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驭天下〕〔登煌〕〔战神十年归来沈七〕〔帝世无双〕〔万古帝尊〕〔都市全能医王〕〔重生之地狱难度〕〔氪金医生〕〔我就是卖猪肉的〕〔医路偷香〕〔我真不想做主角啊〕〔天降我才必有用〕〔魔法世界的邂逅〕〔重生黄金大时代〕〔扎针本妃是专业的〕〔偏执大佬又想和我〕〔天生绝配:恶魔影〕〔重生后在陛下心尖〕〔流年的小船〕〔你是银河赐给我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二十三章 寻找管妙玲
    林教授在电话里说:看来我们昨天的工夫都白费了,今天还得再走一趟。

    我说先别急,可以的话,让轩生本人听电话。

    轩生果然就像林彤说的那样,本人苏醒了过来,一接起电话,便说:

    你是徐祸,我记得你……

    我打断他:先别说废话,告诉我,那个管妙玲是干什么工作的?

    轩生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顿了顿说:她是我一个高中同学的爱人,我也是年前不久才认识她的。她好像是在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做销售,那家公司的名字我听她说过,好像是叫……

    我捂住话筒,问桑岚的父亲:你在本地开的公司名称是什么?

    亚岚。桑岚的父亲道,取了亚茹名字中一个字,也用了岚岚的名字,‘亚’又和雅云的‘雅’同音……

    不等他絮叨下去,我就对着话筒道:是不是亚岚房产?

    对对对,就是亚岚……

    话没说完,听筒里突然传来啪一声响,像是电话掉在了地上,跟着电话就断了。

    见我拿着手机发怔,季雅云小声问我怎么了?

    我收起电话,干笑说,这个世界真的很小。

    因为桑岚在本市上学期间,先后出了那些状况,他父亲爱女心切,索性在林寒生那件事后,在本市注册了公司,开始将工作重心向这边转移。

    若不是这个电话,打死我都不会想到,我们一直在找的关妙,真名叫做管妙玲,就在桑岚家的公司任职……

    赶到林教授家的时候,见到了老教授、老古,还有林彤在一旁摆弄手机。

    轩生呢?我问。

    林彤抬眼看着我道:又变回去了,还把我手机给摔了。这不,我得把一些东西再导回备用机里,先凑合着用不是。

    老古说:童小秋这次醒来后,反应更强烈,我只能是又给她打了药。她现在,在师哥的书房里睡觉呢。

    季雅云在跟来的路上,已经听我说了个大概,这时突然向林彤发问道:

    你说,你把童小秋催眠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和林彤等人并不熟悉,所以我为双方又做了介绍。

    之后林彤才指指我,回答她道:

    他知道的,就和电影里演的一样,我把怀表在童小秋……在轩生面前晃啊晃,童小秋慢慢就不在了。

    我摇头,那应该不是童小秋被催眠,昨天你也试过了,童小秋是睁眼瞎……

    那怀表呢?拿给我看看。季雅云很少会打断别人说话,这次却是打断了我这个老板的话头。

    或许是同为女人,又或者季雅云的外表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所以林彤当即毫不犹豫的把那块怀表交给了她,而且还说,这表是丈夫留给自己的遗物,是真正的古董表。

    听她提到‘丈夫’,林教授的表情多少有些不自然。

    老古却是道:这表我看过,还真是珐琅彩的老物件,看工艺,应该是咸丰年间流入中国的。

    季雅云对老古的话充耳不闻,只盯着那怀表看了一阵,转向我问:

    老板……徐祸,你觉得,要查清楚这件事,是让轩生跟着我们去,还是童小秋跟着我们一起进行比较好?

    什么意思?我是真没听懂她想表达的中心。

    季雅云嗔了我一眼,说:你前面说的,我都大致了解了。我的意思是,有了这块表,我应该能随时随地,让轩生又或是童小秋出现,而且我有自信能安抚童小秋的情绪。

    你在开玩笑?

    你也是心理学毕业?

    雅云,你……

    我、林彤、桑岚父亲几乎是同时用疑问的眼神看向季雅云。

    然而,季雅云却只是和我对视道:

    你相不相信我?

    信。我毫不犹豫道。

    有些事就是这样,对于事情本身,或许存在太多的疑虑,但对于一个人的问题,给出的答案却要简单的多。

    再次和季雅云对视一眼后,我转向老古问:您这次给轩生注射xxxx的剂量是多少?

    昨天我就已经想到,老古给轩生注射的,是一种相对副作用略小,但镇定效果很强的药物。

    老古道:昨天我一着急,给他打多了,今天哪还敢多打?剂量……也就够他睡俩钟头吧。

    我当即道:那就带他一起去找管妙玲!

    这次的行动,可谓十分的‘庞大’,旁的不说,单是随行的,就有两位在医学领域地位深重的老人家。

    行动指向很明确,就是去找先前被误认为是关妙的管妙玲。

    行动方向更简单,因为桑岚的父亲已经给自己的属下职员打了电话,让管妙玲回家等着我们。

    一共开两辆车,我、季雅云、桑岚的父亲、林彤,还有处于昏睡中的轩生都在我车上。

    另一辆车是林彤的,开车的是老古,乘客就只有林教授。

    对此,林彤一句话就解释的很透彻。

    她几乎是带着哭腔说:我从来没这么烦过我爹,我特么太烦这俩老头儿了。

    路上,桑岚的父亲突然对我说:这个管妙玲,有点不大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我奇道。

    他撇撇嘴:这女人年纪不算小了,平时做事也算是相当沉稳。不过,她心术不正。

    什么意思?我问。

    桑岚父亲道:今天早上她打给我的时候,才不到八点。就是再热衷工作,至于这样吗?还有,平常我很少进公司,毕竟是新公司嘛。可每次去,她都对我过分热情。

    说到这里,他冲我递了个男人之间才懂的眼神。

    你就直说她想勾引你呗。林彤不客气道。

    桑岚父亲冲她笑笑,仍是对我说道:

    说是勾引也不为过,作为老板,为了和职工更亲密无间,有时候,我的行程并不是秘密。有那么几次,所有人都知道,我那个时间段,应该是在和我爱人一起,但刘曼文,不,是管妙玲还是打电话给我。而且,在电话里用的都是不怎么和时宜的腔调。声音不大不小,但如果有人在我身边,就一定能听出她语调里那种暧`昧。

    林彤道:我明白你说的意思,我老公活着的时候,没少接过这种电话。

    我通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季雅云。

    桑岚的父亲拍了拍我肩膀,笑道:我和雅云的姐姐、我的前妻,算是青梅竹马,和雅云之间就和亲兄妹一样。早上我接到电话,去阳台,是怕亚茹误会。我虽然问心无愧,但绝不会在能力控制范围内,给我爱的人添堵。

    你一定在想,我要真是像自我标榜的这种好男人,为什么不干脆把管妙玲辞退?事实是,你还年轻,也不是生意场上的人。

    一句话,为了生存和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太多了。换做你是我,会是选择直截了当的斩断一些牵扯利益的关系;还是会在能力范围内,照顾两全,利用人性的弱点去为自己、为家人谋求更好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神医仙婿〕〔1255再铸鼎〕〔伏天氏〕〔大医者〕〔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第一侯〕〔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无敌传人〕〔无缺道途〕〔僵尸被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