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观众席走向娱乐〕〔橘子味的竹马〕〔影后常年热搜〕〔明日之劫〕〔恃娇〕〔首富悍妻有空间〕〔灵元灭世〕〔香薰师〕〔超级小医生〕〔神霄九宸〕〔萌狐悍妻〕〔神魔大唐之无敌召〕〔都市全能医王〕〔此生有缘我爱你〕〔从签到开始百亿神〕〔我点石成金〕〔强婚:千亿总裁来〕〔异世铿锵行〕〔那个大佬回来了〕〔超宠契婚:老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三章 千工拔步床
    我还想问瞎子压口钱的牵连,他却说风就是雨,不住催我联络郭森。

    我无奈拿起电话,想了想,对瞎子说:郭森虽然和我关系不错,但他为人刚正不阿,原则性太强,而且碍于身份,他未必方便做一些事。

    瞎子问我那该怎么办?当务之急,他必须要借助官方的力量,去完成一些事。

    我让他稍安勿躁,翻出高战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我直接对高战说,有件事想请他帮个忙。

    挂了电话,我让瞎子过后去找他。高胖子为人圆滑,更和我们一起经历过一些事,把实情告诉他,权衡轻重,他一定会帮助瞎子达到目的。

    瞎子酒也不喝了,当即要走。

    我把他送到门口,他忽然转过身,低声对我说:这件事我不是不想跟你说明,只是现在很多东西还只是我的猜测,妄自说出来,很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压口钱有辟邪的作用不假,但这九枚钱币本身就十分邪异,你尽量不要使用他们。不过……

    他凑到我耳边,声音压得更低:这九枚大钱的价值可是不菲,你先留着,等有机会出手,倒是能换些实惠。

    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扬长而去。

    转过天一早,我正和徐洁商量,去市里备些年货,直接送去沙河林场。老军和老独两个固执老头,是绝不肯来我这儿,不如直接去林场过年。

    楼下忽然传来急促的拍门声,我不由的皱眉,边下楼边暗骂:是谁这么不懂规矩,除非报丧,哪有这样敲门的。

    开门一看,我火气就消了。

    一个身量不高的家伙一手拎着个大号的旅行袋,一只手还悬在半空保持拍门的姿势,却是癞痢头。

    见外面下雪,我赶忙把他让进屋。

    转身去倒茶的工夫,癞痢头竟从旅行袋里拿出两瓶精装的西凤酒摆在了柜台上。

    徐先生,头回登门,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杨大哥,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你这么做,不是让我没法做人嘛。

    癞痢头只是讪笑,却又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递了过来。

    我赶忙抬手去挡,一碰到那袋里的东西,再看看袋子的形状,不由的冷下脸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没打开袋子,但也看出,那里头装的是钱,而且就厚度看,约莫得有个十万八万。

    你给我钱干什么?我挡开癞痢头,回到柜台后,杨倩已经不在人世,但她是我的朋友,能替她找到亲人,我只会替她开心。你不必给我什么答谢,更何况,你救过我的命。

    说到这里,我不由的一拍大腿。

    知道癞痢头今天要来,我昨天还想着去驿站拿五宝伞,结果昨天瞎子来那一出,加上都喝了点酒,过后我竟把这茬给忘了。

    我只好对癞痢头说:杨倩现在不在这里,要见到她,最快也要今天晚上。

    癞痢头连连摆手:不急不急,小妹在你这儿,我放心。不过……这钱你一定得收下。

    给我个理由!即便癞痢头救过我的命,每每见到他,我还是有种纠缠不清的郁闷。

    怎么着就平白无故拿这么多钱给我?

    癞痢头舔了舔嘴唇,还是双手捧着把钱放在了柜台上,然后才结结巴巴的说:

    其实……其实这钱不是给你的。我是想托你……托你替我找一样东西。

    听他又提到‘找东西’,再看看那一袋钱,我开始意识到有些不寻常。

    我问:你到底要我帮你找什么?

    癞痢头小声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楚,让他大声点。

    癞痢头似乎鼓足了勇气,却仍有点不敢直视我,我想你帮我找……找一张千工拔步床……

    噗……

    我刚喝的一口茶全都喷了出来,咳咳……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癞痢头终于肯面对我:千工拔步床。

    我终于如梦初醒,你在开玩笑?

    癞痢头摇摇头,嗫喏道:我……我没开玩笑,我一定要找到千工拔步床,因为那是我老娘的遗愿。我没什么体面的朋友,只能找你帮忙。我知道那东西很贵,所以我把房都卖了,把家里值钱的都卖了……

    我看了一眼桌上的钱袋,一时间无语至极。

    半晌才问他:你知道拔步床是什么吗?

    不知道。癞痢头摇摇头,可我无论如何都要弄一张!

    末了不忘补充道:是千工拔步床!

    我连着深吸了两口气,放缓语气跟他解释:

    拔步床,是古代大户人家的小姐陪嫁的婚床。因为床体庞大,小姐迈着小碎步绕床一周都要走一百步,所以又叫百步床。

    癞痢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我无奈道:千工拔步床,顾名思义,是耗费多达上千工匠,历经数年打造成的……

    我实在难以再说下去。

    这种床,始于明朝江南一带,顶级工艺的拔步床,多达数百甚至上千个卯榫结构,全床没有一颗钉子,其规模,最大的比现代普通人家的客厅还要大。

    莫说真正留存于世的拔步床不多,就算是现代工艺仿制的,用料考究的话,至少也得几十万……

    徐祸,谁来了?楼上传来徐洁的声音。

    我赶忙把刚点的烟掐灭,让癞痢头等一会儿。

    我本来是想抱徐洁下来,徐洁听说来的是癞痢头,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

    我还是不下去了,你也说了,这人说话嘴没把门的,他见了我,要是说些你不爱听的,还不是让你心烦?

    我一想也是,转身下楼,刚到拐角,却见癞痢头站在下头抬脸往上看。

    我多少有些不痛快,心说这人也是太没礼数了,听到有女眷,还在这儿张望什么?

    等我下来,癞痢头非但不尴尬,反倒表情奇怪,似乎欲言又止。

    我说:我爱人刚起床,她,腿脚有点不大方便。

    癞痢头又往上看了看,挠着头往前头走,忽然一下停住脚步,回头问我:

    楼上有几个人?

    我沉着脸说:就我爱人一个。

    癞痢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摸着下巴叹了口气,看来我这次是找错人了,楼上明明是两个人,你却说只有一个。你说话不尽不实,我又怎能相信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快穿女主逍遥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