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八零首富福妻〕〔大佬她马甲又被人〕〔重生毒后,帝王不〕〔前夫又想耍花样〕〔极品仙妃:王爷悠〕〔学神修炼系统〕〔穿越星际:妻荣夫〕〔战神为尊〕〔后神轶〕〔庶公主逆袭记〕〔战王的冲喜小娘子〕〔五零之穿成极品他〕〔农门药香:拣个郎〕〔一路妃升〕〔萌宝甜妻,冰山总〕〔娱乐圈最强替补〕〔霸婿崛起〕〔一胎三宝:总裁爹〕〔超级医生在都市〕〔不良娇妻有点甜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五章 太阴敕鬼令
    段四毛说瞎子在方圆十里阴气最重的地方,难道刚才拉我的是……瞎子?!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起来。

    四下查看,除了几具停放在架子车上,还没有来得及存入冰柜的尸体,周围并没有什么异样,更看不到半个人影。

    确定里头没有活人,沈晴疑惑的小声问我:“你给我的牛眼泪是不是过期了?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我摇摇头,刚想开口,背后突然传来‘砰’一声,跟着传来锁扣转动的声音。

    我心一沉,赶忙回到门口,门果然被从外头锁上了。

    “怎么又是这样?”沈晴急着转动把手,向外喊:“喂!谁锁的门?里头还有人呢!”

    外边没有回应,仔细听,似乎有脚步声正匆匆远去。

    沈晴跟我在一块儿经历那几回事,也算有经验了,拿出手机看了看,“没信号,要不要踹门?”

    我屏息听着外边的动静,直到脚步声消失,才对她摇摇头,“先别急,仔细把这里查看一下再说。”

    沈晴点点头,在腰里拍了拍,勉强开玩笑说:

    “这次你可以放心了,我是来看病人的,可没带枪……”

    话音没落,她忽然瞪大眼睛,抬手指向我身后。

    见她半张着嘴却说不出话,眼睛里透着惊恐,我浑身一激灵,刚要转身,猛然间就觉得,我背后竟像是贴着一个人!

    我强作镇定,慢慢转动有些僵硬的脖子,斜眼看向身后,同时一只手捏起了法印。

    虽然经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邪事,可看清状况的第一眼,我还是忍不住猛地一哆嗦。

    我身后果然有人,而且那人几乎就贴在我背上,斜眼间,就见一张惨白中透着青绿的脸,挨在我左肩后头!

    “闪开!”沈晴总算是回过神来,大叫一声,就要扑上来。

    “别冲动!”我赶忙拦住她,同时斜向旁边跨了一步,快速的转过了身。

    就在我前一秒站的位置,一个穿着病号服,身材高瘦,脸孔干瘪脸皮松弛的男人,正圆睁着两眼,半张着嘴,垂手站在那儿!

    “你是什么人?”沈晴习惯性的做了个掏枪的动作。

    “嘘!”我示意她小声点,上下打量了一眼面前僵尸似的男人,低声说:“你看看他的脚。”

    沈晴低头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是……”

    我点点头,这瘦子光着脚,一只脚的拇指上,用扎带绑了个塑料牌。从我和沈晴的角度,能看到牌子上面写着三个阿拉伯数字——21六

    这种特殊的记号牌我相当熟悉,根本就是太平间里给死人的标号牌!

    再看看靠近门口的那辆铁架子车,已经空了。

    而‘21六’脚下有一团白布,明显就是盖尸体用的白布单。

    “他……他是刚才被送进来的尸体?”沈晴脸色发白的问。

    我点点头,看情形的确是这样。

    21六就是刚被两个护工送进来,还没来得及安置的死尸!

    沈晴干咽了口唾沫,往我身后缩了缩,“诈尸了?”

    我没吭声,随手拿出一张符纸,朝着21六甩了过去。

    符纸竟顺着他的脸,飘飘荡荡落地,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是诈尸……难道他……”

    我心里猛一动,走回21六面前,伸出两根手指,在他颈动脉上探了探,再仔细看看他睁着的两眼,越发觉得疑惑。

    还以为他之前是假死,没有脉搏,瞳孔彻底涣散,是真死了。

    我又上下打量了21六两眼,下意识的喃喃道:

    “身体和面部有过浮肿迹象,站立状态腰不能挺直……他应该是死于肾病。”

    得肾病死的人,死前肌肉和神经功能都已经衰竭,死后不可能因为神经反射造成大幅度的肌肉抽动。

    他也没有任何尸变的迹象……

    “刚才是不是他把你拉进来的?”沈晴小声问。

    我摇头:“不可能是他。”

    我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一串黑檀木佛珠,轻轻拨弄着算珠,假装自言自语:

    “一个死透了的人,又不是诈尸,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站起来呢?”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佛珠里传来静海的声音。

    我下意识看向沈晴,她明显听不到静海说话。

    只能说静海老丫是个不能用常理揣度的家伙,即便是做了鬼,也有与众不同的能力。

    静海缓缓的说:“人死了,生魂变阴魂,除非诈尸,不然尸体是不会站起来的。除非……除非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能够吸引尸体?那会是什么东西?”

    “傻了吧?”静海忽然提高了声调,“都说了不是诈尸了。他没有害人,也就是说,不是被控尸术之类的操纵。那还有什么能吸引死尸站起来?不就只有他自己的魂魄咯!”

    “阴魇!”我失声道。

    “对,应该就是阴魇。他是病死的,魂魄应该去阴间。可如果魂魄不能去该去的地方,而是迷失在肉身附近,鬼就会以为自己还有活的希望,就可能令尸体动起来。”静海细声细气道,听上去,像是也在试探性的揣测。

    沈晴拉了拉我的衣角:“喂,这时候你发什么愣啊?现在咱们被锁在这儿了,该怎么办啊?”

    我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迟疑了一下,试着把21六搬回到架子车上。

    直到替他重新盖上布单,他也没再有别的动作。

    “可一不可再……就是阴魇。”静海说道,“他的魂魄应该就在这附近,而且迷失了。”

    我把手链戴在手腕上,小声问:“我怎么会看不到?”

    要是21六的魂魄真在太平间里,我不可能看不到。我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我的鬼眼又再失效了。

    事实是,鬼眼存在与否,我心知肚明。

    就算我真的又再失去了见鬼的能力,沈晴滴了牛眼泪,普通的鬼魅她绝不可能看不到。

    静海没再说话,像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其中的关窍。

    我心思快速的转动了一下,低声说:“与其自己硬琢磨,不如反客为主,把他的魂魄招来问问。”

    “招魂?&ot;静海声音一顿,随即道:“这未尝不是个办法,你可以试试。”

    我心里想着瞎子,便不再犹豫,扭头对沈晴说:

    “我觉得这里肯定有问题,现在我要用符咒把这死尸本主的阴魂招来。等会儿见到他,你不用害怕。”

    沈晴点点头。

    我伸手想拿符纸,忽然想到鬼灵术中的一样记载。再看看21六的尸体,细想了一下他现在可能遭遇的状况,放弃了用符咒的念头。

    我冲沈晴点了点头,走到架子车前,深吸了口气,揸开左手五指按在21六的前额,同时右手按照鬼灵术的记载捏了个法印。

    “天是天,地是地,阴阳不入,尔罪不原!天命付我,我命付汝;汝若负我,天地不容!”

    沉声念完符咒,右手猛然一翻,抬高声音道:“接鬼令者速来报到!敕!”

    敕令出口,檀木佛珠猛然一震:“太阴敕鬼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1255再铸鼎〕〔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