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心honey对对碰〕〔富豪从西班牙开始〕〔我老婆是大明星〕〔混沌星墟〕〔樱雨飞扬〕〔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笑踏江湖〕〔神君见笑了〕〔穿书后我成了反派〕〔我的超脑能建模〕〔龙神至尊〕〔朕有帝皇之气〕〔探虚陵现代篇〕〔恶来传〕〔名门婚宠〕〔敢问穿向何方〕〔至尊乘风〕〔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王者大陆and荣耀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章 医书传人
    和千门中人打交道,实在是很费脑子的,如果有可能,我这辈子都再不想和这帮老千接触。

    好在随着管妙玲被抓,此事暂告段落,只是没想到,魇婆竟附身到了林彤的身上。

    我正焦头烂额,史胖子忽然来电,电话中传来的,却是大背头潘潘的声音。

    我奇怪她为什么会用胖子的手机打给我,然而大背头一贯的不着调,只说桑岚出了状况,我要还有良心,就立马赶过去。之后报了个地址给我。

    我刚要再问清楚,电话却中断了。

    我再打过去,对方提示已关机,分别打给桑岚和潘颖,同样是打不通。

    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给季雅云,毕竟人本家对此事绝对有知情权。

    挂了电话,再看林彤,我有些嘬牙花子。

    要按这‘师姐’的要强个性,她可不认为被魇婆附身是多大的事,甚至还想和魇婆斗上一斗,分出个强弱。

    我却知道,这事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魇婆本身就是一种极特殊的存在,我不知道在附身管妙玲期间,管妙玲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可现在明显感觉出,她已经变得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不敢任凭林彤乱来,就直说,这段时间要她和我寸步不离。

    林彤无所谓的说,也行,反正年后朱飞鹏留给她的企业也还没开工,她闲着也是闲着。

    老古则说,这个年过的实在不净办,他最得意的两名弟子,岳珊和轩生都出了状况,两人不争气单说,身为二人的老师,还是得想法帮他们解决问题。

    辞别老古后,窦大宝突然打来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在那头嚷嚷说,他实在受不了癞痢头了,让我赶紧想法救他脱离苦海。

    我让他转告癞痢头,为报他狮虎山救命大恩,虎婆子的事我一定会竭力办好。

    窦大宝却说,癞痢头倒没再怎么提千工拔步床,就只是窦大宝本人,实在受不了这家伙。

    听窦大宝仔细一说,我哭笑不得。

    窦大宝从来都是心直口快,癞痢头因为是金典出身,说起话来总爱故弄玄虚,偏偏又拙嘴笨舌,让人听得时而如隔靴搔痒,时而恨得咬牙。

    按照窦大宝的说法,就他回去这几天,已经好几次忍不住要揍癞痢头了。

    想到癞痢头的做派,我也替窦大胡子闹心,干脆说,让他替我跟徐洁打个招呼,然后来市里,和我一同出趟远门。

    ……

    转天一早,窦大宝就赶到了我暂住的宾馆。

    让我觉得意外的是,这家伙居然开来一辆破旧的金杯。

    窦大宝说,他接手我的那辆qq,已经‘寿终正寝’,为方便店里进货,他才弄了这么个玩意,平时也好代步。

    我察看了一下车况,又问了他价格,心说这傻大胡子,到底还是让人宰了一笔,好在车子没什么暗病,原车主也算对得起他了。

    这时,林彤晃晃悠悠从宾馆走了出来,一看到我,立刻就皱着眉头说:以后别再让我跟你一起睡了,你夜里打呼噜太厉害,我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

    窦大宝是徐洁的‘铁杆粉丝’,一听就耷拉下了脸。

    我连忙跟他解释,我和林彤是住同一家宾馆不假,却是相邻的两个房间。

    窦大宝兀自不信,阴阳怪气的说,隔着屋都能听到呼噜声,这宾馆隔音这么差,早该关门了。

    我百口莫辩,好在已经想到了关键,就把魇婆的事跟他说了一遍。最后对他,也是对林彤说:

    等窦大宝来这段时间,我已经向宾馆昨夜值班的前台,和餐厅里的两个住客套了话,得知昨晚并没有人觉得不妥。这或许是因为,魇婆的意识才和林彤融合,还没来得及‘作怪’,要不然,宾馆那么多人,还不被搞得鸡飞狗跳?

    至于林彤为什么隔着屋能听到我打呼噜,倒是她自己给出了解释。

    事实上她也形容不出那是怎么个状态,就只感觉,我和她睡个顶头,我一呼一吸,她全听在耳中,仿佛中间并没有隔断。

    不用说,也知道她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还是因为魇婆导致。

    我到底是阴倌,魇婆或许暂时还无心害人,对我还是有些忌惮,所以才会在夜间刻意‘监察’我的动向。

    我实在是小觑了癞痢头的‘杀伤力’,也高估了窦大宝的承受力。窦大宝虽只回去没几天,却已经对癞痢头怨声载道,甚至是有些恼昏了头,直到车开到桑岚家楼下,才想起问我:

    咱这趟去哪儿?干嘛去啊?

    见只有季雅云一人下楼,桑岚的父亲和董亚茹没有跟随,我宽心不少。

    等季雅云上了车,我才对她和窦大宝说出此行的确切目的地。

    窦大宝听后吃惊不小:这大冷天的,她们跑到海边干什么去了?

    季雅云反应却是出奇的平淡,只叹息一声说:我早该想到,她会去那儿,也只能是去那儿。

    我虽然奇怪,但还是让窦大宝赶紧开车,因为那地方离我们所在的城市,有五百来公里,大背头在电话里又说的不清不楚,就算极早赶到,能不能找到人还两说。

    在高速上开了一上午,窦大宝有点撑不住了,我便让他进服务区,换我来开。

    窦大宝和林彤去上厕所,我正想下车抽烟,季雅云忽然拉住我问:林彤是不是出状况了?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的问。

    要说她和林彤可是不熟,我也没再刻意提到林彤的事,一上午,季雅云都在车上做‘煨灶猫’,怎么突然间问起这个了?

    季雅云幽幽看了我一会儿,才道:

    我是不是说过,你没空去的地方,我一直在;你没心思看的书,我全都看了?

    我越发奇怪,就说这段时间我脑子真不够用,让她说明白些。

    听她细说完毕,我瞠目结舌足有一分钟。

    原来,她所说的,我没空去的地方,便是阴阳驿站。

    我是没时间去驿站,也不怎么想去,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小雅’的关系,在‘小雅’消失后,每每入睡,季雅云就都会去到驿站里。

    一开始她还迷迷糊糊,醒来后都只当自己是在发梦,渐渐的才发现,她是真的在睡梦中去到了阴阳驿站,而且,还接触到了那里的‘人’。

    季雅云说,她在驿站见到最多的,是老何,偶尔也会见到一袭黑衣,包裹头脸的徐荣华。

    这个时候,季雅云已经意识到,自己和驿站不可分割,甚至于她本人就是驿站的账房。

    但因为我这个老板不在,最初她并不愿意和其他人说话,就只在驿站里游荡。

    直到有一天,老何像是蓄谋已久一样,忽然拿出一册手工装订的破书让她看。

    听她说到这里,我不由的脱口而出:老何给你看的,是那本医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穿成偏执反派的小〕〔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