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以契为证〕〔孤风悲〕〔嫡女召夫之一世好〕〔摄政王他总在暗恋〕〔法外狂仙〕〔强婚:千亿总裁来〕〔我家后院通仙界〕〔绝品透视高手〕〔我的姐姐——有毒〕〔我是东北出马仙〕〔绝世神皇〕〔妃要休夫:农女养〕〔恶毒女配是神医〕〔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绝品剑尊〕〔快穿攻略,来啊撩〕〔风赎蒲公英〕〔映照万界〕〔哈利波特之学霸无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八十四章 阴阳画
    “老丫老喊我佛爷,他自称佛爷,还要把什么劳什子破书传给我,丫拿我当什么了?丫这是充大辈儿,绕着弯占老子便宜啊!”窦大宝反应过来,气得捶胸顿足。

    我再也忍不住,扑哧乐出了声:“你才想通啊?哈哈……你就不想想,咱认识老丫这么久,他什么时候吃过亏啊?”

    窦大宝运了半天气,终于也绷不住笑了起来。

    想到一件事,我让他别动,并拢右手食指和中指,抵在他眉心中间的那块疤上。

    伤口之前刚被割破,窦大宝疼的直呲牙,我却看着他直了眼。

    窦大宝忍不住打掉我的手,问:“你干啥?”

    他看看我的右手,再盯着我看了看,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问:“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我点点头。

    “看到什么了?”窦大宝又问。

    “如来佛祖!”

    “滚蛋!”窦大宝一挥手,“懒得理你,老子回去睡觉了。”

    “你等等。”我叫住他,想了想,:“尽快抽个时间,我和你一起去拜望一下你师父。”

    窦大宝愣了愣,点点头,“行,我安排。咱们顺道回我家一趟,我老爹老妈想你了。”

    看着他下了车,我靠进椅子,长长吁了口气。

    鬼手尽显,可以让我看到人阳火的兴衰。

    然而,鬼手抵在窦大宝灵台,我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并不是普通的阳火,而是一环通透强烈的白色光晕,窦大宝像是整个人都被光晕笼罩,然而,光晕实在太耀眼,以至于,我根本看不到他本人,甚至不能确定,他人在不在光晕里。

    窦大宝他死了,东北那次,他根本没有从废矿坑里出来。

    我到现在仍认为,他那个所谓的师父不过是个骗子,是在糊弄他。

    可通过鬼手看到那奇异的一幕,又意味着什么呢……

    下车前,无意间向后座看了一眼,看到一样东西,不禁愣了愣。

    那是从瞎子家里挖出来的那个形状古怪的瓶子。

    静海这是鬼瓶,上面的四个鬼图案,是四个吃土鬼……

    这两天经历的事实在太多,我懒得再想,拿了瓶子往家走。

    路过14号,下意识的停下来,往门口看了一眼。

    大双是驿站的管家,他应该会照顾好瞎子吧……

    走到原本是桑岚和季雅云居住的28号门口,我又一次停住了脚步。

    话起来,萧雨好像很久都没露面了,这个极品丑女,该不会得抑郁症了吧?

    “靠,徐祸啊徐祸,我看你是真快神经了,哪来那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劲头。”

    我自嘲了一句,刚要往回走,忽然,似乎听到身后有个声音了一句:“快走!快点!”

    我回过头,身后空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

    难不成真是我精神紧张,出现幻觉了?

    我甩了甩头,刚要接着往家走,突然又听一个声音催促道:

    “走……走……快走啊!快……快回家!”

    我猛一激灵。

    这次我听得分明,这个稚嫩的结巴声音,似乎是阴月发出的!

    那刚才让我快走的是……茶茶!

    想明这点,我一下紧张起来。

    茶茶和阴月神出鬼没惯了,看不见她们倒是不稀奇,可两个家伙的神通广大却是毋庸置疑的。

    她们催我快回家,难道徐洁出事了?

    我越想越心悸,几乎是飞跑回家的。

    一气跑上楼,看到屋里的情形,才稍稍松了口气。

    床头灯亮着,徐洁裹着被子,睡得正香。

    “噗通噗通……”

    “噔噔噔噔噔……”

    我刚想放下包,楼下却传来一阵扑扑腾腾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有人在一楼跑来跑去,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是两个鬼!

    我皱了皱眉,看看时间,再看看酣睡的徐洁,心反正都这个点了,也别睡了,免得把徐洁吵醒。

    听楼下还在扑腾,我回头就往下跑。

    跑到一楼,声音却戛然而止。

    我把包和鬼瓶放在柜台上,左右看看,径直走到角落的龛位前,对那个梳着大背头的泥娃娃:“出来!别让我动粗!”

    过不大会儿,一个的身影扭啊扭的从泥娃娃里走了出来,低着脑瓜,不敢看我。

    我本来已经把烟抽了出来,见状又放了回去,冲家伙勾了勾手指,转身回到柜台后坐了下来。

    见茶茶跟着跑到柜台上,仍是低着头,我刚才那点不满也就散了。

    “阴月呢?”我问。

    茶茶没吭声,却贼兮兮的朝着泥娃娃看了一眼。

    “阴月也在里头?”

