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宝全世界〕〔天降龙迹〕〔羸弱的代价〕〔星辰之泪〕〔总裁老公超凶猛〕〔香港1968〕〔金主大人,请矜持〕〔我的光影年代〕〔医婿〕〔我能看见状态栏〕〔王婿〕〔都市最强狂婿〕〔在美国当警察的日〕〔都市无上仙尊〕〔宗主的都市奇妙生〕〔试婚总裁一宠到底〕〔绝品商女:锦绣田〕〔爱恨江山〕〔神域修罗战神〕〔末世小馆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一章 纸箱里的人头
    孙屠子从昨天夜里就憋着一肚子气,见我的包被抢,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https://

    可是等傻哑巴忽然回过头,翻着两只白眼底多黑眼仁少的眼睛冲我俩怪笑,孙禄却是吓得‘嗷’一声,一蹦三尺高。要不是我扶着,他就得仰面栽到屋外头去。

    孙屠子绝不是胆小,而是在大学期间,因为那位精神病学姐的事,留下了阴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精神病。刚才带着气追人还没怎么,这会儿是反应过来了。

    我咽了口唾沫,松开扶着孙禄的手,“甭哆嗦了,他好像没有恶意。”

    “不行,我是真怵的慌,咱……咱赶紧走吧。”

    我也正有此意,既然是精神病,举止出人意料反倒是正常的,在意一个精神病人的行为,倒是我犯糊涂了。

    两人打定主意,刚要走,没想到我刚一转身,那哑巴突然起身蹿了过来,竟一把攥住了我的胳膊!

    虽然是冬天,可这么近的距离,他身上那股子味儿还是差点把我熏吐了。

    我想要甩开他的手,哪曾想他那瘦骨嶙峋的爪子硬是抓着我不肯松开。

    “呃……啊呃……”

    哑巴一边发出难以理解的声音,一边比划着另一只手,将我往角落里拉。

    孙屠子在哑巴蹿过来的时候,已经吓得蹦一边去了。也正因为这样,他的视线变得比我宽阔。

    他抬手指着哑巴刚才跪着的那个角落,往后缩着对我说:

    “他好像是想让你过去。你去看看,那边有什么!”

    我这会儿也又被傻哑巴的举动激起了好奇,低眼看看他抓着我的手,心说埋汰都埋汰了,就甭管了。

    偏过头,绕过哑巴定睛一看,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

    一个傻子的窝里能有什么?

    不外乎是一些堆积的破纸壳子、肮脏的一次性饭盒之类。

    这些我刚才就已经看见了。

    刚才被傻哑巴遮挡的位置,也只有一个纸箱子而已,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就是,那个纸箱子是撑开的,而且比较新,看样子像是刚捡来不久。

    仔细看,外边还印着‘xx电饭煲’的字样。

    “走走走!”

    我实在受不了傻哑巴的气味,也是怄的不行,怎么着就和一个傻子较上劲了?

    这回我是下定决心要离开,但是刚一转身,门口就忽然一暗,跟着就听一个女人气喘吁吁的问:

    “怎么回事?要不要报警?”原来吕珍也追了过来,只不过她穿着职业装、鞋也是半高跟,跑的慢,所以才晚到了一阵子。

    我摇头,“不用。你怎么也跟来了?”

    吕珍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先拽了我一把。

    说也奇怪,就在她拉住我的时候,哑巴居然把我松开了。

    吕珍看了哑巴一眼,表情紧张的小声对我说:

    “这一片的人,都叫他丁斜楞,他是个疯子,平常看着没什么,可一犯病,他可是会打人、会咬人的!”

    吕珍曾是徐荣华的老婆,对这附近自然是熟悉的,她这么说,就没跑了。

    这哑巴就是个脑子有问题的疯子,而且还有可能是个武疯子(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患者)。仔细看,他一只白多黑少的眼睛,果然是有些斜楞眼。

    “我艹……”

    孙禄吓得干脆挤着她,退到门外头去了,隔着门冲我喊:“祸祸,别跟这儿犯拧巴了,包拿回来了,咱走吧!”

    我本来就想走,闻言便冲吕珍一挥手,可还没招呼出口,那傻哑巴……丁斜楞突然又一纵身,跳到墙边,一边“啊呃啊呃”的怪叫,一边手脚并用的把堆在那里的破纸板等翻开。

    等那些破烂被弄开一半,我就有些傻眼了。

    这会儿我已经适应了破屋子里头的光线,就看到在那面墙根底下,居然横着一块黑漆漆、长条状的巨大事物。

    “啊呃!啊呃!”

    见丁斜楞冲我招手,我迟疑了一下,推开吕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弯下身仔细一看,魂儿差点没惊出来。

    “啥情况?那是啥?”孙禄扒着门框问。

    我干咽了口唾沫:“是棺材盖!是石棺的棺盖!”

    孙禄“啊”了一声,见丁斜楞哈着腰站在一边,似乎没有要发飙的迹象,在好奇心的促使下,终于还是忍不住壮着胆子亦步亦趋的走了过来。

    我绝对没有看错,横在墙根底下阴暗处的,的的确确是一块长约两米半,宽约一米的石板。

    那石板上头也不知道是被烟熏火燎的久了,还是滋生了青苔之类,总之看不清表面,但从形状来看,那绝非是墓碑之类,而是更像石椁棺材上面的盖子!

    孙禄又看了丁斜楞一眼,用力抹了把额头,低声对我说:

    “早先用坟砖、甚至是墓碑盖屋子的人倒也有,可谁他妈也没胆子把棺材盖子弄到自己家来当家什啊!”

    他边说边下意识向我靠近,脚下忽然传来“哗啦”一声轻响。

    我还没来得及低头看,一旁的丁斜楞就忽然冲过来,一把将他推了个四脚朝天,跟着猫腰从地上抱起了一样东西。

    我一边防备,一边急着把孙禄拉起来,定下神再看,却见丁斜楞怀抱的,是之前他跪拜的那个电饭煲的纸箱。

    刚才孙禄不小心,把纸箱踩塌了一角,可我仍然无法看清里面有什么。

    丁斜楞抱着纸箱,像是怀抱什么稀罕的宝贝,显得既愤怒,又心疼。

    我再也沉不住气,试着直接问丁斜楞:“你是故意把我引到这里来的?”

    我就是试探着一问,没想到丁斜楞竟然点了点头。

    我更加狐疑,“你让我来这里干什么?”

    “啊呃……啊呃!”

    丁斜楞用一只手使劲搓了搓脸,眼珠转了转,忽然指了指墙根的石棺盖,跟着又低着头,对着怀抱的纸箱“呃呃”叫了两声。

    “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我刚问了一声,后方突然传来“噗通”一声。

    回头一看,我和孙禄都愣了。

    吕珍居然面朝着这边,跪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我愕然的问。

    吕珍像是听不到我在说话,眉宇间透着一种奇怪的惶恐,就那么直挺挺的跪在那里。

    这时,丁斜楞忽然把纸箱放回了地上,他朝我看了一眼,跟着低下头,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纸箱盖。

    这一次,我和孙禄终于看清了纸箱子里的东西,两人不约而同的“啊”一声叫,双双向后退了一步。

    那纸箱子里头,装的竟然是一颗惨白的骷髅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海贼之读书会变强〕〔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