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富豪从西班牙开始〕〔我老婆是大明星〕〔混沌星墟〕〔樱雨飞扬〕〔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笑踏江湖〕〔神君见笑了〕〔穿书后我成了反派〕〔我的超脑能建模〕〔龙神至尊〕〔朕有帝皇之气〕〔探虚陵现代篇〕〔恶来传〕〔名门婚宠〕〔敢问穿向何方〕〔至尊乘风〕〔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王者大陆and荣耀联〕〔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六十九章 荒野鬼楼
    我付了饭钱,回到座位,对史胖子,我和段佳音并非他想的那种关系,我来这里是有正事要办,让他赶紧回去,别再纠缠不清。

    胖子回过神来,冲我呲牙一笑,却是从兜里掏出一沓皱巴巴的钞票,抽出两张百元大钞,让老板娘将货架上的一瓶闷倒驴卖给他。

    我见他实在不着四六,也不跟他多,叫上桑岚走出了饭馆。

    哪知道二人刚上车,史胖子竟拉开后门,一头钻了进来。

    “你干什么?”我是真火了,这家伙莫非脑子有病吧?

    “三义园是鬼楼,那你们来这儿,就不是开房咯。”史胖子冲我一笑,露出满嘴的烟熏黄牙。

    他忽然脸色一整,正色对我:“我知道你是干哪行的,虽然不知道你去那鬼楼的目的是什么,可我还记得,你救过我的命。我这个人从不喜欢欠别人的债,我跟你一起去。还有,我跟佳音是朋友,我有义务照顾她男人。”

    听他仍是自以为是,我不禁气笑了,“你跟着去能干嘛?”

    胖子指了指自己脑门上的疤,又把那不锈钢扁瓶装的闷倒驴在我眼前晃了晃,“喝了酒就能见脏东西,这可是你告诉我的。别的我可能帮不上忙,可多一双眼睛,是不是就少一份危险?”

    他了桑岚一眼,忽然露出一抹促狭的笑容,“你可别告诉我,你指望这娇滴滴的美女能帮你。还是,你别有目的,带着她来这儿找情`趣,打野战……”

    “闭上你的臭嘴!”

    我忍无可忍,想下去把他揪下车,冷不丁向外边一,却见饭馆的老板娘正站在门口,着这边,表情显得很有些古怪。

    我心里忽然一动,刚才史胖子买酒的时候,我就发现老板娘着他的眼神有点不大对劲。那神情似乎在疑惑着什么……

    史胖子就算再是个浑人,即便是他想追求段佳音,可是对于我的纠缠也实在过头了,居然巴巴的追到这里来‘捉`奸’……

    之前我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听了老板娘的话,又想起我付账时胖子投来的那种怪异眼神,心里忽然有些狐疑起来。

    难道这史胖子表面插科打诨,其实跟着来另有目的?

    我没再往深里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略一犹豫,冷冷的对胖子:“你想跟就跟着吧,后果自负。”

    我没再管胖子,按照老板娘的,沿着马路又往前开了约莫七八公里,就见沿途两侧的荒地里逐渐有了些拆建的工程痕迹。

    又往前开了一段,沿着一条龟裂的柏油岔路拐下去,不多时,前方就出现了一栋建筑。

    “那胖女人的还真没错,样子,这还真是无良开发商留下的烂尾地啊。”胖子了一句,拧开从饭店买的那瓶酒,咕嘟咕嘟灌了几大口。

    我的皱眉,忍不住:“你喝了酒,断灵印就不起作用了。寻常人能见到鬼绝不是好事。”

    “没事儿,既然跟着来,我就早有打算。”

    胖子着,从衣服领子里掏出一个用皮绳拴着的东西,仔细一,竟是一个铜锈斑驳的降魔杵。

    胖子:“这可是我专门去西`藏找红衣大喇`嘛求的,可是花了血本了。本来一直不舍得戴,可上次医院的事儿太他娘的吓人了,我也就不计成本,把它带在身上了。一会儿你帮我长长眼,是不是真顶用。”

    话间,车已经开到了那栋荒废的大楼前。

    我停下车,向外了,回过头又他脖子里的降魔杵,抬眼对胖子:

    “我对藏密法器没有研究,不能它管不管用。但有一点,魔由心生、道由心起,真正遇到鬼的时候,法器是否管用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心居正位,抱元守一。”

    胖子一愣,“好像很深奥啊。耶,你这态度转变的很快啊,怎么着,不撵我走了?”

    “呵呵,我和你不熟,你想死,我没必要拦着。”

    我了一句,示意桑岚下车。

    史胖子忽然问:“这包东西要不要带下去?”

    我回头一,不禁一拍脑壳,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我急忙下车,拉开后门,拿出那个编织袋,打开一,柱子居然还在里头呼呼大睡。

    我啼笑皆非,这狗东西倒是惬意,一路上不动也不叫,要不是史胖子提醒,我都把它给忘了。

    我把柱子强行弄醒,从背包里翻出两根火腿肠喂给它。

    桑岚在一旁偏着头了一阵,忽然:“这狗是第一次投胎?”

    我不禁有些诧异,“你居然能出来?”

    鬼彘重入轮回,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算是重新铸造出的新魂。奇的是,桑岚居然一眼就出来了。

    桑岚淡淡一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再一些东西,就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听她口气中隐隐带着一丝淡出尘世的超脱意味,我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

    “靠,这么大一栋楼,就这么荒废了,真他娘的造孽啊。”史胖子叼着烟含糊的了一句。

    清他的模样,我一时无语。

    这个货身无长物,这会儿竟是把酒壶背在了身上。

    那不锈钢的酒壶有三斤的容量,外边有着带背带的皮套,被他像学生背包似的斜挎在身上,那造型实在令人发噱。

    我想试着再打给臧志强,却发现到了这里,我和桑岚的手机也都没信号了。

    这倒是能够解释,臧志强的电话为什么一直都打不通了。

    臧志强在这儿,难道我要他找的‘巨坟’,就在这附近?

    面前的大楼只有四层,占地面积却是不。外层的墙砖已经多数剥落,窗户玻璃也都有不少被损毁,但是透过外表仍不难出,漫荒野地里突兀的建筑也曾经有过辉煌。

    特别是,酒店的招牌,‘三义园’三个大字竟还保留完好。

    三人来到正门口,大门用铁链子锁着,锁身锈迹斑斑,有着一些被撬的痕迹,但还没被撬开。

    “你车上应该有扳手之类能够撬锁的工具吧?”桑岚声问。

    我明显听出,她话音里透着些许胆怯。

    来单是开了鬼堂也还不顶用,胆子必须得是磨练出来的。至于一些生活常识……那更是生活经验积累下来的。

    我扭脸向史胖子,忍不住坏笑。

    胖子被我的摸不着头脑,“你笑啥啊?”

    我:“我们俩先进去了,你要跟着,就自己想法进来。”

    着,我两手分别抵在两扇厚重的大门上,用力向前一推……给力u799威信公众号,更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穿成偏执反派的小〕〔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