    我有些奇怪,比起茶茶,阴月显然要孤僻的多,我一直试着想和她交流,她却始终不肯露面。后来发生这么多事,我几乎都把她给忘了。

    我怎么都没想到,两个家伙居然在狄金莲都没发觉的情况下,附着在了五宝伞上,还跟着去了十里店,在一尺巷内忽然现身,搭起了阴阳桥。

    茶茶揉了揉鼻头,点点头。

    “你肯让她待在你身体里?”我更加好奇,茶茶一直把泥娃娃当宝贝,她和阴月是‘死对头’,怎么肯把‘身体’分享给阴月?

    见家伙不话,我更加耐不住,声问:“你打输了?”

    “才不四呢!”茶茶抬起脑瓜,一副不服不忿的样子,像是想反驳,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绷住嘴没再下去。

    我把手机放在桌上,点了点屏幕:“都几点了?不睡觉,瞎折腾什么?”

    茶茶眼珠转了转,显得有些鬼鬼祟祟。她忽然左右看了看,压着声音:

    “我们没胡闹,我们在抓虫子!”

    “虫子?哪儿来的虫子?”这次我是真板起了脸,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虫子?这家伙怎么还学会撒谎了?

    “四真的,一个大虫子!跑的可快了!”茶茶显然没意识到我的想法,反倒有些得意的:“不过它还是被我和阴月捉住了。”

    见她一脸稚气天真,有什么火也都消了。

    回想了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我问:“你和阴月怎么会跑到伞里去的?”

    “四姐姐怕我们闷,让我们出去玩的。”

    “姐姐?”我朝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徐洁?”

    这一来倒是得通了,我见天在外边,两个家伙自然对徐洁比跟我要亲近。

    她心又软,见两个家伙整天闷在家里,让她们溜出去玩玩也在情理中。反正是跟着我,她也不担心俩鬼会闯祸。

    “这次就算了,下次想出去,记得跟我。”我假装板着面孔,“总算你们还懂事,知道搭阴阳桥救人。”

    茶茶嘴扯了扯,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家伙竟有些讪讪的:

    “不四救人……是救狗。栓和柱的妈妈不走,它们就会死。”

    我……

    我真是差一点就要吐血了。

    当时在一尺巷里,两个家伙风急火燎的搭起阴阳桥,居然是为了救两只狗崽子……

    我憋了好一会儿,才把涌到脸上的血憋回去。

    想了想,又问:“你们俩刚才为什么急着催我回来?”

    “啊?”这次反倒是茶茶愣了。

    “刚才不是你们让我快点回家的吗?”

    茶茶像是反应过来,居然脸一红,嘿嘿笑着:

    “不……不四催你,是那只虫子不肯走,我们在赶它回来。”

    我再一次无语。

    一直以来,我觉得窦大宝就够不靠谱了,现在看来,比起两个家伙,他简直就是老成持重……老古板!

    “阴月为什么话会那样?”我又忍不住问,听阴月话,貌似家伙居然和姜怀波一样,是个结巴。

    茶茶又嘿嘿嘿的笑了,这一次笑得极不厚道。

    “我们两个打累了,我就,我们换个法子比比。我就,我们两个学那个人话,谁学的像,就算谁赢。嘿嘿……这次,她赢了。”

    “然后她就改不过来了?”

    “嗯嗯。”茶茶笑着点头。

    “啊……”这次我真是惨叫一声,整个人摔进了藤椅里。

    “还有没有四(事),没四我回去睡觉了。”茶茶眼睛斜向着泥娃娃的方向。

    “你真会乖乖睡觉吗?”

    “嘿嘿,不会啦,睡之前,先和虫玩一会儿。”

    “算你老实,去吧。”

    虽然被茶茶呛得一阵又一阵气血上涌,可还是得承认,家伙带给我的除了‘惊喜’,更多的是在外边难以得到的轻松。

    看着家伙回到泥娃娃里,我靠在藤椅里,发了会儿呆。

    想起之前在镜中世界的经历,拿起手机,翻开了短信。

    之前那些乱码的信息,这时竟都恢复了正常。

    发信人——鬼线人。

    内容都一样——不要见鬼。

    放下手机,我抬手用食指一下下轻轻刮着鼻梁,喃喃道:

    “谢了哥们儿,凡事留一手,准没错……”

    目光落在柜台上摊开的纸笔上,我下意识的停住了动作。

    低眼看了看还放在鼻梁上的手指,突然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怪异感觉。

    在这种奇异感觉的支配下,我直起身子,拿起笔,在纸上快速的画了起来。

    不多时,本是空白的纸上就多出两个模样清晰的身影……添加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命阴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穿成偏执反派的小〕〔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