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之途〕〔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狩道三千〕〔被渣后,我成了团〕〔苍世之劫〕〔神话盛唐〕〔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变强从种田开始〕〔这个武者很嚣张〕〔江阳穆熙然〕〔尖峰战神〕〔小道有情缘〕〔男主总想叼我回窝〕〔狂婿战神〕〔神医丑妃倾天下〕〔大道纪〕〔赛亚人中的大boss〕〔最强神医赘婿〕〔我的法器是轿车〕〔直播:女神家的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九章 重回驿站
    老古突然爆粗,桑岚他爹被吓了一跳,季雅云也不自觉往我身边靠了靠,小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盯着木盒:这应该真是童小秋家的东西。

    你肯定?桑岚的父亲兴奋道。

    林教授阴沉着脸,拿起盒子里的东西看了看,没错,这上面有着‘百年好合’四个字,就是当年我们去童小秋家,林富打开的那间屋子的门锁。

    这狗东西,倒是什么都不落下。老古咬牙切齿道。

    木盒里的,确然是一把旧时的铜锁,因为之前听两位老人述说过当年的经历,所以一看到这铜锁,我就大致想到了锁的来历。

    林富当时不光偷走了南珠,竟把这铜锁也给顺走了。

    林家后来暴富,多半是将那南珠变卖所得,铜锁却是由林寒生,送给了桑岚的父亲。

    听我说完大致经过,桑岚的父亲表情很有些古怪,像是想说什么,又不大敢说。

    见两位老教授睹物思人,神色都不怎么好看,我迟疑了一下,将铜锁拿了过来。

    拿在手上,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袭上心头。

    我翻来覆去看了一阵,向桑岚的父亲问道:你是苏州当地人,对童小秋了解多少?

    不等他开口,我就补充说:我指的是她私人方面。她,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她的夫家是谁?

    桑岚的父亲道:她根本没有嫁人,哪里来的夫家?

    没嫁人?

    对,我查过她的资料,也向许多老年间的人打听过,童小秋由始至终都没有嫁人。至于她的死……

    桑岚的父亲露出惋惜的神色,对她的死,坊间流传着两个版本。一是有天夜里,一伙盗贼闯入她家里,不光将其财务洗劫一空,还把她侮辱了。童小秋受辱不过,最后悬梁自尽。

    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在一次表演的时候,突然刮起台风。茶楼内失了光亮,童小秋因为有严重的眼疾,黑暗中失足从台上摔了下来,摔死了。

    据说那场台风十分猛烈,以至于茶楼都塌了。过后童小秋被挖出的时候,尸体千疮百孔,一双眼睛更是插着两截碎裂的木头。

    桑岚的父亲吁了口气,关于这些,我都是四处打听到的,至于哪个才更接近真实,实在无从考证了。

    不对!

    不对!

    我几乎是和老古同时说道。

    哪里不对?桑岚的父亲莫名其妙,难道童小秋的死另有原因?

    老古摇头,指着我手中铜锁道:

    你们看,这上面的四个字可是‘百年好合’!要知道,在古代是很注重一些规矩的。稍有身份地位的人家,若是女子还未出阁,就绝不会使用带有成双成对寓意的事物,包括门锁!

    我点头表示赞同。

    桑岚父亲道:你们去童小秋家见到这门锁时,已经是解放后了。那时童小秋早已故去,这锁会不会是后来配上去的?

    说完这话,他自己却先摇起了头,应该不是,应该不是,这把锁,应该是童小秋活着的时候就有的。

    听他自相矛盾,我忍不住问:你怎么能确定这锁是童小秋在世时用过的?

    是感觉吧。桑岚父亲不确定道,第一眼看到这把锁,我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事后还有几次……有几次我赏玩过这把锁后,夜里睡觉,竟都梦到一个面容模糊不清的女子,怀抱琵琶弹唱。

    你还真是个资深的戏迷啊。林教授叹道。

    桑岚的父亲摇摇头,盯着我说:问题是,白天我在电话里听到那人清唱的时候,发现她的声音唱调,就和我在梦里听到的一模一样!所以,我才能认定,那人就是童老板!

    听他这么一说,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桑岚父亲怕我们不相信,又急着说道:

    你们可能不了解,评弹和其它戏曲是不太一样的。弹、唱、噱、说,并不是完全固定的。不同的人演绎,不仅风格不同,当中很多唱词、说词也都不尽相同。

    你是想说,你在梦里,曾听过《赏中秋》这段,今天在电话里听到的,曲调唱词,都和在梦中听到的完全一样?我问。

    桑岚的父亲用力点头,就是这样,一个字都不差!

    林教授虽然同样诧异,但却在这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

    我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很晚了。

    我对众人说,太晚了,都各自回去休息吧。

    老古和林教授到底是年岁大了,虽不甘心,却还是附议,只说明早再继续探查。

    我最后问桑岚的父亲,能不能把那铜锁先由我保管。因为从铜锁拿上手的第一刻,那种奇异的感觉就未曾消失过。

    桑岚的父亲明显有些不舍,但碍于情面,还是同意了。

    我将两位老教授送回林教授家,见时间太晚,索性在附近找了家旅馆,胡乱冲了个澡,栽进床里便睡了过去。

    ……

    哎哟,你怎么才来啊?一个声音突然道。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老脸。

    老何叔?

    看到老何,我下意识打量四周,抬眼就见身边还站着一个身着藏蓝色旗袍,身材窈窕的女子。

    小雅……

    我喊了一声,才觉出这个称呼不合适。因为从某个时候起,‘小时候’版本的小雅就再没出现过,取而代之的,是和现实中一模一样的季雅云。

    看到这一切,我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又来到阴阳驿站了。

    因为某些事,我早就想来驿站了,但或许是因为白天劳碌奔波,真正到了驿站,就只觉得疲惫不堪,连动都懒得动。

    老何叔,你找我有事?

    我刚勉强问了一句,季雅云就轻拍了拍我的胳膊,示意我看向一旁。

    我顺势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柜台对面的红木长椅上,竟还有一个人。

    这人对我而言,算是相当陌生,但却又再熟悉不过了。

    我这么说,绝不是说这人是我不待见的徐荣华。

    而是因为,这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脸上一直都带着一种古怪的笑意。

    小草头仙!我立时通过笑容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老何瘪着嘴点点头,他的确是小草头仙,准确的说,他就是你,是你意识的一部分。

    老何告诉我,小草头仙来驿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他并不是一直都待在驿站,而是时不时消失,又突如其来的出现。

    老何一直在等我前来,就是想问我,我的意识为什么能够分离,在他这三清正宗看来,人的意识分离不算什么,但分离的意识能够单独行动,就好像是具有独立的思想一样,那是极不寻常的。

    我想跟他解释前段时间发生的事,但却觉得从未有过的疲惫,无力的瘫进椅子里,这事回头再跟你说吧,我现在,就只想睡觉。

    季雅云叹了口气,知道你累了,想睡就睡吧。

    哪知她话没说完,老何突然厉声道:睡什么睡!这个时候让他睡觉,你想害死他啊?!

    见他反应强烈,我觉得不对劲。

    然而,这时我再想撑着坐直身子,竟然已经做不到了。

    身体不能自控,我不由得感到恐慌。

    更让我心惊肉跳的是,这时一直没开口的小草头仙,居然从椅子里站起身,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缓缓向我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开杂货铺那些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叶辰萧初然最新章〕〔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七零旺家俏娘亲〕〔齐昆仑〕〔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齐昆仑小说免费阅〕〔手术直播间〕〔三寸人间〕〔我的细胞监狱〕〔韩娱重生之月光〕〔都市全能保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