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狩道三千〕〔被渣后,我成了团〕〔苍世之劫〕〔神话盛唐〕〔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变强从种田开始〕〔这个武者很嚣张〕〔江阳穆熙然〕〔尖峰战神〕〔小道有情缘〕〔男主总想叼我回窝〕〔狂婿战神〕〔神医丑妃倾天下〕〔大道纪〕〔赛亚人中的大boss〕〔最强神医赘婿〕〔我的法器是轿车〕〔直播:女神家的哈〕〔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三章 窝棚
    好歹再没遇上旁的凶险,只是花费了些时间精力,终于到达了对岸。

    我连气都顾不上喘匀,就在脸上用力抹了一把,把手掌举到林彤眼前:你告诉我,这都是幻像?

    林彤咬了咬嘴唇,却道:你自己看看你的手。

    我瞪了她一眼,反手一看,却是一愣。

    按我所想,猴眼被刺瞎的瞬间,我是被溅了一脸红的、绿的、白的……

    然而,此时看来,掌间虽然肮脏,却只有两道血痕,并没有想象中别的肮脏液体。

    林彤看着我道:你还是不相信我,我说过,那猴子根本就不存在,那是幻影!

    那这血呢?我又把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反手指着自己的左脸。

    和秃毛老猴相搏杀的瞬间,我并没感觉到疼痛,过后半道才觉出,我虽然险中求胜,重伤了那老猴,但短兵交接间,脸还是被猴爪挠了两道口子。

    林彤本来还有些赌气,此刻也是无言以对,半晌才道: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感觉不到这里除了我们四个人以外任何人和动物的意识!师弟,我爸说是管你管的严,可他真是把你当他亲儿子那样!我干嘛要害你啊?

    见她泪水在眼中打转,我也只能是叹了口气,想说什么,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时季雅云拉了我一把,示意我回头看。

    此时看来,水泥桥又已消失,就只和最初一样,空留残损的桥梁。

    后怕之余,我终于缓过劲,对林彤说:姐,你别怪我。我相信你,也相信魇婆……相信另一个林彤。可……可这件事太奇怪了。按老师的话说,这已经是超自然现象,是科学还没达到的领域了对不对?你说那猴子是假的,可我脸上的伤……你们总看的清楚,这不是擦伤吧?

    行了,别说了。林彤神色复杂的摇摇头,我也说不上来,但我能理解你的感受。

    我用力点点头,想起之前,斜睨她道:反正都过来了,不差这一会儿。说说吧,你刚才是怎么回事?你对着那老猴子的时候,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是你自己撒手的。怎么?想你老公?不想活着了?

    林彤一怔,眼珠转动间,冲我微微摇头,飞鹏死前说过,让我好好活着,我一定听我老公的话。何况……爸还要我照顾。

    我只能说,之前看到你遇上那猴子的时候,我多想了点,就想我万一碰到那样的状况,说不定……说不定能用花生‘收买’它呢。

    可这件事和我想的不一样,现在回想起来,在对上那老猴的时候,当中我有段意识是模糊的。要说起来……那有点像人格分裂。

    一方面我大体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心说要是‘收买’不成,我就和那老猴子拼了,也得活下去。但另一方面,又觉得怕的不行,就想与其遭那样的罪,还不如死了呢!

    是魇婆!我盯着她的眼睛,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亲眼看到过她死时的惨状,那时,死亡对她来说,真是最好的解脱。

    林彤点点头,这点我也想到了。我现在和她是一体的,不过,我虽然同情她的遭遇,但绝不会放任她自身的怨恨。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帮她!

    对岸同样有新近被洪水冲刷过的痕迹,但可以肯定,从过桥后,这一边的路面,比发洪水之前还要损毁的早,有些开裂的沥青路缝中,甚至还有枯草的痕迹。

    这一切都意味着,这里荒芜许久,人迹罕至。

    窦大宝走的最急,大背头不着四六也就算了,桑岚怎么也跟着她一起疯?好端端的,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干什么?

    我问季雅云,你最了解桑岚,应该知道她为什么来这里。

    能猜到些,那和她脸上的伤口有关。你也知道,她的伤,并不是普通人造成的。再具体的,你要我说,我也说不清楚。或许,只能是找到她本人,才能完全找出答案。

    季雅云边说边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装的矿泉水,你先洗洗伤口吧,可别感染破伤风……

    得了吧,这点伤不算事,你要是不想喝脏水,就留着吧。

    见她有些悻悻然,我忍不住笑道:你也可以用这水洗洗脸,我可是记得,我趴桥上那会儿,你可……

    滚!敢再提掐死你个瘪三!季雅云少有的红头胀脸道。

    见她急得家乡话都冒出来了,我哪还敢‘顶风作案’。

    事实是,或许是因为‘小雅’的缘故,又或许是女人天性对男人的信任和依赖,在过桥的那段时间里,她真是完全按照我说的去做,一点没出差错。

    但谁也没想到,当中会出现那段诡秘凶险的意外。

    击杀老猢狲后,我为了不掉下去,整个人趴到了桥梁上。

    而季雅云一直拉着我的皮带,直到那时也不敢松开。

    结果就是,我固然被嗝的险些吐血,她就被连带的趴在我身上,一张小脸正埋进我屁股沟里……

    按照那老头的说法,过了桥,还有约莫二十多里地,也就是十公里左右就能到达原先的七河口窝棚。

    可实际上走了五六公里,就几乎没了像样的道路。

    但也就是在这会儿,两边开始出现一些残垣断壁,甚至还看到一座被枯藤完全包裹其中,堪堪算是完整的小屋子。

    窦大宝使劲揉了揉鼻子,那老爷子真没指错路,瞧这模样,前头原先真有过村子!怎么着,真是一鼓作气过去,还是先到那屋里休养生息?

    他这算是粗中有细,我跟他都是皮糙肉厚,没什么所谓。

    季雅云和林彤到底是女人,先前过桥就花费了一番力气,这会儿五公里急行军下来,走路都开始打晃了。

    我靠近那小屋看了看,回头喊道:这屋子还挺结实,进来歇会儿吧!

    说是屋子,其实就是一间半石头,半砖木结构的窝棚,多半是以前的村民,为了看菜地林园搭建的。

    这样结构的窝棚未必比砖瓦房结实,但能留存到现在,却是比普通受风雨摧残的砖瓦房坍塌的机率小的多。

    外头阴着天,窝棚里黑乎乎的。窦大宝也知道我们带的应急光源不多,所以一进屋就搜罗`干草枯木点起了火。

    火光点亮的瞬间,我眼前突然恍惚了一下,同时耳边似乎听到咔嚓一下木头断裂的声音,竟还听到有个男人骂了一句:

    奶奶个熊……哎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开杂货铺那些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叶辰萧初然最新章〕〔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齐昆仑〕〔七零旺家俏娘亲〕〔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齐昆仑小说免费阅〕〔手术直播间〕〔三寸人间〕〔我的细胞监狱〕〔韩娱重生之月光〕〔都市全能保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