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继承人〕〔核渊〕〔雁阵惊寒〕〔纨绔圣尊〕〔无敌天帝〕〔武霸帝尊〕〔绝代枭神〕〔股海群侠传〕〔总裁爹地超给力〕〔医武兵王〕〔你好,邬先生〕〔文娱从综艺开始〕〔灵魂冠冕〕〔纵横九千年〕〔南风熏熏〕〔科技传播系统〕〔本宫躺红娱乐圈〕〔人间杀神〕〔神级高手〕〔于珊珊的忘忧酒馆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七章 荒村破庙
    季雅云的反应,印证了事实。

    我当即仍攥着窦大宝,另一只手朝远处一划拉,绿了,开春了!

    要换平常,就算再紧张,窦大宝多半也会插科打诨,问谁‘被绿了’,然而这次,当他和林彤反应过来,全都瞠目结舌,就只差下巴颏没掉下来了。

    绝不能怪他俩反应慢,而是正常人对细节的变化可能很敏感,但整体环境若是在眼皮子底下产生变化,反倒不容易被一时间发觉。

    我们现在面临的遭遇就是——‘春天来了’。

    这一路来,所看到的全都是冬末的荒芜,但仅仅只是过了这一阵,再看去,放眼竟全是新绿。就连我们暂歇的窝棚,外面覆盖的枯藤,都已经生出了绿叶。

    窦大宝缓过来第一句话便是问我:我这一觉睡了多久?

    我刚才没看时间,也没瞎子掐心思点的能耐,就说:

    你们睡着了,我没睡,半包火腿肠,三瓶二两的二锅头,就算吃喝的慢,最多也就两三个钟头。

    嘴里说着,还是翻出手机想察看时间,却发现根本开不了机。

    窦大宝、季雅云和林彤拿出各自的手机,也是一样。

    季雅云到底心细,问我刚才就算发觉不对,为什么又会无缘无故踹门。

    我心想偷窥那人寻觅不到,此时说出来也只会造成恐慌,干脆就说我喝得多了,心里烦躁,踹门只为发泄。

    窦大宝的脑回路不同常人,吃惊过后,竟然从地上拔了根草茎,放在嘴里嚼了两下,呸道:

    要我说,这种情况倒也不坏,咱们带的干粮可是有限。现在好歹到处都能找到野菜草根果腹,不至于弹尽粮绝被活脱脱饿死。

    说完就冲我挤眉弄眼,我懂他意思,也想起我最初想要出窝棚的目的,就直接对季雅云和林彤说:

    你们在这里等着,别动地方,我们去后头方便一下。

    我和窦大宝绕到窝棚后头,我边解裤子‘放水’,边小声把被人窥视的事对他说了一遍,让他别声张,就只小心提防。

    窦大宝点头,还是纠结的问我,他到底睡了多久,我是不是当间也迷迷糊糊睡着了,要是那样的话,一觉醒来,时空变换,倒是能勉强说的过去。

    我果断让他别天马行空放飞思想,目前这种状况绝不正常,但绝不会是时空逆转那种科幻电影里才有的状况。

    ‘一夜回春’这种只在童话和魔幻故事里才有的桥段,居然被我们遇到了,所有一切都那么的真实。别说我现在头昏脑涨,就是瞎子这风水大家,又或静海和尚在这儿,也未必能给出解释。

    既是如此,那就泰然处之,只管先找到桑岚她们再说旁的。

    回到前头,林彤和季雅云正一起抬头看天,到了跟前,不等我发声,林彤就低下头,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我。

    她拿出来的,是之前曾用来‘催眠’轩生的古董怀表。

    我也隐约觉得好像忽略了点什么,见状接过来,弹开表壳一看,顿时一愕。

    表针不再走动,停止的时间,是四点五十七。

    老式的表都是机械齿轮装置,见没有明显进水迹象,我就试着给表上弦。

    听声音,没有任何故障,但表针就是不走。

    别费劲了。林彤把表拿了回去,这不是表的问题,我怀疑,从昨晚咱在河滩发现脚印开始,时间就已经停了。

    季雅云也望着我道:现在的天色,和之前咱们到这窝棚的时候差不多。要按你说的,我们睡了两三个钟头,这天早该黑了。

    林彤接口说:还有一点可以证明,那就是,睡觉前,我已经做好准备,等那个林彤出现了,可是,她并没有出现。我能感觉到,她还在,只是,她的力量变得相当薄弱,好像再没有以前的能力了。

    我说:这都不是重点,要是都有劲头了,那就继续找人。

    现在可以认定,我们的确是迷路了。而且迷失的不光是路径,似乎还有时间。

    经历过太多的迷局后,我作风早有改变,最初目的排在首位,除外,一切因素都可忽略不计。

    这样一想,目标反倒明确了些。

    假使这神秘‘迷宫’的起点和终点,都是我们过桥后的那条路,那么,两头都可以暂时忽略不计。地理最‘复杂’的位置,也是桑岚等人可能的所在,就应该是中段,也就是村子里头。

    窦大宝听了我的分析,连连摇头,她们来这儿的时间可是比咱们要长,真是迷了路,那村子的犄角旮旯早该转遍了。换位思考,我要是胖子,就横下一条心,离开村子,不走主路,另辟捷径,直奔荒野……

    胖子不是你!

