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先生,你老婆不〕〔死得其所系统〕〔回档在2008〕〔我真没想重生啊〕〔重生媳妇有点甜〕〔女总裁的全能高手〕〔王牌贴身高手〕〔地狱狂兵〕〔风水圣手〕〔捡个杀手做老婆〕〔农门辣妻:王爷来〕〔清穿咸鱼攻略〕〔东山再起吴东周美〕〔祸国毒妃不从良〕〔都市之无敌圣帝〕〔八荒圣王〕〔万古巨头的养成〕〔我是反派终结者〕〔我真是医仙〕〔轩辕青羽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一章 怪猴
    老猴被抽打落入水中,我却也因为使力过度,失去平衡,朝桥下栽去。

    好在一早有准备,伸手间拽住了捆`绑的尼龙绳,总算是有惊无险,堪堪抢回了一条命。

    见我费力叭嚓重新骑上桥梁,窦大宝松气之余,不禁破口大骂:

    干!该死的猢狲,它还真以为它是它祖宗弼马温呢!地上的货不惹偏惹天上的,活该被淹死!

    窦大胡子,你就别特么替我唱喜歌了!头阵我打下来,后头俩女的全靠你照顾了!

    我也顾不上大喘气了,收起扳指暗扣,跟着就起身继续往前,在第二节裸``露的钢筋龙骨上绑好绳子后,终是到达了对岸。

    按照原定计划固定好这特殊的‘扶手栏杆’,从包里翻出个轮胎扳手,绑在绳头上,将剩余的尼龙绳又使劲扔回对岸。

    窦大宝捡起绳子,冲我比了个ok的手势,问林彤和季雅云,我垫后,你们俩谁先过?

    林彤显然有点胆怯,就不能一起过去啊?

    窦大宝啐了一口:废话!你俩要是一起过去,掉下去的话,他徐祸祸有多大的劲能把你俩人拽上来?

    林彤抬头看看天,抿了抿嘴,那还是我先过吧,不然要是天一会儿阴下来,我要真两眼一抹黑,就只能是喂鱼的份了。

    我虽然人在对岸,但对几人的对话还是隐约听了个大概,除此之外,还留意到林彤在这么说的时候,做了个极不易被察觉的小动作。

    窦大宝也知道谨慎了,得到我的同意后,替林彤绑上绳子,却未解下轮胎扳手,只留出了两尺长一截悬着扳手,这扳手回头还得用,你自己小心点。要是真到半截,变成睁眼瞎,你也别慌。祸祸怎么说,你就按他说的做。

    只能说每个人的心理素质不同,或者说,这种不同,体现在不同的层面。

    林彤的动作,竟是比我要利落些,先是弓着腰走了几米,到达窄处,才蹲下`身,一手扶桥,一手抓紧我留下的‘栏杆’缓缓前行。

    同样是到了我最初绑绳子的那段,她也显出了紧张。

    因为中间这两截位置,混凝土都被冲没了,就只是钢筋骨架,要稍不留神,脚别进去,想拔出来都不那么容易。

    林彤边小心翼翼的插空往前爬,边忍不住叨咕:

    修这桥的人,应该没怎么偷工减料。就是这桥设计的太老旧了,要是再晚个十年八年,造出来的桥,都比这耐用……

    我翻着白眼直点头,你真是我老师的亲闺女,这时候还没忘研究桥梁结构呢……

    也就是翻白眼的工夫,我就觉得,四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

    那不是绝对的宁静,就只是除了流水声,再没了旁的声音。

    我直觉不妙,赶忙朝桥梁中间看去。

    所看到的一幕,差点令我忍不住大喊出声。

    那头一段桥梁骨架悬空的距离,约莫近一米长短。

    此刻,林彤刚爬到中间。

    而此时,在她眼巴前,竟然又出现了一只秃毛的老猴子!

    我看不到那老猴的正面,可通过姿势,却看出,那老猴竟似和我先前见到的是同一只!

