楼看门人,立即就想到了老八嘎。

    姜怀波点头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

    说起老八嘎,我实在没有丁点的好印象。

    最初我以为,那就是个日本鬼子,可在经历过红手绢的事以后,我才知道,‘老八嘎’当年或许是活人,是某人的司机,但在当时,他已经被红手绢诡谲无与伦比的绳技给吊死了!

    按照静海的说法,后来我见到的老八嘎,就只是被炼制的僵尸。

    姜怀波说他父亲是鬼楼的看门人,难道……关注 ”xinwu799”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穿成偏执反派的小〕〔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