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富悍妻有空间〕〔影后常年热搜〕〔灵元灭世〕〔香薰师〕〔超级小医生〕〔神霄九宸〕〔萌狐悍妻〕〔神魔大唐之无敌召〕〔都市全能医王〕〔此生有缘我爱你〕〔从签到开始百亿神〕〔我点石成金〕〔强婚:千亿总裁来〕〔异世铿锵行〕〔那个大佬回来了〕〔超宠契婚:老公,〕〔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半岛酒馆〕〔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战伤传之诸天行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五十二章 看事
    我点点头,白晶立刻拉着岳珊进了里屋。

    孙屠子想跟进去,被白晶一掌抵住胸口:“你留在外边。”

    我跟着进了屋,白晶随手关了门,回过头刚要开口,脖子忽然猛地拧了一下。

    我觉得奇怪,看动作,那根本不像是因为脖颈不舒服而舒展筋骨,倒像是身不由己的抽筋一样。

    脖子一拧,白晶的秀眉也跟着紧蹙起来,缓缓转动眼珠,在屋里环视。

    “怎么了?”我问。

    白晶没说话,等把屋里查看了一遍,目光才转了回来,“这间屋子里,除了我们三个,可能还有第四个灵体。”

    “第四个灵体?”

    白晶微微点头,“我能感觉的到。”

    她这么说的时候,岳珊明显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我也不自主的有些紧张起来,眯起眼睛,四下仔细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这时,白晶对着我,丹凤眼中的瞳仁,竟像是猫科动物般猛一收缩:“那个灵体,就在你身后!”

    我吓了一跳,不敢立刻回头,右手反转,向身后捞了一把。

    “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定了定神问。

    我这一把不光什么都没摸着,右手鬼手也一点感应没有。

    要说起来,瞎子家的风水本是极特殊的,自成阴阳小周天,鬼魅一旦进来,就会被困在里头。

    但是,那次来在院中刨出鬼瓶的时候,这里原本的阵局已经破了。真要有鬼前来,我应该不会看不到才对。

    白晶凝神看了我一会儿,笃定的说:

    “我肯定,这间房间里有第四个灵体,而且,那灵体离你很近,甚至有可能就附在你身上!”

    我不知道她这么说的依据是什么,想来和她出马弟子的身份有关。

    下意识的随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我忽然一下子恍然大悟。

    “你说的,是这个?”我抬起左手晃了晃。

    手腕的佛珠,随着我的动作发出轻微的响动。

    静海和尚一直都附着在佛珠里,白晶说的第四个灵体,该不会是指他吧?

    白晶盯着佛珠看了一会儿,“你刚才,就是在跟它说话?”

    我点头。

    白晶看了一眼岳珊,问我:“这里面的灵体,是男是女?”

    是男是女?

    我被她给问愣了,不由得自问:静海老丫看外貌是男的,说话却阴柔的像是女人,他到底算男的,还是算女的?

    我没迟疑太久,对白晶说:“你所说的灵体,是我的朋友,他是个和尚,而且年纪很大了。”

    我已经大概想到白晶这么问的意图,但就目前来说,要捞瞎子,静海无疑是最关键的人物。这个时候,我绝不允许出差错,更不会摘下佛珠。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灵体?什么和尚?”

    或许是置身相对封闭的环境,岳珊再没了刚才的跋扈,说话都带哭音了。

    白晶也意识到,这种场合,当着岳珊的面,实在不应该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她和我对视一眼,回过头对岳珊说:

    “别耽搁时间了,脱衣服吧。”

    “脱什么衣服?”我彻底懵了。

    岳珊反倒反应没那么强烈,只是站在原地,紧咬着下唇,眼里包着泪,一副委屈的样子。

    “你说过,你白天已经见过徐祸了。如果觉得他不值得信任,你可以选择不找他帮忙。”白晶淡淡的说道。

    岳珊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咬牙,背过身两只手开始在身前动作。

    我多少回过些神,急道:“喂,你们到底在干嘛?白晶,她究竟是什么状况……”

    话说一半,我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因为,我说话的当口,岳珊已经把外面的羽绒袄脱了下来。

    我是阳世恶鬼,但绝不是色中恶鬼,更加不会被一个女人的背影迷惑的神魂颠倒,何况那女人还穿着衣服。

    让我呆若木鸡的原因是,岳珊虽只脱了外套,我却猛然认出,她是谁了!

    她里头穿的是一件高领的烟灰色羊毛衫,下半身是一条普通的呢子裤。

    就是这再平常不过的衣服,却将她夸张的背影曲线,完全彰显无疑。

    只能是说,岳珊的身体曲线,能够让大多数成熟男人心动,甚至于是过目难忘。

    正因为如此,她脱下外套的瞬间,我就立刻想起,这样的身影,我不久前才刚刚见过一次!

    “你现在总算知道,她为什么要来找你了?”静海的声音幽幽传进我的耳朵。

    “她……她是那个新娘子!”我感觉有些口干舌燥,更有一种十分不祥的预感。

    白晶斜了我一眼,没说话。

    可从她的眼神里,我已经得出了答案。

    面前的女人,居然就是我们去城河镇那晚,见到的那个新娘子!

    我总算是能体会到,孙屠子为毛能通过‘屁股’辨认出一个人的身份了。

    那晚我们谁都没看到新娘的脸,可那新娘子夸张的身形曲线,却都给在场所有人……所有男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岳珊,就是那晚配阴婚,差点和臭鼎拜了堂的新娘!

    见岳珊停下动作,白晶幽幽叹了口气,“我知道这有些难为你,可阴倌给人看事,和中医替人看病也差不多。需要通过望、闻、问、切才能够判断具体情况。你至少要让他看到、让他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才能想办法帮你。”

    她的声音很轻,但极具说服力。

    我看不到岳珊此刻的表情,只知道她又犹豫了片刻,终于一把将上衣脱了下来。

    “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偏过头看着白晶问。

    我可不是君子,可也不会让女人觉得我是下三滥。

    最主要的是,岳珊长相普通,但皮肤实在白的让人眼晕。

    再加上她那夸张的后背曲线此刻已经几乎全无遮挡……

    再盯着看下去,保不齐就会产生有碍观瞻的反应。

    白晶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脸色也有点微微发红。

    不过,她还是用她那感性的嗓音对我说:“你过去看看,她左肩下方的是什么吧。”

    我只能是硬着头皮点点头,快步走过去,向着她所说的方位看去。

    只一眼,我整个人都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快穿女主逍遥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