    我瞪了他一眼,就是他们和咱们的遭遇相同,你还能指望一个习惯抽高级雪茄的死胖子,能跟咱们一样捡野菜吃?还是你觉得桑岚跟大背头,哪个是吃糠咽菜的主儿?

    季雅云突然小声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让她再说一遍。

    她表情有些奇怪,但还是稍微抬高了点声音:

    两年前去郊游,岚岚还指着麦子地说是韭菜呢。

    窦大宝不明觉厉,使劲点头,还是祸祸说的对,得去村里找他们!

    ……

    重又回到村落,四人彼此顾望,都是欲言又止。

    最终还是林彤勇于在我这个‘师弟’面前发表意见:

    天色还是没变化,不过,这村子虽然残旧,却好像……好像比咱之前来的时候‘新’了一些。

    窦大宝蹲在路边拔了个草根,回过来在我眼前晃了晃,把草根叼在嘴里,嚼吧着问:

    咱要不要再去河边看看?

    不要!

    不去!

    季雅云和林彤反应出奇的一致。

    要再去河边,一回头,还是原先的路,咱是不是还得再走一回?我斜睨窦大宝,一把将他嘴里的草根拽下来扔了,嘴别那么糙,你知道这玩意儿有毒没毒啊?

    啧,这是茅根,乡下最常见的,你别说你没吃过!

    我吃过!可特么这里的茅根我没吃过,也不敢吃!

    我说话多少有点冲,窦大宝也不敢吭声。我按了按他的肩膀问:

    你要是饿了那么多天,回到这儿,最先要去哪儿?

    窦大宝左右看看,指着连绵残屋中最高的一个房顶:那应该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就算荒废了,也说不定会有鱼干肉脯之类的。

    那还不走!

    为了缓解疲劳烦躁,我们边走边胡说八道,进了村子,来到窦大宝先前指的那栋房舍前,一看门头,就都有些失望。

    这绝对算是高门大户,而且保存的相对完整,可一眼望之,这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屋子。虽然门头缺失牌匾,也能看出,这是间类似祠堂或者庙宇的建筑。

    眼见大门内院中杂草没过膝盖,又是一派死气沉沉,两个女人都有点发怵。

    季雅云终是忍不住说:我了解岚岚的性格,她绝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我虽然看出些怪异,但对她的话深表赞同,当即就说去别处寻找。

    哪知刚转身走了没多远,猛然间,就觉得心口一阵发闷,一个没忍住,竟是捂着肚子呕了出来。

    关键吐出来的不光是食物残渣和酒水,而是掺杂着殷红的鲜血。

    季雅云等人都大惊失色,窦大宝更是掏出随身的云南白药,说里面的保险子可以暂时止住胃出血。

    他说的似乎不无道理,毕竟我到现在都没合眼,还喝了那些个酒。

    可稍微缓过来些,我没接白药,而是扭头就往回跑,桑岚就在这里头!

    最初和桑岚接触,是因为季雅云‘中邪’。

    之后却因为尸油的事,让我和桑岚之间有了一种特殊的感应。

    这种感应并非时常出现,但作为医科生,最能分辨身体感受的与众不同。

    我急着跑回那庙宇般的建筑,蹚着草迈过庭院,来到正殿,大门却是上了锁。

    窦大宝当即翻出把螺丝刀,就要撬锁。

    我急忙拦住他,别乱来,这里不知是祠堂还是庙宇,在这里强行破锁,等同明火执仗的抢劫,是会……总归是不好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这一套?窦大宝急眼道。

    我勉强道:干一行就得守一行的规矩。

    说话间,从如意扳指中弹出一枚簧片,捏起挂锁,试着捅了进去。

    林彤啼笑皆非,你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这和撬锁有什么区别?

    我边试探边说:区别大了,单说现代律法,入室行窃和入室抢劫能一样吗?再则,外八行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或者说是‘信仰’,那就是天佑贼盗不保抢匪。贼偷尚有回头路,抢匪遭遇事主,难免杀生害命,真就罪不可赦……

    说话间咔嚓一下,锁簧弹开。

    急着推门进屋,只见大殿中高高供奉着一具泥胎塑像,两边分别立着金童玉女。泥胎早已斑驳不辨相貌,露出泥胚本色。但细看下,却还有些宝相庄严的意味。

    窦大宝绕着泥塑前后转了一周,摒了摒气,冲我摇头,没人……说实话,也不可能有人对不对?那锁都锈了,这里也没后门,除了咱,还有谁能进来?

    不等他说完,我就猛地打断他道:桑岚一定到过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手术直播间〕〔1255再铸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