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先生,你老婆不〕〔死得其所系统〕〔回档在2008〕〔我真没想重生啊〕〔重生媳妇有点甜〕〔女总裁的全能高手〕〔王牌贴身高手〕〔地狱狂兵〕〔风水圣手〕〔捡个杀手做老婆〕〔农门辣妻:王爷来〕〔清穿咸鱼攻略〕〔东山再起吴东周美〕〔祸国毒妃不从良〕〔都市之无敌圣帝〕〔八荒圣王〕〔万古巨头的养成〕〔我是反派终结者〕〔我真是医仙〕〔轩辕青羽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七章 地洞
    窦大宝愕然:你是东北人?

    我却似听出些蹊跷,同样急着问:校长是谁?

    林彤一口把剩下的酒喝干,拭了拭嘴角: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不想再提。还有酒吗?再给我一瓶?

    窦大宝刚要起身,我一把拽住他,暗暗冲他摇了摇头,没了,谁出门带那么多酒干什么?

    季雅云一直挨在我身边,这时忽然道: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周围一片荒凉,怎么会单单有这么一栋房子呢?

    窦大宝刚才也是乏了,这会儿听她一提醒,也是猛一激灵,魇……不,彤姐,你说潘潘和桑岚来过这儿,是真的?

    魇婆忽然怪异一笑:徐老板,这么长时间了,你只知我是魇鬼,却还没问过我的名字吧?

    我说:你被日本鬼子害那么惨,我都不敢当你面说那些事,又哪敢问你名字。

    呵呵,那些都过去了。林彤面朝我,似笑非笑道:如果我说,我本来就叫林彤,你信不信?

    我和窦大宝对视一眼,不会这么巧吧?

    我说的都是真话,信不信随你们吧。

    林彤面朝炉火,似发了会儿呆,才又开口道:

    桑岚和潘颖的确到过这里,还有一个胖子,也曾来过。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一栋单独的房子,我不知道,但我能感受到,这房子的主人早已故去,而且,死的很彻底。

    那你能不能感觉到,潘潘她俩现在在哪儿?窦大宝急着问。

    林彤微微蹙眉,神情竟有几分疑惑,我只能觉出,她们现在人在方圆五十里内,但是很奇怪,我居然没法子捕捉到她们的意识。

    窦大宝一心记挂潘颖,我却听的有些毛骨悚然。

    虽然百鬼谱上有魇鬼的载录,但绝没想到,这个自称和林彤重名的魇婆,竟厉害到这种程度。

    她说能感应到桑岚和潘颖在方圆五十里内,那岂不是说,方圆五十里的人一旦进入梦乡,就都能受她控制?!

    林彤突然对我说:徐老板,我感念你救我脱离苦难,这次,一定会帮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但我希望,这次过后,你我两不相干,最好别再有接触。

    等找到人再说。我心说你只要不害我和我在意的人,我才懒得管你干嘛,可你要一心附在林彤身上,想鸠占鹊巢,我可是不能坐视不管。

    窦大宝怕惹恼林彤,也不敢再追问,一口喝干了瓶里的酒,站起身:我去外头方便方便。

    窦大宝出去后,我‘没话找话’的问林彤:你是东北人,东北哪儿的?

    林彤报了个地名,我没听过,想来那应该是靠近龙江上下游交汇的一个小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受管妙玲影响,林彤的防备心很重,我几次假装无意提到她家乡遭受的那场水灾,都被她直接绕过话题。

    又过一会儿,我也觉得乏了,就对她和季雅云说,时候不早了,都休息吧。你俩睡床,我和窦大宝拼椅子对付一宿。

    季雅云点点头,却是问道:大宝怎么还没回来?

    听她一说,我也觉出不对,这前后都十来分钟了,就算是上大号,人也该回来了。

    我让季雅云她俩待在屋里,拿了电筒出门。四下不见窦大宝人影,便沿着墙根绕向屋后。

    要说这屋子确实有些奇怪,之前冒雨开车,没仔细看周围境况,等到洪水阻路,才发觉,许是因为曾闹过大的水患,除了那破旧老路两边有些行道树木,方圆所见,就都是荒芜平地。

    我是不怎么懂风水,却也知道,这样的地理环境,是绝不适合建坟地的。

    既没坟地,又无人家,怎么就在这儿单单有这么一间屋子呢?

    而且察看细节,这房屋建造的年代,也绝不超过二三十年……

    到了屋后,仍没找见窦大宝。

    我心一沉,说坏菜了,这家伙可别是感情用事,借‘尿遁’,自个儿跑回去要连夜过那残桥吧?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赶忙就想往回走,可是刚一转身,就感觉衣角像是被人拉了一把。

    回头看,不见人影,我以为是错觉,也没往心里去。

    可是再一回过头,竟又被拉了一下。

    与此同时,就听身背后竟然传来一阵似婴儿般的哭声。

    这次我感觉真切,听的更是清楚,猛地转身,哭声戛然而止。

    虽然仍是未见人影,却已觉出苗头不对。

    大宝!大宝!

    我一边喊,一边打着电筒四下照看,电光所到,猛不丁就见挨着屋子的后墙底下,有一块像是被踩塌的水泥板。

    我急着走过去,用电筒朝塌陷部位一照,不由头发根都竖起来了。

    那下头竟是一个地洞,地洞里蓄着水,一个人正站在及腰深的水里,举着两手,慢慢的转着圈。

    单看头顶,我就认出这人是窦大宝,再看他这模样,便认定他是遭了‘算计’,中了邪了。

    我顾不上多想,赶忙把手电筒咬在嘴上,奋力将破朽的水泥板掀到一旁。

    大宝!快上来!

    我也顾不上施法念咒了,就只想先把窦大宝给拉上来。这大冷天的,他再继续在水里泡下去,俩腿非落下病根不可。

    要说那地洞并不算太深,顶多也就三米多,要是窦大宝稍微配合点,我就能把他拉上来。

    可这会儿无论我怎么喊,他就是没反应。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就只看他跟像鬼子投降似的举着俩手,在水里打转。

    情急之下,我才想起念诵驱邪法诀。可连念三遍,窦大宝也还是没反应。

    不成,再这么下去,他非冻残不可!

    我急着跑回屋里,抓起背包,转眼间,就见季雅云坐在床板上疑惑的看着我。而林彤却已是侧躺在床板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出什么事了?季雅云问,呀!大宝该不会跑去桥那边了吧?

    不是!我两步冲到床边,一把拽起林彤,是不是你在搞鬼?

    从下了三蹦子开始,林彤就表现的对窦大宝特别厌恶,莫不是她对窦大宝做了什么?

    要真是那样,也就难怪驱邪法诀不起作用了。

    林彤被我拉起来,虽是睁开了眼,但一望而知,还是个睁眼瞎。

    但出于本能,她还是揉了揉眼睛,有些迷茫的问:你干啥啊?

    好嘛,这连东北口音都出来了……

    我也不回应,直接拽她下床,拉着她往外走。季雅云也知道出了渣子,赶忙也跟了出来。

    到了屋后,窦大宝还在地洞里转圈呢。

    季雅云大惊:他这是干嘛呢?中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神医仙婿〕〔伏天氏〕〔大医者〕〔1255再铸鼎〕〔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第一侯〕〔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无敌传人〕〔无缺道途〕〔死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