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纹通天〕〔银子太多怎么办〕〔地球穿越时代〕〔太虚轮回〕〔神树领主〕〔重生我是一个神〕〔星辰之泪〕〔龙血荣耀〕〔战血王座〕〔神话之最强召唤〕〔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开天录〕〔天衍乱纪〕〔龙的法则〕〔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我自镜中来〕〔三寸人间〕〔原始族长〕〔剑仙在此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三十九章 眼疾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仔细打量这青年,和我年纪不相上下,戴着一副金属细框眼镜,稍显瘦削,但十分白净。

    我向他伸出右手:“你好,徐祸。”

    青年和我握了握手:“你好,李闯。”

    我多少有点啼笑皆非,他的外形可是跟闯王李自成天差地别。

    李闯明显不是那种话多的人,只和我握了握手,接下来就有些冷场。

    事实是,他才把手收回去,目光就转到了季雅云和桑岚身上,显得有些呆滞。

    我倒没觉得他有多无理,要比起刚认识窦大宝那会儿,窦大胡子一口一个‘大美女’、‘美女’,他可是正常多了。

    于问事到底年长,咳了一声,让李闯去倒水,跟着径直走到炕前,侧身坐了下来。

    这时我才发现,炕头上还歪坐着一人。

    我感觉奇怪,这大白天的,怎么还拉着窗帘。要不然我早该看见那人了。

    于问事拉住炕上那人的手,抱歉的对我们:

    “这是我老伴儿,她身子骨不大好,眼睛不能见光。”

    我出于职业本能,边走过去边问:

    “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过?是否受过外伤?”

    离近了才看清,那是个同样满头华发的老太。

    老太歪在被窝上,闭着两眼,眼周围有些细的嘎巴,看样子是常年流泪造成的。

    见老太模样依稀透着当年的清秀,我一时感慨万千。

    于我而言,仅仅只是过了不到半天,却先后见到了时隔几十年老两口的样貌以及生活状态。那实在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特别感触。

    于问事:“线儿她不是普通的畏光,是不能见天光。这毛病是从离开七河口窝棚就落下了,大医院都去了,中西医都看过,也没查出病根。”

    季雅云走了过来,先是看了我一眼,又仔细看了看老太的眼睛,神色同样有些复杂,口中却道:

    “我能替老人家把把脉吗?”

    “你是大夫?”于问事诧异的看着她。

    季雅云脸有些发红,“不是,不过我刚看过一本书,觉得她的症状和书上写的有点像。”

    我差点一个白眼翻过去没能翻回来,不过这话由她出来,我多少还是替她有点底气的。

    于问事显得有点希冀落空的失落,但出于礼貌,还是让到了一边。

    季雅云拔了三根自己的长发,刚把一头系在老太的手腕上,那老太忽然一把攥住了她的手。

    季雅云被吓一跳,急忙起身往我身边退。

    “姑娘,别怕。我就是想问,我们见过面吗?”老太终于开口道。声音苍凉,却是苍老中透着慈祥。

    我替季雅云回答:“老人家,我们没见过面。不过,我们刚从七河口窝棚回来,在那里发生过一些事,所以……算是了解了一些您二老当年的状况吧。”

    “当年?什么时候?”老太问。于问事也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我尽量平淡的:“那时候,应该是村子才搬迁不久,差不多是四十年前左右吧。”

    老太‘哦’了一声,转向于问事,虽没睁眼,神情中却透着几分年轻女性才有的嗔意:“他的,是我才跟你从东北老家私奔过来,身无分文,到七河口捡人家的废屋,等着被水淹那会儿吧。”

    我能感觉于问事像是有点尴尬,忍不住‘火上浇油’:

    “就是那会儿,老人家,您做的干豆角焖猪肉真香。”

    于问事干咳了一声:“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这不怎么好解释,就权当是在海市蜃楼中看到的吧。”

    这么的时候,我自己都有种前所未有的古怪感觉。忽然有种分不清哪才是现实的偏离。

    于问事夫妇是在七河口窝棚举村迁移后才去到那里的,他们后来为什么会离开?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如果没有离开那里,会不会早已被泛滥的洪水淹毙,又或是,像我们所经历的一样,在‘错位’的时空中一直延续着他们‘年轻’的生活?

    “海市蜃楼?”于问事显然不明其意。

    我刚想掀过这篇儿,季雅云忽然拉了拉我,声:

    “看完了。”

    我这才发现,那三根发丝的一端,还被她拈在指间。

    我忍不住低声问她:“这法子我也在那本书上看过,那不是给鬼看病的吗?老人家是活人,你这……”

    季雅云微微摇头,突然凑到我耳边:

    “她这还是在七河口落下的病根,她应该是看见了不应该看见的,导致阴祟入目。她这眼睛,本来是治不好了,但是,我前后想了想,她这‘眼病’,你或许倒是能给她看好。”

    我不禁皱眉,老实,我之所以对那本医书提不起兴趣,实在是因为,当中记载,和我学习的医科理论背离太深。作为一个医科生,我是真打从心里抗拒那些‘土方子’。

    季雅云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冲我摆了摆手,轻声问老太:

    “老人家,当年在七河口,您是不是看到过什么特别的人和事?”

    她的声音很是轻柔,但老太却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恐怖的动静,竟吓得嘶声大叫,一头扑进于问事怀中,浑身颤抖不止。

    “奶,咋了?”

    李闯提着水壶跑了进来。见状,把水壶往桌上一顿,几步走过来,一手按住我肩膀,低声道: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已经打扰到我爷奶的生活了。现在,请你们出去。”

    季雅云急着:“你听我,我们就是想找出老人家的病根,替她治眼睛……”

    “出去!”

    李闯抬高了声音,竟是不客气的伸手推向季雅云。

    我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冷声道:

    “归,别动手,不然我不会跟你客气。”

    完,把他甩开,拉着季雅云就往外走。

    “等等!”于问事急道,“你们等一下!”

    他脱不开身,索性抬脚踹在李闯后腿肚子上:“你个瘪犊子玩意儿,瞎整啥咧?赶紧把人给我留住!”

    我从来都是走就走,是以话刚撂下,人已经走出几步。

    李闯硬着头皮追上来,想伸手拉我,被我一把将手打开,“我了!别跟我动手!”

    李闯绝不像他的外表那般斯文,仍是向我抓来,而且眉宇间明显带着怒意。

    我驴脾气上来,就想和他硬怼。

    得亏是季雅云在旁边拉了我一把,要不然,真要照我的性子去干,不之后事态的发展会有多大改变,起码让我错失了一次报答救命之恩的机会……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命阴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偏执反派的小〕〔我真没想出名啊〕〔这号有毒〕〔黑龙法典〕〔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恐怖复苏〕〔绝对一番〕〔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初恋小酥糖〕〔暗黑系暖婚〕〔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斩月〕〔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