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说主人公云汐吴〕〔妙手小仙医云汐吴〕〔无敌天帝〕〔平凡不平凡的世界〕〔万道帝尊〕〔魔幻之争〕〔关于观测〕〔闪婚独宠:陆少娇〕〔超品命师〕〔桀骜〕〔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只为相思老〕〔无名战神〕〔农女种田:拐个将〕〔大理寺卿的宠妻日〕〔流年的小船〕〔彼岸花飞轻似梦〕〔厉少,你家老婆超〕〔九天杀〕〔重生之总裁追妻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一章 两个锦囊
    “应该还在吧。”我不确定的说道。

    上次带桑岚过来,老独看出她和仙家‘有缘’,便将以前出马时用的狼皮马甲和酒葫芦送给了她。眼下她出了状况,两样东西的下落,我是真不能肯定。

    老独年纪大,但心里透亮,察言观色,问我:“是那闺女出事了?”

    我只好点点头,潘颖忙说:

    “叔,岚岚……就上次跟我一起来的那个闺女,她可能被老虎精……不,是被符仙给缠上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被种了老虎毛,变成伥鬼。叔,你可得帮帮她啊。”

    老独独眼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缓缓的说:“这又不是在东北,哪儿来的符仙?”

    见潘颖发愣,摇了摇头,说:“真要是符仙,我还真想见识见识。就怕缠上她的不是什么仙家,而是懂得搬兵出马,居心不正的邪祟啊。”

    “懂出马的邪祟?”孙禄看向我。

    我摇摇头,我对出马一行实在了解不多,在老独面前就更不敢胡乱猜测了。

    老独不抽烟卷,点了锅旱烟,叼在嘴上吧嗒吧嗒抽着。

    我犹豫了一下,刚要把发生在桑岚身上的怪事详细说出来,老独却摆了摆手,“你不用说了,不见着她的面,我也不能确定那究竟是何方神圣。今儿我有点乏了,你们也早点回去歇着吧。明儿一早,过来接我一趟,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

    说完,把烟袋锅在炉沿上磕了磕,竟起身去了隔壁。

    看着他矮小佝偻的背影,我不禁有些后悔来这儿,他和老军都这把年纪了,待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无外乎是为了养老。我少来看他们不说,好容易来一次,却让二老心里都不净办……

    徐祸啊徐祸,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啊。

    “啪!”

    老军的大巴掌忽地拍在我后脑勺上,瞪眼看着我说:“你是不是又瞎寻思了?你是觉得老独年纪大了,看不上他,还是嫌他墨迹?”

    “军叔,我……”

    “行了!”老军拍了拍我的胳膊,“我还能不知道你想什么?别瞎琢磨,你有事要是不来找我们,那我们才来气呢。你也别觉得老独说跟你们去,有多不情愿。其实这老东西可不服老了,压根过不了安生日子。你没看他刚才说要去的时候,那个独眼珠子都直放光啊?”

    事已至此,我也没法再说什么了,又和老军说了会儿话,想起季雅云塞给我的纸条,便让孙禄开车,告别老军,离开了林场。

    把潘颖送回家,回到城河街,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见家里的灯熄着,也不想吵醒徐洁,干脆直接去驿站。

    下车前,想到徐荣华几次交代我,去什么地界要穿什么衣裳,略一犹豫,还是从包里取出那身得自驿站四楼的月白长衫换了。

    来到如梦似幻的驿站外,抬头看了看正零星飘落的雪花,我深吸了口气,一撩长衫前襟,推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我就有些懵了。

    一个穿着中式裤褂的胖老头,正和一个浑身皮衣皮裤的光头‘老流`氓’,并排坐在正对柜台的长椅里,双双红头胀脸的说着什么。

    两人十分的忘我,竟像是没发现有人进来。

    我回过神,也懒得理他俩,径自走到柜台后坐了下来。

    两个老家伙又掰扯了一会儿,似乎才发觉我的存在。

    “你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的?”老何有些茫然的问。

    不等我回答,就手指着茶几上的一样东西,问:“这破书你是从哪弄来的?”

