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元灭世〕〔坠苍穹〕〔至尊全能战神〕〔桀夫难驯〕〔癫神路〕〔噬天为帝〕〔众生皆圣〕〔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华娱之闪耀巨星〕〔穿书之许愿系统〕〔第一至尊〕〔重生之龙腾校园〕〔山村小霸王〕〔万族之劫〕〔似尘如埃〕〔怒海狂少〕〔开局一条小渔船〕〔霸婿崛起〕〔我的农场有妖气〕〔神医妙相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百三十八章 音冢
    臧志强或许是因为在精神病院受虐太久,体力下降的厉害,再加上之前一直都紧绷似箭,没有片刻歇息,这会儿明显有些疲累。

    见他脸色发白,额头直冒虚汗,我强忍着没有催他马上行动。

    臧志强缓了一会儿,才小声对我说:

    “我不知道你对机关销器了解多少,有没有听过,有一种机关,是能通过声音触发的?”

    “声音触发?”我蓦地想起,下来前,老钭附在我耳边说的那两句怪话。

    他说那话的时候,我压根没听懂,只是觉得其中必定大有深意,却来不及也顾不上那具体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定要我按他说的做。

    现在听了臧志强的话,我倒是模模糊糊想到了其中可能存在的蹊跷。

    臧志强也知道当下不是多说的时候,直接对我解释说,他先行下来,为的是尽可能快的探明下方状况,结果真被他发现了一处极其凶险可怕的机关。

    他并未细说那机关的构造,只是说,那机关是利用声音触发的,一旦发动起来,这一整座结合了三阳道总坛建造的邪墓,都会塌陷,甚至连地面的废楼都会跟着倒塌。

    我听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现在不能够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距离地面有多深。可真要照臧志强说的那样,就算我们不下来,地表楼宇倒塌,我们活命的机率也几乎是零!

    臧志强说:这种墓葬中的机关,在倒斗行内的学名叫音冢。

    对于‘音冢’,他也只是听行内的前辈说过,没有亲眼见过。

    据说这音冢机关,并不是所有声音都能触发引动的,而是设计建造墓葬的人,通过不为人知的高明手段设置,一旦有特定的声音发出,就会引发机关震动。

    到那个时候,不管是倒斗人挖的盗洞,还是造墓人为自己留的逃生之路,都会随着墓葬的塌陷被彻底封死。

    “我让你扔下老钭,是怕受他拖累,现在看来,我真没想错。”臧志强像是才想起什么,问我老钭去哪儿了。

    我实话实话,臧志强看我的眼神有些诧异,最终咧嘴干笑道:

    “这应该就是兵和贼的区别吧。呵呵,看来你能顺顺利利来到这儿,也不单是靠运气的。”

    臧志强的话听上去有些跳跃的厉害,我却全然听懂了他话中的含义。

    机关门也是外八行之一,严格来说,老钭这个造墓人,在外八行中也属机关门。

    对于机关门的种种手段,我虽了解不多,但却相信音冢的存在。

    乍一听起来,音冢似乎匪夷所思,可如果用现代科学解释,利用特定频率的声音,引发共振,致使一座庞大建筑的倒塌,绝非不可能办到。

    老钭无疑就是掌握了这种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手段,并且用在了这邪异的活死人墓中。

    只是,他在这墓中布设音冢,究竟是按墓主要求,还是出于别的目的呢……

    不管是什么目的,没有带老钭下来绝对是正确的。

    在我下来之前,他貌似已经告诉了我,触发音冢机关的方法。

    我相信他本人绝不会存心害我们,可如果真带他下来了,他会不会因为某些突发状况,自己触动机关,把我们全都活葬在这里,可就两说了。

    别忘了,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个幽灵般的家伙,似乎是单单对他十分的憎恨,一出手就要了他一双眼睛,而初衷则是想要他的命!

    臧志强说,以他的直觉,那‘幽灵’非但不会害我,而且似乎还在暗中帮我。

    但我却感觉,那‘幽灵’的性格似乎不怎么稳定。

    她或许不想害我,可一旦她和老钭正面相对,很难说她会不会失去理性,为达目的不惜将所有人当做陪葬。

    臧志强又歇了一会儿,直起腰抹了把光脑门,“别耽搁了,走吧。”

    两人继续下行,越走越是心惊。

    这下面的楼梯虽然仍是‘之’字形,却不止一个拐角,而是一直往下延伸。

    可以肯定,这里的工程,才是当初和三义园一起建造的。虽然不比三阳道的总坛那般宏伟神叨,单是这似乎能直通地底幽冥的深度,也够让人发根悚立了。

    臧志强忽然连打了两个喷嚏,哆嗦着从百宝囊里摸出一粒朱红色的药丸,刚要往嘴里送,见我看着他,尴尬的笑了笑,“这是我们本门的祛尸丹,能避尸祛阴。我这里还有两颗,但是普通人的体质是不能服用的。”

    “别废话了,赶紧吃了吧。”

    无论他是什么身份,之前做过什么,能陪我走到这个地步,我对他也只有感激,再无其它。

    实际上随着不断的下行,我也已经感觉到,气温一直在下降。倒不是单纯的冷,而是阴冷中似乎还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潮热。

    这种冷热交织的矛盾感觉,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或许因为体质和环境原因,我只是觉得十分不舒服,臧志强的反应要强烈的多。

    看他身体不停发抖,显然是感觉冷,本来惨白的脸色,却变得红通通的,脑门甚至还一直在冒汗。

    我这会儿是真顾不上想太多了,从暗藏音冢机关的那一层下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数楼梯的拐角,到目前为止,居然已经经过七个了。

    每个拐角按一层楼算,不包括音冢上头,单是下面就已经超过二十米深度了,而且还在继续延伸,就像没有底一样。

    臧志强服下药丸后,气色好了很多,反过来安慰我说:

    “你不用太紧张,比这深的墓我也见过。所以啊,千万别小看以前的帝王财主,他们可比现在的资本家有魄力、会花钱。

    其实要说起来,我要说我不爱财,我自己都他娘的不信。可这墓实在邪性的厉害,真他妈勾起我的好奇心了。

    对了,你只说要找活死人,我特么还是想问,那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啊?我都被弄迷糊了!

    还有,你说找活死人是为救人…这点我是真服你。一个从来没下过斗的人,为了旁人敢下到这儿,说老实话,我特么都羡慕你要救的那人了。

    人活一辈子,能有一个愿意为自己上刀山下火海的人…那这辈子就真是没白活!”

    我暗暗翻了个白眼,还以为盗墓贼都胆大包天呢,敢情也和普通人没两样,一下子变这么絮叨,他这是心里也害怕啊。

    我想跟他搭话,可到了这会儿,也不知该说什么。

    刚想随便敷衍两句,忽然,就见他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表情先是惊恐无比,跟着眉眼一松,惨然一笑:

    “艹,祖师爷的规矩不能破啊,我犯忌讳了,遭报应了……”给力 &ot;songshu5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偏执反派的小〕〔我真没想出名啊〕〔这号有毒〕〔黑龙法典〕〔三寸人间〕〔恐怖复苏〕〔绝对一番〕〔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初恋小酥糖〕〔饲养全人类〕〔暗黑系暖婚〕〔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斩月〕〔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