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纪〕〔如果爱情可以定制〕〔仙帝重生录〕〔配角的修炼手册〕〔神武帝尊〕〔世上无仙〕〔凤舞隋末〕〔四圣诛天传〕〔穿越之天女归来〕〔霸刀杀天〕〔海贼之文虎大将〕〔我囚禁了一众魔头〕〔武霸帝尊〕〔令人震惊就变强〕〔争霸赛尔洛斯〕〔体验派影帝〕〔全民女神会除妖〕〔渔人传说〕〔女神的贴身弃少〕〔橘子味的竹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六章 迷路
    眼前所见,并无异常,甚至于,还十分的熟悉。

    在背水一方,竟然出现了一条柏油路。

    那道路到处龟裂,裂缝间夹杂着的枯草,显然早已荒废。

    咱们来的时候,走过这么条路吗?林彤忍不住疑惑道。

    窦大宝咽了口唾沫,何止走过,这就是咱过了桥以后,最初走的那条路!

    那怎么可能?!林彤叫到。

    她这会儿就和平常人没什么区别,我也不认为她的心理学在这种场合会有用,当即便说:

    是不是最初的路,往回走一段就知道了。

    季雅云说:那能成吗?要不,还按照你原先说的,咱还沿着水岸走?

    那是刚才,现在,我不认为那样做有用。

    史胖子有着富家子的种种臭毛病,但不是傻子。他如果是因为狮虎山见过郑月柔后,径直来到这里,这当中起码也有半个月了。桑岚要是打活死人墓出来,就直奔这儿,那来的就比胖子更早。

    假使林彤的感应是对的,三人在这里迷了路,就算平常脑子不怎么能转弯,这么长的时间,为了逃生,能想到的法子也早想到了,包括沿着河岸‘撤退’。

    窦大宝说,要不咱们干脆兵分两路,一路沿着柏油路往回,一路沿着河岸找寻桑岚等人。那一来,起码碰头的机率会大一倍。

    林彤插口说:你这样想没错,但反过来,咱们不光可能找不到人,自己还会走散。

    我说:都别讨论了,就直接往回走。

    说罢也不容其他人反驳,迈步就走。

    这会儿几人都忘了疲惫,只顾沿路向前,走了半个来钟头,所有人的脸色就都难看的不行了。

    林彤说:正常人的步速,每小时约五公里左右。就算咱走的慢,这也快两公里了。这两边的景物,真就和咱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窦大宝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慌慌跑到路边一棵歪倒的树干后头,人还没绕出来,就先怪叫起来:

    靠!还真是撞鬼了!

    我没过去,只是等他跑回来,和他四目相对。

    窦大宝皱着鼻子冲我用力点头:在,还臭呢……

    换别个,鬼知道他说什么。季雅云和林彤都未必明白他什么意思。

    然而我却知道,在来时路上,窦大胡子突然内急,故意落后一些,跑到树后出恭。

    路是先前走过的路,连拉过的‘便便’都还在……我要不是控制着脑子不发抽,就差问窦大宝有没有尝尝他自己的产物,还是不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了。

    事实是谁都没工夫废话,就只是一味往前走。

    果不其然,一路下来,竟真的又见到了来时临时歇脚的那个窝棚。

    窝棚里头的事物还和原先一样,我们之前点火的灰烬都还在。

    现在怎么办?季雅云这样问的时候,我都觉出她没抱得到答案的希望了。

    我说:什么都别干,生火,休息。

    谁都不是铁打的,再折腾下去,真要放倒一个两个,可就真困死在这儿了。

    四人是真累了,火刚点着,季雅云和林彤就各自挨着块破床板睡着了,窦大宝更是对着火堆冲盹。

    我累过头,反倒睡不着,身子酸软,索性悄摸从他挎包里翻出一瓶小二解乏。

    对着火堆,就着火腿肠喝着小酒,也不知怎么,脑子忽然就一抽抽,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看。

    季雅云和林彤都在酣睡,并没有异状。

    可我怎么就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呢?

    我平时不算有酒瘾,但人往往就是这样,特殊的环境,特殊的心境,即便乏的厉害,却是越喝越口滑,越喝越精神。不知不觉,竟把窦大宝的存货喝得一干二净。

    是人都得吃喝拉撒,我也不例外,感觉尿急,就想出去方便。

    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突然间,就有种被暗中窥视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经历的邪事太多,这方面我特别敏感,而且十分信任自己的感应。

    当即醒了醒神,原地打转抻了个懒腰,见窦大宝等人都闭着眼瞌睡,出其不意,猛地转过身,凭借感觉,一下把眼睛凑到了门上的一条裂缝前。

    透过裂缝,就见外面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刚开始我没反应过来,等琢磨过味儿,魂儿差点没吓飞。

    那闪动的东西,是他m的一只眼睛!

    为了防止野兽蛇虫进入,破旧的门扇是用树枝顶上的,我连惊带吓,根本顾不上多想,本能的就抬起脚,朝着那眼睛的下方踹了过去。

    门板早就有些腐朽,哪经得起力道,一下便四分五裂。

    我发誓,从我反应过来到踹门,中间绝不会超过五秒钟,但是门被踹碎,外头却不见那眼睛的主人,追出去也找不见人影。

    难道是我喝多了,看花眼了?

    窦大宝等人都被惊醒,窦大宝第一个跟着跑了出来,迷迷糊糊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发现潘潘她们了。

    我没回应他,就只杵在原地发愣。

    同样跟出来的季雅云看出不对,小心的问我怎么了。

    我照样跟没听见一样。

    窦大宝凑过鼻子在我身上闻了闻,一摸挎包,不禁骂道:我日,这小子是喝懵了吧!

    林彤是最后一个出来的,看样子,她并没有变成魇婆,而且还睡得很安稳,到了眼巴前也还眯瞪着没弄清状况。

    我见状不由叹息一声,涩声对窦大宝说:

    我真想自己是喝懵了,可你们要和我看到的一样,那就证明,我还没疯。

    你看见什么了?窦大宝转着脑袋四下张望。

    再看季雅云和林彤,也是左顾右盼,一脸茫然。

    我只能苦笑:我们迷路了,不光迷了路,而且,还迷了心了。

    你个没出息的,就是喝懵……

    不等窦大宝说完,我就从后头攥住他的脖子,指着地面让他看,你说,咱谁喝懵了?

    直到这会儿,他和林彤也没反应过来。

    倒是季雅云愣怔片刻,忽地一声低呼:老天,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