    我早看见那是我给静海的破书上卷,见两个老家伙这么没正形,绷着嘴不想搭理他们。

    事实是,静海也没给我开口的机会,把老何往边上一推,尖着嗓子说:

    “你别理这臭牛鼻子,他自己看不懂,就硬说这书中记载是胡编乱造。什么三清正宗,要我说就是狗屁不通!”

    “喂!老吊死鬼,我警告你,再敢瞎说,当心三清圣祖引天雷劈了你啊!”老何瞪眼道。

    静海捂嘴‘娇笑’:“呵呵呵,你还别吓唬我,你要是真敢见你的祖师爷,又怎么会在这儿跟我扯皮?”

    听明两人争执的缘由,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还以为只有我看不懂上卷中的记载,原来两个老家伙也看不懂。

    争吧,吵吧,等有了结果,记得通知我一声。

    看着俩老头对戗,我哭笑不得,干脆一言不发的做壁上观,当是解闷儿了。

    只是有一点我没怎么弄明白,静海不是寿终正寝嘛,老何怎么叫他老吊死鬼……

    “喂,徐老板,看你的样子,像是又碰上难事了?”静海到底是老谋深算,终于从我的反应上看出了端倪。

    一声‘老板’倒是提醒我了,我是来等季雅云的,既然季雅云和‘小雅’都还没来,那我为什么不把桑岚的事跟这两个不着调的住客说说呢?

    我倒不是病急乱投医,老独虽然曾是出马弟子,可他毕竟年纪太大,身体又那样,我实在不想这老叔太劳心劳力。

    再就是,无论老何还是静海,都不是省油的灯,两人……两鬼现在既然寄居在我的‘篱下’,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不向他们请教请教呢?

    心思转过来,我也不装腔作势,直接把发生在桑岚身上的状况说了出来。

    哪知道等我把话说完,两个老家伙双双瞪着我看了一会儿,扭过脸对视了一眼,竟都缩回椅子里,研究那破书去了。

    我心说我特么真是日了狗了!

    我的账房呢?我的管家呢?

    一个出来给两个老东西算账收钱,另一个等收完钱就把俩老丫轰出去!

    事实是我等了溜溜大半个晚上,季雅云也没有来。

    我几次想打电话给她,可总觉得不怎么妥当。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越发有种不安的感觉。

    潘颖已经中招了,季雅云是最接近桑岚的人,她该不会出什么状况吧?

    “时候差不多了,该回去了。”楼梯上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听出是徐荣华,抬眼望去,却不见他现身。

    我还没做出反应,老何和静海忽然双双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同时说道:“你先等等。”

    说完,两人竟同时跑上楼去了。

    不大会儿,脚步声响起,老何匆匆忙忙跑了下来,跑到柜台前,抓起我一只手,将一样东西塞进我手心里。

    跟着,他上半身趴到柜台上,低声快速的说道:

    “我只是暂住在这里,照规矩,有些事我是不能掺和的。可是相识一场,你有难处,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啊。这个你拿去,必要的时候打开它,应该会对你有帮助。”

    说完,扭头要走,跑出两步,却又转身跑回来,趴在柜台上拢着嘴小声说:“你可千万别听老吊死鬼瞎说,他这人心机深着呢,你要是信他,早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咳……”

    听到楼梯上方传来一声咳嗽,老何用力朝我点点头,转身跑了。

    看着他跑上楼,跟着就见一身皮衣皮裤,脚蹬皮靴的静海摇摇摆摆的走下来,耷拉着嘴角来到柜台前。

    他把一只手按在柜台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

    “别人说什么我不管,你小子知恩图报,佛爷也不能亏了你。这东西你带在身上,你随时都可以打开它,但要不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看你了。”

    一句话说完,转过身,又如迎风摆柳般的上楼去了。

    我吐了口气,垂眼就见,他留在台面上的居然是一个灰扑扑的小锦囊。

    再摊开刚才被老何握住的右手,赫然又是一个锦囊,只不过这锦囊是红色的。

    “我艹,这他妈是合起伙来玩儿我?”美女 &ot;xinwu799&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神医仙婿〕〔伏天氏〕〔大医者〕〔1255再铸鼎〕〔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第一侯〕〔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无敌传人〕〔无缺道途〕〔死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