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无敌医仙〕〔野心领主〕〔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夏季蓝颜〕〔绝世仙尊在都市〕〔富豪公敌〕〔一胎双宝:总裁爹〕〔农门猎女〕〔血殿归来:傲娇女〕〔在偏执墨少怀里逃〕〔穿书后我成了男主〕〔恰似星沉〕〔这个学渣我罩了〕〔不为天狩〕〔剑仙在此〕〔重生后我成了死对〕〔无敌霸帝〕〔重生后我太难了〕〔都市全能医皇〕〔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八十八章 封门断户
    破书和鬼灵术中都有关于出魂的记载,这一次,我选了前者,利用法诀削弱了自身的阳火。

    这么做,一是为了保险起见。

    严格说,这次算是我第一次主动出魂。鬼灵术上记载的出魂法门,在我看来实在太过霸道,甚至还透着邪门。除非万不得已,我真不愿意尝试。

    再就是,在潜意识里,我仍然认为,破书是姥爷留给我的。一路风雨坎坷走到现在,每次都有惊无险,或许,正是老爷子一直在保佑我……

    岳珊并没有换寿衣,而且她还有一口气,近距离看,就和睡着了没两样。

    按说躺在这样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身边,正常男人肯定会或多或少有些想法。

    然而,我这会儿阳火虚弱,倒是真没旁的心思了。

    如果一个人身体健康,阳火就会十分旺盛。

    相反,得重病的人,阳火都会非常虚弱。

    此刻,我就像个病入膏肓的病痨鬼,生魂处于半游离的状态。躺下不大会儿,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仿佛只是一眨眼,等到眼睛睁开的时候,我发现四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这让我不由得感到恐慌,甚至怀疑,我是不是眼睛瞎了,不然怎么会看不见东西呢?

    好在下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我多少感觉安定了些。

    “祸祸,祸祸?”窦大宝小心翼翼的喊着我的名字,跟着小声说:“没反应,他是不是已经走了?”

    “这我哪儿知道?”孙禄回应道,“行了,别耽搁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我们真不管他了?”白晶的声音里竟透着些许的不放心。

    “祸祸怎么安排的,我们就怎么做!”孙禄沉声说了一句。

    跟着,就听到几个人的脚步声。

    “这是怎么回事?”我有点弄不清状况。

    三人刚才的说话声离我绝不远,根据对话的内容判断,我应该还在灵堂里。

    可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呢?

    我试着把两只手抬到眼前晃了晃,虽然看不见手掌,但却可以肯定,我的眼睛应该没有问题。

    要是这样,那为什么会……

    “糟了!”

    我猛地想起一件事,一个翻身跳下床,摸着黑就往前走。

    边走边大声说道:“死胖子,王希真,我知道你们能听见。现在什么都不管,就寻摸着先出去这间屋子再说!”

    我记得清楚,‘停尸’的床板是正对着房门的。

    顺着意识中的方位,摸索着向前走了约莫十多步,就感觉稍许有了些视线。

    虽然还是不怎么能看得清,但已经能够确定,我的想法是对的。

    顺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微弱光感再往前走,忽然觉得平伸出的手,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啊嚏……啊嚏……啊嚏!”

    侧前方一个男人的声音连着打了几个大喷嚏,跟着低声嘟囔道:“哪来的一股子凉风啊……”

    奇异的触碰感消失,我忙不迭顺着这个声音的方向,侧身向前紧走了几步。

    也就是这几步的距离,眼前豁然开朗。

    我第一时间回过头,不等看清状况就大声说:“小心点,尽量别碰到生人!”

    话音未落,就见两条人影先后出现在眼前。

    同一时间,又听到至少两个人同时打喷嚏的声音。

    “娘的,我怎么突然觉得这么难受啊?”史胖子拧着眉毛,左右晃着脑袋说道。

    “你个王八蛋,还有脸说呢,这趟真是被你害死了!”我瞪着他咬牙切齿。

    王希真看了看自己那只养小鬼的手,又回头往身后看了一眼,疑惑的问:

    “我们这是‘出来了’?怎么刚才会那么黑呢?”

    胖子倒没跟我急眼,同样狐疑的问我是怎么回事。

    “还不都是你这个‘问事的’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我又狠瞪了胖子一眼,向他和王希真身后指了指。

    两人后方就是灵堂的大门,因为门板被拆,封万三又下令人严防死守。这会儿正有四个大汉,站成一排挡着门口。

    只是,中间两个大汉的脸色都有点不大好看。

    “是屋里黑?”王希真一挑眉毛。

    “不好,难道有人把蜡烛给吹灭了?”史胖子一惊一乍道。

    “吹个屁!”我也懒得跟他置气了,翻了个白眼说:“蜡烛没灭,是灯下黑。”

    王希真好奇的问,灯下黑不是贼行里的术语嘛,要是蜡烛没灭,我们怎么就算灯下黑,在里头什么都看不见呢?

    我对两人说:“不光看不见屋里,你们难道没发现,咱现在不光看不见引魂香的火光,连香味也闻不到吗?”

    王希真点点头,刚要说什么,突然一下瞪圆了眼睛,抬着手指着我身后:“你……你是……静海大师!”

    我回过头,才见静海竟不声不响的现身出来了。

    我对王希真解释说,静海死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跟我在一起。

    同时又觉得奇怪,离上次跟静海见面,也没多长时间啊,怎么老和尚感觉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不但没了先前那股子阴险狡诈的味道,眉宇间反倒是更添了几分惆怅和颓废。

    老和尚臊眉耷眼的刚要开口,四个守门的大汉之一,又打了个大喷嚏。

    静海翻了个白眼,“唉,我是真想不服老都不行了,怎么就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这老和尚……”胖子兀自云里雾里,凑到我身边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静海白了他一眼,“还能是怎么回事?那封门蜡本来就有令鬼神障目的作用,你先把蜡烛给点着了,在烛火范围内,当然是两眼一抹黑了!”

    不等胖子再说话,就又懊恼的说:“先点蜡也就算了,还把引魂香点在蜡烛正下方!这一来,蜡烛熄灭前,姓岳的那小妮子倒是十有八九会安然无恙。可你们三人在封门蜡下出魂,肉身虽一息尚存,时间却是不多了。如果五更天日月交替前不能回来,你们就真个要变成鬼,和佛爷我作伴了。”

    见王希真和胖子都有些骇然的看着我,我只能是点点头,“这两根封门蜡是真材实料,一旦点燃,就真能起到封门断户的作用。灯下出魂,我们魂是出来了,和肉身相连的生息却是被完全隔断。现在,我们和真正的阴魂也没多大区别。如果五更前不能回来,那就真回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天下无敌〕〔一胎二宝:冰山爹〕〔混沌星墟〕〔剑魁〕〔荒川雪〕〔商场大咖〕〔村野小圣医〕〔诸天武道馆〕〔昭昭红妆〕〔漆黑之灵〕〔万象天劫〕〔山海伏世录〕〔纹武天下〕〔神棍都市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