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以契为证〕〔孤风悲〕〔嫡女召夫之一世好〕〔摄政王他总在暗恋〕〔法外狂仙〕〔强婚:千亿总裁来〕〔我家后院通仙界〕〔绝品透视高手〕〔我的姐姐——有毒〕〔我是东北出马仙〕〔绝世神皇〕〔妃要休夫:农女养〕〔恶毒女配是神医〕〔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绝品剑尊〕〔快穿攻略,来啊撩〕〔风赎蒲公英〕〔映照万界〕〔哈利波特之学霸无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五章 黑猫送终
    静海向我问道:“你认为一个人有几条命?”

    我从鼻子里哧了一声,孙禄把一支烟叼在嘴上,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往我脚下瞄了一眼,赶紧又把烟和打火机放了回去。

    静海见我懒得回应,也不觉得无趣,反倒更加神神叨叨的压低了声音:“普通人自然只有一条命,徐老板你现在可是不一样了。别人有一条命,你如今却有两条命!”

    “两条命?”我本能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影子。

    静海郑重的点点头,“说人只有一条命,是因为每个人都只有一个生魂,你现在魂魄健全,还又多了一道残魂,魂虽残缺,却是生机盎然。一个人有两个生魂,那不就是有两条命吗?”

    我刚想开口,他就用力一摆手,“听我说完。”

    “你应该听说过九命猫吧?”

    “嗯。”我耐着性子点了点头。

    静海一咧嘴,“我说的九命猫,可不是形容那畜生命大。身为阴阳行当的人,你应该知道,诸如黑猫等一些天生异相的猫,对于阴间的感应和接触能力是超乎寻常的。多数灵性一般的,就只会出于本能的贪婪,盲目的去吞噬一些它们所能接触到的‘另一个世界’的事物。”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这点我是亲身接触过的。记得那个韩国留学生李青元死在演艺厅舞台上那次,就曾因为被一只小黑猫吸走了最后一口气,从而引起了诈尸。

    静海继续说道:“正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人有蠢的,有聪明的,猫儿也是一样。有极少数灵性十足的猫儿,虽然能够看到人类看不到的事物,却不会盲目接触,而是能够辨别精华与糟粕,只选择对自身有利的汲取。

    新死之人体内残余的气息,死气与生息糅合,便是糟粕。被猫儿吸纳后,除了能引起尸变,对猫儿自身并没有好处。

    可是,如果一个人一息尚存,如果得到救治,还能够生还。恰恰在这个时候,这一线生气若是被夺取,那么,这个人自然是必死无疑,然这口生气,对于通灵性的猫儿来说,便是精华锐物了。”

    孙禄忽然插口说:“老人们常说的黑猫送终,是不是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本来还有些稀里糊涂,听他这一说,先是一怔,跟着心底陡然冒起一股寒意。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跟着姥爷去赶集,曾见到过一个年迈的叫花婆在街边乞讨。那叫花婆十分虚弱,仿佛多说两句话,就会断气似的。

    然而奇的是,叫花婆的身边,却一直跟着一只毛色油亮的黑猫。

    我当时只觉得叫花婆可怜,在姥爷的应允下,把自己少的可怜的零花钱,和姥爷刚给我买的两个夹肉烧饼都给了那老太婆。

    完事我还想逗弄那黑猫,却被姥爷拽住胳膊,一口气拖出老远。

    我清楚的记得,姥爷当时虎着脸对我说:那老婆子活不了两天了,那只黑猫虎(土话:猫)守着她,是要给她送终的,可不能瞎戳弄,要是坏了那猫虎的事,是会被报复的。

    从那以后,我再没有见过那个叫花婆,也没再见过那只黑猫虎。

    也就是那一次,我头一回听说‘黑猫送终’的奇谈。

    我忍不住把这件事说了出来,跟着问静海,黑猫送终,是吸取了活人的生息?那不是害人性命吗?

    静海嗤之以鼻,“你细想一下,那老乞婆要是一直活着,后果会怎么样?生与死之间,对她来说,到底哪一个才算是解脱?”

    我和孙禄相对沉默,静海跟着对我俩说,黑猫既有灵性,就不会真做那害人的恶行。我少时见过的那只黑猫一直跟着叫花婆,多半是受过叫花婆的恩惠,为了报恩才会替她送终,既免得叫花婆多遭罪,同时也替自己增加了一分修行。

    说到这里,静海也不再绕弯,直说猫儿在吸取了活人生息后,就能够挪为己用,如果吸取的生息足够多,那就和多了一条命是一个意思,遇到危险时,便能‘一命抵一命’,多一次活下来的机会。

    至于九命猫,静海也只是听说,并没有亲眼见过,想来那已经是修成正果的存在了。

    孙禄第一个反应过来,指着我的影子问静海:“你是说,祸祸也有‘黑猫送终’的本事,能吸取活人的生息?”

    这话一出口,不等我抽他,他自己先吓了一跳,跟着连冲我挥手,“我是喝糊涂了,你只当我放了个屁。”

    “他徐老板和九命猫当然不同,不过却是异曲同工。”

    静海似乎是喝多了内热,一边用手掌朝自己脸上扇风,一边冲我呲了呲牙,“总之那姓朱的小子,残魂生息现在附着在了你的影子里,也就是说,普通人只有三魂七魄,你却是多了一道生魂,等于是四魂七魄。”

    “呵呵,我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喜事。”我干笑道。

    我打心底也不认为,影子里附着了一道生魂,会是什么好事,反倒有种随时会被侵犯隐私的郁闷。

    这时,静海却是又说出一番怪话。

    “哎呀,你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静海挑起一根小拇指,边挖着鼻子边含糊的说:“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行走在阴阳间,何尝不是如此?你在阳间是徐祸,在阴间是徐福安,这么折腾,不就是为了避免麻烦嘛。现在可好,四魂七魄加身,别说是那些个妖人和邪魅了,就算是到了阎王老儿面前,他想要判官勾了你的名姓,恐怕也是难以着手啊。”

    说到后来,老和尚居然哼哼唧唧的唱了起来:“三魂七魄的血鬼哎~你早晚得回来……四魂七魄魙不辨哎~哪个又识得你真身……”

    在和静海这一次的谈话中,我已经深刻发现了和他接触的一个最大弊端。

    那就是——老丫比瞎子更能把人往沟里带。

    为了避免更泥足深陷,我抓紧时间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不是说意外之喜有三吗?第三是什么?”

    静海直视我片刻,忽然叹了口气,“这第三点意外,对你而言,可以说是真正的大喜之事。可是……佛爷我并不认为这是好事。所以……”

    老和尚话音忽然一顿,冲我摊开一只手掌,“把你从那邪冢中带出的东西,交给我保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穿成偏执反派的小〕〔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