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无双大〕〔九境之主〕〔影祖〕〔天衍乱纪〕〔天地战记〕〔魔法科技大洪流〕〔我能看到准确率〕〔县令开了挂〕〔诸天老不死〕〔雁阵惊寒〕〔穿越者纵横动漫世〕〔都市大进化时代〕〔超能力者的修仙日〕〔剑主八荒〕〔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我打爆了诸天万界〕〔轮回堕神〕〔火影商店〕〔巫神创世纪〕〔咒怨图决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七章 尸体换了
    天才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回到于问事家,季雅云问我:帐收回来了?我收回来了。

    她也不问我那是什么东西,就只物有所值便好。

    见她秀眉微蹙,似乎有什么心事,我便问她在想什么。

    季雅云对我,其实她这趟比我从驿站晚回来了一会儿,不然的话,按她的生物钟,早该起床了。

    也就是我前脚刚离开驿站,那李季康老爷子忽然在楼梯上转回身,跟她了一句话。

    我奇怪的问:“他什么了?”

    季雅云眉头蹙的更紧:“他像是忽然想起来似的,的并不清楚,就只,‘夜叉’的帐,应该还没有完全了结。”

    我听的云里雾里,感觉肚皮打鼓,就:

    “夜叉的事大致终了,真要有少许遗漏,未必有太大关系。我昨个中午吃的太急,晚上没怎么吃,他家还有没有早点了?”

    季雅云:“给你留了,煮挂面,昨晚的剩菜当浇头。”

    史胖子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揉着肚子:

    “折箩面,好东西啊,听你一,我也有点饿了,劳驾,也替我来一碗吧。”

    见季雅云明显不知所谓,我失笑道:

    “折箩就是办酒席剩下的菜,是最早东北一带的法。你就把面煮的硬一点儿,把剩菜折在一起烩了做浇头就行。”

    就因为胖子这货肚馕太宽敞,本来应该挺丰盛的一顿饭,结果我就吃了个半饱。

    胖子把面汤喝干,抹了抹嘴:

    “刚才赵鹤家来人,车给咱修好了,就是电瓶老化,不蓄电,换了个电瓶。咱现在是怎么着?回啊?”

    “不回还咋地?难不成你还想戗于老爷子的行市,给人丧主当问事?”

    我问季雅云,于问事去哪儿了。

    季雅云:“老爷子本来是想陪老伴的,但你们回来前,赵家的人把他叫去主事了。”

    我正想,那咱们就去趟赵家,当面向于问事辞行,顺便把修车的钱给赵鹤。话刚到嘴边,赵鹤突然风急火燎的跑了进来,一进门就上气不接下气的:

    “不好了,出事了!”

    见他脑门冒汗,脸色却是煞白,我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出什么事了?慢慢。”

    赵鹤大喘了两口气,急着:“灵堂出事了,我岳丈的遗体被人给换了!”

    “什么?遗体被换了?”这下胖子和窦大宝也都凑了过来。

    赵鹤拉住我:“于爷您是替人平事的,要我赶紧请您过去一趟!”

    我:“好,赶紧走。”

    我让季雅云跟桑岚一起,先留下照看于老太。李闯本来也要跟着去的,不知怎么,听我这么一,就缩到一边去了。

    路上见赵鹤这本主脚下像踩了棉花似的不稳当,我也没急着问他具体怎么回事。等到了他家里,就见院外乌泱泱围满了男女老少,却没有一个人进去。

    赵鹤当先开路,好容易挤进门,隔着当院正见到于问事白眉深锁,在灵堂外屋檐下来回踱步。

    见我们来,于问事也不相迎,径自招呼我们过去。

    才走出几步,史胖子忽然拉了我一把,声在我耳边:“这事儿不对头啊,要我看,咱还是别参合了。”

    这个纯种吃货,刚才吃面的时候喝了早酒,我被他嘴里的味熏得皱眉,仰面避开些,刚要问他怎么个意思,就见他斜眼朝一个方向使了个眼色。

    顺着他眼神一看,我心就猛一提。

    隔着左边的院墙,外头是一棵大歪脖树,就在那棵树最高的一根树杈上,竟然吊着一个人!

    我表面不动声色,只让胖子先别多话。

    进了灵堂,于问事抬手一指停尸的门板,沉声:

    “这个是姚四,也是村里的人,本家的尸首,不见了。”

    按照当地的习俗,守灵期间,死者是一定要避三光的。事实上,这也是多数地方共同的规矩。

    所以,我们昨天来的时候,只看到遗体从头到脚盖着棉被。

    这会儿被子被掀开了一半,看那死尸的模样,和之前搭我们车的那老头,明显不是一个人!

    于问事到底是经的事多,事乱人不乱,低声给我们:

    “本来我今儿是不用到场的,但本家突然来人,灵堂的长明灯灭了,让我过来补救。要灯灭了,也不见得就是多大的事,毕竟人来人往,西北风一蹿,保不齐给煽灭了。可怪就怪在,我按老礼重新操办了些事,这灯却怎么都点不着了!

    我知道这里头肯定有事,问本家就只没什么特殊,万不得已,只能是从尸体着手。结果这一掀开被子才发现,尸体居然换了!不是本主,停在本家的屋子里,那灯自然就点不着了。”

    见我只是默然的察看尸体,赵鹤忍不住跺脚:

    “姚四叔昨个晚上还在俺家吃饭呢,咋个今天就这样了!是哪个杀千刀的办这该剐的事啊?!要知道是谁干的,我非跟他拼命不中!”

    我问:“死者有没有家人?”

    赵鹤看了于问事一眼,放低了声音:

    “有啊,他儿子媳妇都在村里,他那个儿,就是个酒腻子,这不,昨天晚上又喝大了,到这会儿全村都惊动了,就他两口子没来。我估摸着是酒还没醒呢。再了……人死了,死尸停在俺家,这要不弄个清楚,人本家来了,俺咋跟人家交代啊?”

    话的工夫,已经把尸体上半身仔细看了一遍。想起外头大树上吊着的那个‘人’,稍一犹豫,就去掀被子。

    刚掀开一截,胖子就倒吸了口冷气:“娘哎,咋就是他啊!”

    窦大宝却是一声惊呼:“祸祸,心!”

    其实不用他提醒,我也已经察觉到了异状。

    因为就在胖子一惊一乍的时候,那死尸突然就动了!

    窦大宝才一出口,我已经猛地转过身,单手掐了个法印,硬顶住了尸体的前额。

    虽然心里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定神一看,还是吓得头皮一阵发炸。

    死尸已经坐了起来,虽被我及时顶住,但仍兀自平伸着两手,不住的想往上挣。

    尸体的眼睛本来就没合上,这会儿更是眼底充血,鼓着的眼泡里全是无丝毫人性的怨毒。

    更要命的是,在被我用法印克制的状况下,死尸两手的指甲,竟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伸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命阴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剑神在星际〕〔这号有毒〕〔黑龙法典〕〔饲养全人类〕〔平平无奇大师兄〕〔三寸人间〕〔白昼之门〕〔恐怖复苏〕〔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初恋小酥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