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纹通天〕〔银子太多怎么办〕〔地球穿越时代〕〔太虚轮回〕〔神树领主〕〔重生我是一个神〕〔星辰之泪〕〔龙血荣耀〕〔战血王座〕〔神话之最强召唤〕〔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开天录〕〔天衍乱纪〕〔龙的法则〕〔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我自镜中来〕〔三寸人间〕〔原始族长〕〔剑仙在此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二十八章 巡海夜叉
    胖子认定我藏私,在下面骂骂咧咧。

    我被他吵的心烦,就说:“你再不闭上臭嘴,等洪水消退,咱两拨人就分道扬镳!”

    说是两拨人,胖子心里却有数,双方一汇合,再要分拨,他那一拨,十成十就只他自己。

    史胖子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终于不再声张。

    我目测了一下和那侧梁间的距离,把尼龙绳拽上来,丈量一下长度,绑在了腰间。

    窦大宝这时也凑了过来,问我要干嘛。

    我只冲他使了个眼色,他就心领神会,借助有限的阁板宽度勉强扎了个侧马步,一手和我紧握,前面的脚外侧和我的脚背顶在一起。

    这个动作我俩配合的天衣无缝,那是因为,过年的时候,才在莲塘镇庙会‘套圈’的摊子上,套了两包假烟和一瓶大雪碧。

    在窦大宝的协助下,我大半边身子探出阁板,终于够到了侧梁,低眼一看,就见史胖子在正下方仰脸往上看。

    我无声的抿出口唾沫,嘬唇吐了出去。

    “怎么着?房顶漏水了?该不会这庙要塌了吧?”

    在胖子的疑问声中,我一把抄住梁上暗藏的那东西,缩回了阁板上。

    仔细一看,我和窦大宝都愣了。

    这时潘颖也终于忍不住凑了上来,“耶?怎么会有只泥猴子?”

    这时我才说明之前再次见到秃毛老猴的境况。

    那梁上暗藏的,的确是一只巴掌大小,泥捏的猕猴。却是蹲身搔首,活灵`活现,和下头老猴的尸身大相径庭。

    桑岚也看清了这泥猴,讶然道:“这难道是蜕骨正灵!”

    “蜕骨正灵!”我脑子里的某根神经猛一跳。

    桑岚闭上眼,似冥想了一下,睁开眼冲我点头:

    “这的确就是蜕骨正灵,只是鬼堂也搜寻不到它正元所在。我想……它的正元应该没有成正果,而是被凡念执着耽误,留在俗世凡尘被消磨殆尽了。”

    潘颖询问,什么是蜕骨正灵。

    我心里正琢磨一些事,就让桑岚跟她解释。

    可听了一阵,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按说何谓‘蜕骨正灵’,由桑岚这个鬼堂香童解释最适合不过。

    但这新晋香童虽然得了胡巧燕残魂灵念,真解说起来,都是话绕着话,极难让人听懂。

    我知道潘颖和窦大宝都是不打破砂锅问到底誓不罢休的主,只好大白话说:

    蜕骨正灵是针对地仙、野仙的说法。肉身坐化,法身在哪里继续修行,那修行之地,就是蜕去骨肉凡胎,正灵所在。而当地被供奉的神像,就被称之为蜕骨正灵。

    见窦大宝和潘颖俩人还一脸半懂不懂,索性说:

    “天底下关帝庙那么多,关二爷总不能轮流住,得有个自己的正宅吧?地、野、草仙的正灵在哪儿,就相当于佛家、道家,正宗的道场所在。就比如南无观世音菩萨在南海,吕洞宾吕祖爷在蒲州吕公观是一个道理。是真正本主能直接接受香火供奉,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个环节。”

    窦大宝和潘颖对视一眼,同时看向我:“这庙里供的草仙,真是猴子?”

    我摇头,“看格局,这压根就不是庙宇道观,而是一座祠堂。可祠堂是供祖宗的,谁会供个猴儿?

