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世为王〕〔我只是一名持剑人〕〔寻宝全世界〕〔绝世神皇〕〔灵道通宝〕〔玄界军师〕〔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全职武神系统〕〔我竟然成了大师兄〕〔刺客圣契〕〔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那小厮〕〔超神制卡师〕〔哈利波特之诸天祭〕〔不死武皇〕〔道祖,我来自地球〕〔帝世无双〕〔我能复制万族天赋〕〔星空蕴道〕〔尘梦问逍遥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五十九章 四婶子(中)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我刚把烟点上,闻言抬眼一看,透过烟雾,果然就见不远处的民居之中,裹夹着一幢红墙绿瓦的古式建筑。手机端

    我和孙禄都愣了,村里头建造祠堂庙宇原本不稀罕,但那多是建在村头,最不济也是在村尾单辟出一块空地,哪有像这样,把庙建在民居当中的?

    关键是,听孙禄的话音,他自小在附近长大,竟也没见过这样一座庙宇。

    正疑惑间,我只觉得左手腕戴的佛珠忽然微微震动了一下。

    静海从驿站出来后,就一直寄身在佛珠里,这会儿他并没有发出声音,然而,我却隐隐有种感觉。

    随着刚才佛珠的震动,此刻老和尚的鬼魂已经不在佛珠里面了。

    观望四周,并没有看到静海的身影。

    我心里有点犯嘀咕,难不成老丫是预感到了什么,一声不吭的脚底抹油了?

    要说这确实是静海僧的一贯作风,可即便四婶子所居住的是一间庙宇,她也不过是一个村民们所迷信的神婆而已,静海和尚为什么会怕她呢?

    这时,就听孙禄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这里以前没有庙啊,难道是最近新盖的?”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那庙宇似的建筑虽然突兀,但是看外貌,明显是有些年头了,绝不可能是新近建造的才对。

    孙禄挠了挠头,说:“按照我家老太太说的,那应该就是四婶子家了,可老太太也没说,四婶子住在庙里啊?”

    我只能是摆了摆手,让他别再发问,问了我也回答不上来,那就不如直接过去看看。

    虽然村里头有座庙宇,显得十分突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应该就是四婶子的家。

    孙禄他娘说过,四婶子家最容易辨认,只要看见谁家院儿里种着棵杨树,那就是四婶子家了。

    而此时,我和孙禄虽然还没到跟前,但已经看到红色的院墙内,有一棵两层楼那么高的杨树树冠。

    或许有人会觉得奇怪,农村人在院子里种树有什么稀罕的?

    其实不然,不管是农村还是城市,在院子里种树都是有讲究的。

    所谓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这些都是家中种树的大忌。

    民间传说有五大鬼树,分别是:桑、柳、槐、杨、苦楝。

    这五种树都不少见,但却不能随意栽种。

    前不栽桑,是因为‘桑’同‘丧’,桑树临门如丧事临门,绝不吉利。

    后不栽柳,则是因为‘柳’音同‘流’,屋后种植柳树,家中的财富就会随着柳树的摆动流走。

    所谓的鬼拍手,指的就是杨树。在北方杨树虽然普遍被种植,却忌讳种在庭院里。

    五月间杨絮纷飞,给人带来困扰不说,还因为杨树枝叶繁茂,每逢刮风下雨,杨树叶被吹打的哗啦啦作响,夜里听上去,就像是鬼在拍手一样。

    所以即便是不从阴阳风水的角度去分析,单是因为民间流传的这些原因,院中栽杨树也足以为人所忌讳。

    我边往前走,边问孙禄以前有没有见过这个四婶子。

    孙禄说没有,他从小在孙家楼长大,可是听说过周边村里有那么两三个问事的神汉、神婆。

    但在认识我以前,他和多数年轻人一样,认为这些人都是装神弄鬼骗人钱财的,所以从不去关注。

    孙禄最后抽了口烟,把烟头一甩,问我:“你觉得这四婶子是真有能耐?”

    我看了他一眼,低声说:“她有没有真本事我不敢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要是没有她给的药包,你爸恐怕早就……”

    孙禄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但随即又小声说:

    “要按我老娘说的,这四婶子也是真有点邪性。你说她一个农村妇女,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一年到头,只有过年这俩月才在家待着,平常她都去哪儿了?”

    我让他快别问了,再问我的头也跟着大了。反正都已经到地方了,不管这庙宇有多特异,只要见了四婶子本人,或许一些事就都会有答案了。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跟前。

    这时已是下午时分,天上飘起了雪花。

    四婶子的家,的确像是一座小庙,门头上没有匾额之类,可站在雪里,看着红漆斑驳的院门,我竟忽然有种奇怪之极的感觉。

    我怎么就觉得,我好像来过这里似的?

    我并没有把这种感觉告诉孙屠子,在这个时候多说,只会徒增疑问。

    孙禄看了我一眼,上前拍门,只拍了一下,看似沉重的大门,就打开了一道缝。

    孙禄明显一愕,跟着却做了个奇怪的动作。

    他的两个肩膀,忽然来回的耸了一下。

    我本来还没觉得有什么,谁知他又把这动作重复了一遍,回过头,蹙着眉头小声问我:

    “咋了?有什么话说啊,你老搭我肩膀头子干什么?”

    我一怔,我人在他身后不假,可我什么时候搭他肩膀了?

    不过,他刚才的那两下,的确像是被人从后头搭住肩膀,想要摆脱似的。

    孙禄和我对视了几秒钟,也回过味来了,左右看了看,拧着眉毛道:

    “我都这么横了,还有鬼东西敢摸我?看来这四婶子是有点门道啊。”

    他嘴里说着,回过头,就冲院里喊:“四婶子在家吗?”

    他一边喊,一边伸手就去推门。

    院子里仍没有回应。

    孙禄也不回头,又喊了一声,仍是没人回应,迈步就要往里走。

    这时,我已经透过缓缓敞开的大门,看到了门后的情形,见他要进去,心里突然猛一激灵,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猛地将他向后一甩。

    说也奇怪,这会儿才刚开始飘雪,地上并不湿滑。我这一拉一甩虽然急,却也没用多大力气。

    可孙屠子竟像是脚后跟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似的,随着我这一甩,噔噔噔向后退了好几步。我根本来不及去扶,他就仰八叉的摔到了地上。

    “你干啥啊?”孙禄爬起来,拍着身上的灰土问我。

    “你在外边待着,我一个人进去。”

    “为什么啊?”孙禄不解道,“你还真信我妈说的,只能是想平事的本主才能进去?要真是那样,猪头是从我家挖出来的,得是我进去,你留在外头啊?”

    我瞪了他一眼,加重了语气说:“回头再跟你解释,你现在听我的,留在这里,绝对不能踏进门半步!”

    谨记:txt2016 电子书免费下载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黑龙法典〕〔饲养全人类〕〔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三寸人间〕〔恐怖复苏〕〔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初恋小酥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