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无双大〕〔九境之主〕〔影祖〕〔天衍乱纪〕〔天地战记〕〔魔法科技大洪流〕〔我能看到准确率〕〔县令开了挂〕〔诸天老不死〕〔雁阵惊寒〕〔穿越者纵横动漫世〕〔都市大进化时代〕〔超能力者的修仙日〕〔剑主八荒〕〔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我打爆了诸天万界〕〔轮回堕神〕〔火影商店〕〔巫神创世纪〕〔咒怨图决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最后的缅怀
    窦大宝的这八角灯笼只比小孩儿的拳头大不了多少,说是灯笼,却没有竹篾骨架,只是用黄纸符箓制成。

    从窦大宝说灯笼烧着了,到我转头去看,只这一转眼的工夫,灯笼就已经烧成了灰烬。

    窦大宝吓傻了,带着哭腔问我,八角灯笼烧了,瞎子是不是就灰飞烟灭了。

    我勉强问他,这盛敛魂魄的八角灯是哪里来的?

    窦大宝说,是以前他师父给他的,师父也曾教给过他八角灯的做法,但这次为保险起见,他可没用自己做的,而是用了师父给他的‘法宝’。灯笼为什么会自己烧着,他也说不清楚。

    我咬咬牙,让他先别慌。

    事实是,能为瞎子做的,我们全都做了。如果再救不回瞎子,即便不甘心,也只能说这是天意了。

    我拍了拍窦大宝的肩膀,正想回头查看瞎子的状况,大双突然急匆匆跑向后院。

    我心里一动,忙跟了过去。

    大双跑到条石前,低头看了看,立刻就回过头大声说:“成了!他一定没事了!”

    我到跟前一看,却发现石台仍是原先那般光滑,上面并没有任何刻画的痕迹。

    大双的性子一直都有点慢条斯理,只刚才紧张了一下,这会儿又恢复原状,缓缓对我说道:

    “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至于上头为什么没有痕迹,我和陈伯虽然同是驿站的管家,却不能对说。”

    “无字碑?”我脱口道。记忆中,我似乎听他说过这三个字。

    大双垂下眼帘,并没有回应我。

    这时房间里同时传来孙禄和窦大宝的叫声:“瞎子(瞎炳)有反应了!”

    等我赶回到三尸木柜前的时候,发现蛹竟然已经完全分裂了。

    瞎子仍穿着进入木柜时的衣服,双手抱膝蜷缩在柜子里,脸却仍然抬着。

    准确的说,瞎子本人并没有明显的反应,只是蛹裂开后,他身体的表面,包括如蜡封般的眼球,竟都出现了细密的龟裂,而且龟裂的面积还在不断扩散。

    约莫过了有一分钟,瞎子的眼球似乎转动了一下。

    随着这一下动作,眼珠外那层白色,竟真像是蜡封般的脱落,露出了正常人的眼仁。

    看到这双眼中闪现的光彩,我不由得一声欢呼,大声骂道:

    “狗日的,终于回来了!”

    眼睛的露出,似乎只是个讯号,接下来,瞎子的‘脸皮’竟也开始脱落,紧跟着,衣服里头也传来细微的开裂声响。

    瞎子是自己从柜子里走出来的。

    他出来后的第一句话是:“谁都别再提我活回来的过程。”

    我点点头,“最重要的是,谁也别说给吃过什么……”

    “我艹,还说?!”瞎子一蹦老高,落回地面,却是一阵干呕。

    玩笑归玩笑,我倒是同意瞎子的‘要求’。

    他的回归过程,实在是有些离奇,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回来了。

    他不但活回来了,进入木柜前那遍体瘆人的伤口,竟也随着‘由蛹蜕变成人’的过程,奇迹般的愈合了。

    ‘老友重聚’,窦大宝又恢复了不着四六,边去地上捡那脸上剥落的硬壳,边调侃说:

    “我说刘大师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呢,敢情一直都是二皮脸啊。”

    大双像是怕我追问某些不能告知的秘密,竟在这时下了逐客令:

