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驭天下〕〔登煌〕〔战神十年归来沈七〕〔帝世无双〕〔万古帝尊〕〔都市全能医王〕〔重生之地狱难度〕〔氪金医生〕〔我就是卖猪肉的〕〔医路偷香〕〔我真不想做主角啊〕〔天降我才必有用〕〔魔法世界的邂逅〕〔重生黄金大时代〕〔扎针本妃是专业的〕〔偏执大佬又想和我〕〔天生绝配:恶魔影〕〔重生后在陛下心尖〕〔流年的小船〕〔你是银河赐给我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一章 洗眼
    线儿当时都快吓疯了,更可怕的是,那无端端冒出的‘屠夫’,居然看到了她,而且还提着刀,大步向她走了过来!

    老太缩进于问事怀里,不断眨动眼皮,几乎是哭着说道:

    “太吓人了!我想跑,可腿软,跑不动!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来到跟前,抡起刀,就朝我脸上劈了下来!我当时愣是吓的晕过去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就到了镇上……到了医院里头。”

    于问事替她捋着后背,心痛道:“你当时咋不说啊?你咋没跟我说啊?”

    老太摇头:“咋说啊?旁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啊?咱就那点钱了,粮票也没了,能进医院,还不是兜干净底了?我当时发高烧都烧到快40度了,要是瞎说,让人大夫赶出来,再让人送公安局,说咱宣扬封`建迷`信,那咱还活不活了?”

    我和季雅云面面相觑,好半天,季雅云才嗫喏着说:

    “她看到的……应该是那个村屠……”

    我点点头。

    李闯走过来小声问:“这算是病根?”

    我低声道:“应该是,我亲眼见过那个‘屠夫’,虽然不知道七河口窝棚曾经具体发生过什么,但那个家伙至死,嘴里都还含着‘巡海夜叉’的指骨,无疑是这件事当中……第二邪性的人物。”

    李闯点了点头,又低声对我说道:

    “七河口的事,我知道一些,过后我再跟你们说。现在,你就说,我奶的眼还能不能治好了?”

    我看向季雅云,却见她也正看着我。

    她长睫毛颤了两下,凑到我耳边,耳语了几句。

    “这真能行得通?”我头一回用不信任的目光对着她。

    季雅云从来都给人一种弱弱的感觉,这时却语气坚定道:

    “你是真没仔细看过那本书,我不光仔细看了,还和老何探讨过很多。我肯定,这办法一定行!”

    我和她对视一阵,果断说:“那就这么办吧。”

    等我把季雅云说的法子跟老少三口一说,于问事和李闯都大感质疑。

    李闯连连摇头:“这存粹是胡闹,哪有这样给人治病的。”

    于问事却是看着我疑问道:“这法子我不是没听过,你能说出来,我就信你。可我不确定,你具体要怎么做?还有,你学过吗?你的手,够稳吗?”

    我瘪瘪嘴,“这话你得问‘季大夫’,她才是主治医师。”

    “你能不能正经点?”季雅云差点没一脚把我踢飞,“你别吓人家了成不成?”

    于问事到底是经的事多了,察言观色后,在老伴耳边低语了两句,将其放平,随即走到我面前,看样子像是想拍我肩膀,手伸出一半,又缩回去,改为冲我抱了抱拳:

    “小哥,有劳了。大恩不言谢,我记心里了。”

    我忙说:“您言重了。放心吧,我不是剃头匠,但我本职是法医,我对我这双手,还是有自信的。”

    于问事又冲我抱了抱拳,招手示意李闯先出去。

    我拉住于问事:“您不留下陪您老伴儿?”

    于问事眼神闪烁了一下,半遮着嘴小声对我说:

    “我跟老太婆一台‘戏’唱了多半辈儿了,没谁比我更了解她。有我在她就是缩头缩脑的‘鹌鹑’,我要不在她身边,她就是软硬不吃、水火不侵的‘呆头鹅’!我就在外边等,完事儿喊一声就成,一切全靠你了。”

    我一噎,看着老头和李闯出门,冲桑岚努了努嘴:“你也先出去吧。”

    桑岚出门的时候,神情颇有些不忿。

    我心下苦笑,我倒是想人多壮胆,毕竟这样特别的‘手术’,我也是新媳妇上花轿——头一回。

    可这屋里拉着帘子,暂且不能打开,这种光线,我心里都未免有些发虚。要是旁边看的人心理素质不够,猛不丁一惊一乍,那可就不是砸锅的事了。

    我走到炕边,举重若轻的对老太说:

    “老奶奶,您经的事多,听说过剃刀洗眼这回事吗?”

    老太似乎愣了一下,下一秒钟,猛地抬起手,指着大门的方向,“你把死老头子给我喊回来!我非扒他一层皮……”

    我忙按住激动的老太,笑道:

    “您应该听说过,早先咱乡里的剃头匠,有三大绝活。”

    “哼,听过,掏耳朵、剃胎毛,还有就是洗眼。”

    果然就像于问事说的,老伴儿不在,老太婆就变得‘硬气’起来,“小伙儿,你跟我透个底,你以前干过这活不?”

    “还真没有,我刚才还在想,您这活我要是干成了,以后我就改行了。时代不同了,现在,又是老手艺吃香了!”

    说话间,我已经拿出了阴阳刀,深吸了口气,另一只手撑开了老太一只眼睛的上下眼皮……

    ‘刀锋洗眼’,常被称作‘刮眼球’,顾名思义,就是用锋利的刀片,刮净人的眼球表面。

    据说这法子,不光能让人神清目明,而且能够令人心目剔透,灵气更加充盈。

    这早先剃头匠的独门绝技,现下似乎已经失传了。

    我个人也不认为,这方法真正能起到作用。(事实是,诸如此类的‘土方子’,正是我排斥那鬼医之术的最大原因。)

    但是,要按季雅云这‘鬼医传承’的说法,这似乎又有些不寻常的道理。

    ‘线儿’的眼睛不能见日、月、星三光,是因为看到了不该看到的,阴祟入侵导致。

    即便有这样的手艺人,能够帮她‘洗眼’,也不会有太大作用。

    但是,在七河口窝棚,我不单先是砍下了‘村屠’的头,后来更是用阴阳刀,给那邪异的‘村屠’来了个大开膛。

    阴阳刀蕴含因果,代表着分明,有了‘村屠’的因,或许,就真能了结‘线儿’的果……

    我心里或多或少有点发虚,手底下却从来实在。

    虽然没干过‘刀锋洗眼’的活,但出于对人体构造的熟悉,倒还真能把握分寸。

    最后一缕寒光贴着老太的眼球表面轻轻扫过之后,连我自己在内,总共听到四下长出气的声音。

    除了我本人、季雅云和‘线儿’,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似缥缈般从阴阳刀中传来:

    “呼……饿了这些天,你倒是不失水准,好歹没辱没了咱‘祸禄喜’三把刀的名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神医仙婿〕〔1255再铸鼎〕〔伏天氏〕〔大医者〕〔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第一侯〕〔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无敌传人〕〔无缺道途〕〔僵尸被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