    同样是四足着地,仰面对着前方;

    不同的是,此刻它和林彤间的距离,比我之前和它离得更近。

    看林彤的模样,正和老猴直面相对。

    想到刚才的经历,我哪还顾上想旁的,只不由得抓紧了捆`绑的绳子。只等老猴发难扑击,林彤落水,便竭尽全力把这师姐拖上来。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面对那诡异出现的秃毛老猴,林彤只是愣然了一下,接下来却不似我先前那样慌张。

    她两眼盯着面前老猴,竟是露齿一笑,一手攥着钢筋,一手伸`进衣兜,摸出一样东西在老猴面前晃了晃……

    这时我才知道先前她那小动作的意义了,她从兜里掏出来的,居然是一小袋用保鲜袋系着的花生。

    接下来,林彤说的话,彻底让身在两岸的我、窦大宝和季雅云傻眼了。

    她把那一小袋花生在老猴眼前晃悠,口中却是凄凉道:

    猴子,这花生是我炒的,加了麻椒和香油;飞鹏活着的时候,就爱喝两杯,就喜欢吃这个……他走了以后,我还是……还是时不时炒一回……就是……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

    她声音不大,我却听得心中凄然。

    到了这会儿,她还能说出这话,再加上那一小袋炒的发黑的花生米……要是谁特么敢说她跟朱飞鹏是为了钱,我都得跟丫干仗!

    这女人,到底是放不下……到底是……着了魔了……

    我正有些失神,那老猴却是毫无征兆,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就那么猛地腾空而起,向她扑了过去!

    从我的视觉,看不到林彤的表情,却看到,在老猴腾身而起的那一刻,她松开了赖以保持平衡的那只手,斜着向桥下栽去。

    救人!窦大宝大叫。

    我也是急红眼了,不等他喊,已经开始拼命往回拽绳子。

    事实证明,我最初的策略没有错。

    十米长的绳子并不算长,在我拼命捯饬下,林彤还没落到水里,我就觉手中猛地一紧。

    我顾不上多想,把尼龙绳往肩上一扛,转身就不管不顾往回跑。

    等到林彤被拉上来的时候,收紧绳子过去一看,这师姐已经是满身泥巴,脸上青一道紫一道都是划痕。

    不用说,那是被拖拽之下,整个人撞到对岸,继而被向上拉所导致。

    疼不疼?我气喘吁吁问,我……我没带药包,就有一小瓶云南白药……

    林彤歪在地上,脸上的划痕慢慢向外洇着血珠,却是道:

    没事……我没事……赶紧的,把他们接过来。

    我咬咬牙,刚要解她腰间绳索,她忽然一把攥住我手腕,仰起头艰难道:

    假的!都是假的!没有猴子!都是假的……

    不等我开口,她就双眼一翻,竟是晕死了过去。

    我查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咬咬牙,把绳子从她腰间解下。

    等站起身,才见窦大宝、季雅云与我隔岸相望,眼神中似乎都满是惊诧。

    窦大宝更是跌坐在地上,等我连喊他两声,才倏地爬起来,冲我吼:

    那老猴子不对头!我眼看着它扑过来了……看着头从林彤上头蹿过来,朝着我来了,可没到跟前,它就不见了!

    这会儿就是他不说,我也知道不对劲了。

    最初我遇见的老猴,已经被我抽进了湍急的水流。就算它能爬上岸,也不至于立马就再来‘劫道’,硬拦住林彤。

    况且,单看背面,它身上的皮毛可是没有湿`淋淋沾水的迹象。

    林彤怎么样了?窦大宝隔岸喊道。

    晕了!死不了!先别管她!我边说,边再次将捆`绑轮胎扳手的绳头抛回对岸,大宝,你先过来!

    那云姐……

    我让你先过来!

    窦大宝最大的缺点就是欠缺主见,最大的优点就是一旦信任一个人,就绝对相信到底。

    是以,在我这样说之后,立刻就毫不犹豫的把绳索捆在腰间,向着这边爬了过来。

    说也奇怪,他这一路虽然笨手笨脚,却比我和林彤都要顺畅,当间儿并没有遇见那只邪异的秃毛老猴。

    你是不打算让云姐过来了?&ot;窦大宝边解绳子边问我。

    我一把抢过绳头,缠在自己腰上,她手脚笨,我过去接她。记住,再有状况,你就只管拉她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神医仙婿〕〔伏天氏〕〔大医者〕〔1255再铸鼎〕〔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第一侯〕〔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无敌传人〕〔无缺道途〕〔死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