    “行了,人回来了就没事了。们先走吧,我得赶紧打扫一下,还得赶回局里上班呢。”

    我笑笑,说我本来也没打算再追问他什么。

    走到门口,大双忽然喊了我一声。

    我回过头,大双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儿,有点结巴的问道:

    “住在28号的那个……那个姑娘,我……我怎么没见过?她是桑岚的朋友?还是……”

    不等他说下去,我就打断他道:

    “我只能说,她是无盐转世。至于我为什么会收留这个丑八怪,抱歉,我虽然是驿站老板,但有些秘密,还是不能亲口对说。”

    出了14号,得意忘形的孙屠子哈哈大笑,说大双这人虽然不错,但平常总是磨磨唧唧,扭扭捏捏的。现在前一秒还在遮遮掩掩,下一秒就被我现世报的怼了回去,实在是大快人心。

    我咧咧嘴,没说话。

    我的确不是什么心胸广阔的人,但除了‘报复’大双对我保守所谓的秘密,最重要的还是,我真是答应过萧雨,绝不会透露她的身份。

    窦大宝提出,当下就去临街的饭馆让老板送些好菜,和徐洁一起替‘死而复生’并‘脱胎换骨’的瞎子庆祝。

    “折腾这一晚上,不困啊?”瞎子白了他一眼,转过头正色对我说:“两件事,一是佳音这会儿应该醒了,我马上就得去见她。还有,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要和我一起,尽快找一处风水上好的墓地。”

    继而神情一黯,低声道:“我不想老秃子过年没处着落。”

    听他提起静海,几人都是一阵沉默,片刻,窦大宝揉了揉眼睛说:“老丫在那头的开销,我包了。”

    ……

    我并没有刻意去打听聚宝山庄的事后来如何,只是有天孙禄值班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说虎口洞不再是秘密,临市的干警不光找到了那些服务员的尸体,还在神台的通道内,发掘出一些‘不可思议’的疑似古迹。

    既然是‘古迹’,当然是有相关部门参与发掘的。

    那些服务员的死,初步被认定为投毒。

    这起惨案的嫌疑人郑月柔,因为重伤,被警方特别看护治疗。

    毒杀那么多条人命,而且是在那种特殊的地方,官方虽然秘而不宣,但侦查矛头全都指向了邪```教这一方向。

    我很庆幸,甚至是有些感激王希真以及封万三,由始至终没有警察因为这件事找上我,应该是他们并没有说出我是其中的参与者。

    报警电话虽然是孙屠子打的,利用休假时间探望亲属,偶然间发现案件,继而上报,总也能说得过去。所以,他也没受多大牵连。

    静海说过一句话:‘谁都不是神仙’。

    既然都是凡人,无论遭遇什么、有多少需要解决和不能够解决的问题,日子,总还得过。

    瞎子回来的当天,身在医院加护病房的段佳音果然奇迹般的苏醒了。

    瞎子除了照看她,就是和我一起马不停蹄的奔走在各个陵园,给静海和尚选择墓地。

    几天的工夫,我们俩几乎跑遍了本地和相邻城市的所有陵园。

    但是,结果却是……

    经瞎子左思右想后,我和他,再加上窦大宝,三人各出一份钱,在一个小县城的偏僻角落,买下了一块最便宜的墓穴。

    除了交付款手续,现场接待我们的是一个熟人——方启发。

    对,静海的‘家’,最终被安置在了城河街的对岸,和我,做了‘邻居’。

    虽然连衣冠冢都算不上,我们还是走形式,给老和尚办了一场不怎么排场的丧礼。

    丧礼结束,几个人聚集在窦大宝的铺子里,由窦大宝这个‘特二’大厨亲自烧了几个硬菜,开始了对静海和尚最后的缅怀。

    “嗡……嗡……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剑神在星际〕〔这号有毒〕〔黑龙法典〕〔饲养全人类〕〔平平无奇大师兄〕〔三寸人间〕〔白昼之门〕〔恐怖复苏〕〔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初恋小酥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