    要我说,正当间受供奉的泥塑是假,甭管外表是谁,都只是为了哄骗某些人。而泥胎中的坐化猴尸,好像是……是不懂行的人,听信某个邪说刻意隐藏其中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祠堂中所有香火,除了少量被活香炉鼎吸纳,其余都被这泥猴所受用了!”

    我说的自己都乱了,潘颖却用一句话做出精确总结:“总之这里供奉的就是只猴儿!”

    我无言以对,这时,潘颖一只手搭住我肩颈,套近乎的问:

    “我也不问你这半吊子,是怎么才能和‘大仙’亲密接触的了,你就说,和猴儿仙勾肩搭背是怎么个感受吧?”

    她纯属胡闹,可听了这话,我心里却猛地打了个突。

    不等她再胡说,一把推开她,探出身,冲下方的胖子喊道:

    “死胖子,你看看那猴尸后颈部·位,是不是有几粒像算盘珠似的突起!”

    胖子这会儿还卡在那儿,嘴里叨咕了句什么,我没听清,跟着就听他大声回道:

    “有!后脖子上真有几个突起,毛都秃了,就跟玩文玩的人盘的珠子似的,光·滑锃亮!”

    我猛吸口气,浑身一紧,跟着猛一松,整个人差点软倒。

    “怎么了?”季雅云急忙扶住我。

    我缓了好一阵,才抬眼看着她喃喃道:

    “我好像真的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迷路’了……”

    眼珠转动,我陡地挺起身,再次向下面的胖子喊问:“胖子,你冷吗?”

    史胖子似乎怔了怔,仰脸道:“你一说我才想起来,我特么泡水里是挺不好受,可这个节气,我怎么不觉得多冷呢?”

    跟着猛一抬高嗓门:“我去!大水退的这么快?!”

    我一看,可不嘛。

    刚才还淹到灯台的水位,此刻已经下降到桌面下头了。

    这次不等潘颖这好奇包发问,我就快速的收好泥猴,猛一摆手,“赶紧下去!”

    除了林彤动作稍微迟缓点,总算是借助绳索,顺利的直接下到了神台上。

    正中泥胎中猕猴尸身仍在,我径直过去,果然就像胖子说的,猴尸后颈部·位有明显凸起。

    我也懒得看了,直接闭上眼,伸手去摸,指尖感受到的差异直让我心跳越发剧烈。

    “我靠,你能不能别那么神叨?我卡住了……你先把我弄出来成不成?”史胖子都快带上哭腔了。

    我猛然睁开眼,“别特么哔哔了!甭管你们凌家是不是被人蒙蔽欺骗,把事儿做绝到这种程度,也是够了!”

    胖子被我的骤然爆发吓得没敢吭声,我匀了口气,问:“之前我拼那具骨骸的时候,你也看见了,你是不是也发现,那骨骸一只手的拇指比另一只手要粗长?”

    “这……这我没留心啊?”胖子为求脱困,干脆将背囊丢到我脚下,“要不你再翻出来,再拼好看看?”

    “不用了!”

    我提起背囊扛在肩上,示意窦大宝帮忙,跟我一起把史胖子从泥胎后抬了起来。

    就耽误这一会儿,再看下方,水深竟是只到膝弯了。

    胖子一脱困,立即就想抢他的背囊。

    我和窦大宝同时动手,一边一个按住他肩膀。

    我深吸一口气,对他说道:

    “要想离开这里,就必须得把这骨骸妥善处理。”

    胖子刚才怂,是因为我们在上,他在下头卡着,前途命运未卜。

    这会儿直面相对,又发起了狠:“别特么跟我来虚的玄的!老子也学过!这充其量就他娘是一堆被煮熟的人骨头,难道还能作怪不成?”

    我不怒反笑,“要是普通人的骨头,自然不能作怪。可这特么的要是巡海夜叉的骨头呢?你说,这骨头能不能整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偏执反派的小〕〔我真没想出名啊〕〔这号有毒〕〔黑龙法典〕〔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恐怖复苏〕〔绝对一番〕〔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初恋小酥糖〕〔暗黑系暖婚〕〔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斩月〕〔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