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无敌医仙〕〔野心领主〕〔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夏季蓝颜〕〔绝世仙尊在都市〕〔富豪公敌〕〔一胎双宝:总裁爹〕〔农门猎女〕〔血殿归来:傲娇女〕〔在偏执墨少怀里逃〕〔穿书后我成了男主〕〔恰似星沉〕〔这个学渣我罩了〕〔不为天狩〕〔剑仙在此〕〔重生后我成了死对〕〔无敌霸帝〕〔重生后我太难了〕〔都市全能医皇〕〔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二十四章 倒流香
    我对史胖子说:当日你也在狮虎山,进过虎口洞,你难道还没觉出,凌家人所做的一切,甚至包括百年前十莲塘的毒凤担阳,很可能都是为人所利用了吗?

    话不说不明,胖子到底不是傻子,听我话里有话,脸色越发难看。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等他再开口,就问道:

    你们凌家把氏族看的这么重,应该有家谱之类的吧?

    胖子说有,我赶忙问:

    那你知不知道,约莫……约莫百年前,就是你先人建造毒凤担阳局那会儿,你家有个长辈,是正宗三清道士?

    你说的是凌风道人?胖子看我的眼神越发疑惑。

    季雅云看向我,神色复杂道:

    原来凌风那次离开童小秋,是想去阻止家人建毒凤担阳。

    我唏嘘不已,心说还真是天底下的巧事都让我给碰上了。

    胖子这会儿彻底没了先前的心气,追问我关于凌家还知道多少。

    我只能是拍了拍他肩膀,说我对凌家的事知道的并没有多少,只是前不久,才见过他的两个‘祖宗’,了解到一些发生在凌风身上的事。(童小秋虽然没进凌家的门,但也算是他凌风的人,说是胖子的祖宗也不为过)。

    胖子咬牙说,等离开这里,再跟我好好掰扯算账。

    一句话立刻激起窦大宝的共鸣,咱是得赶紧想法离开了,要是先前,还能说挖草根野菜吃,可这里的村民居然吃人肉……这里的东西我是什么都不敢入口了。

    我问史胖子:郑月柔的邪术就是以草木为本,那多半是得自她父亲的传授。你对她那一门的邪术,了解多少?

    她那一支的法门,我虽然不怎么会,可也看过相关的记载。

    胖子抬头看着中间的泥塑,喃喃道:泥胎是掩人耳目,真正供奉的,应该是一个庇佑本家的草仙。可就想不通,就算这里香火不断,也不至于出现这样的怪事……

    我问他,可知道那所谓的草仙是什么?

    胖子摇头,说自打毒凤担阳成局,凌家人就各奔东西,他也是狮虎山那次才遇上郑月柔的。对她们那一支的经历,也不了解,也就无从知晓供奉的草仙是谁。

    潘颖本性不改,好奇的问我,草仙是什么,是不是就是草木成精?

    我无奈跟她解释,草仙不一定就是草木精怪,事实是,我也不怎么相信草木成精一说。

    所谓的草仙,其实就是一种‘自封’。

    就比如某人、某鬼,甚至是某个动物植物,有了些修行,就自称是大仙。这很有点‘草根’自我扬名的意思,真要说起来,就和东北七十二路野仙,以及传说中,灌江口二郎神君麾下的一千二百草头神仙有几分相似。

    胖子还在苦思冥想,为什么会‘迷路’,甚至出现‘时空逆转’的怪异现象。

    我搡了他一把,别愣想了,要我说,问题多半还是出在这邪庙上。

    胖子抬抬眼皮,要按你的意思,就把另外两座泥胎也砸了?

    我指了指地上的女童干尸,正色道:

    你要是认为拿活人作香炉是对的,那咱们就别废话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胖子嘬牙道:都特么到这份上了,我还顾虑个毛啊?我就是担心,这泥胎里要是真有什么邪门的东西,要是放出来,咱未必对付得了啊。

    我说:那你是想放手一搏,还是想困死在这儿?

    艹,成,你就说,咱怎么干吧!胖子捋胳膊挽袖子道。

    咱就照葫芦画瓢,你负责撒尿断根,我负责砸泥胎!

    胖子脸色涨红,我特么哪儿来那么多尿?

    我猛地往后一蹦,没尿也得硬尿,没童子尿,怎么断邪根?

    童子尿?潘颖听出苗头,蓦地一挑眉毛。

    你狗日的,到底还是说出来了,老子和你拼了!

    胖子这‘温室里的黄芽菜’,脸皮到底是嫩,竟当真扑上来要跟我拼命。

    窦大宝这时倒是帮了大忙,横下拦在当中,把一瓶矿泉水塞给胖子,别激动,别激动,大局为重,大局为重。要我说,这泥胎有两座,不是一泡尿能解决的事。你先喝水,先攒攒,头一趟活,我先来干。

    窦大宝这‘小佛爷’是童子身,这点我早知道,这会儿他能说出这话,真是够‘大局为重’了。

    胖子见潘颖坏兮兮的眼神斜向窦大宝下边,心里多少平衡了些,拧开瓶盖,边喝水,边狠指我两下,表示这事儿没完。

    窦大宝问我:泥胎有俩,咱是直接对正主下手,还是先干掉丫的‘副手’?

    我刚一犹豫,潘颖就不安分的凑上来问:

    你们先跟我说说,为什么非得用童子尿才管用啊?

    他姓徐的说这是活香,其实是外行话。这丫头充其量就是香炉,而且只是其中一部分!

    史胖子这会儿也是彻底‘不要脸’了,指指地上的童尸,又指了指扎根落地的供桌,解释说:

    其实这供桌、烛台,连同两边的金童玉女,加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香炉’。只不过,这和寻常的香炉不一样,香不是往上,而是倒流香。

    这供桌本来是吊死过许多人,被死气耗死的大树树墩,外表被制成了供桌灯台,根系却还深藏地下。而且两边都是用特别的法子,将根须引入‘金童玉女’的脚底板的。

    他是急得显摆,潘颖可是听得脸都白了。

    倒退几步朝那童尸脚底看了看,妈呀一声尖叫,直接躲到了桑岚身后。

    这时,半晌都没再开口的林彤忽然说道:

    正中的塑像并没有意识,或许曾经有过,但现在已经成了死物。我倒是感应出,左边的泥胎里好像有什么,只不过这种感觉很奇怪,我也说不出来那是怎么个意思。

    见她边说边走了过来,我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她打开我的手,眼珠灵动望着我说:是我,你姐!

    我也顾不得和她多说,跳上神台,冲窦大宝一抬下巴,示意他‘动鸟’。

    林彤突地一把拽住窦大宝,摇头道:

    要我说,你们还是别用这法子了。我有种感觉,不管左边这泥胎里的是什么,都不应该再被亵`渎。

    不等她话音落定,我已然抡圆了轮胎扳手,却是砸向中间的泥胎坐像。

    我突然反其道而行,固然让所有人意外,可看到泥胎中的事物,除了胖子反应迟钝,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不同程度一声惊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天下无敌〕〔一胎二宝:冰山爹〕〔混沌星墟〕〔剑魁〕〔荒川雪〕〔商场大咖〕〔村野小圣医〕〔诸天武道馆〕〔昭昭红妆〕〔漆黑之灵〕〔万象天劫〕〔山海伏世录〕〔纹武天下〕〔神棍都市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