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武通天〕〔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天问九歌吟〕〔绝代枭神〕〔我有一个熟练度面〕〔这个女仙不好惹〕〔我真不想做主角啊〕〔最初进化〕〔大荒原灵〕〔一眼万年唯爱永生〕〔我是法则之主〕〔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是半妖〕〔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医圣重生归来〕〔王者大陆and荣耀联〕〔天门谣志〕〔太虚传记〕〔我能看到准确率〕〔无敌从挂机开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八章 徐某人
    照片像是新近拍的,像素相当高。虽然只是局部,但可以清楚的看到皮肤的纹理,也就能够肯定,那是刺青的一部分。

    然而,我对人体的结构实在太熟悉了,虽然照片只是拍摄局部,我还是一眼就看出,那是一处绝不能够平展的部位。如果要将人这个部位的皮肤完全摊平,就只能是将皮剥下来!

    听了杜汉钟的‘故事’,再看到照片,我轻易就想象到了照片所拍事物的来源,同时也想到了故事中老板娘的下场。

    杜汉钟皱了皱眉:“年轻人,遇事别这么冲动。你应该知道,这件事发生的时间,距离现在太久远了,不管做这事的人是对是错,都早已作古。你意气用事又有什么用?”

    杜汉钟无疑是很能切入重点的,我本来怒火中烧,听了这话,下意识平定了不少。

    杜汉钟指了指我手中的照片,“要知道在当时,别说多数人都没见过照相机,就算是有相机,以当时的像素,也绝不能够清晰的记录刺青的细致。图案刺在皮肉里,想要描画拓印,也是不能够的。所以,我并不认为他们把老板娘的皮剥下来有什么不对。”

    “放屁!”我捏紧了照片。

    杜汉钟摆了摆手,“你不理解,我不怪你。等你仔细看过这两张照片,或许就明白什么叫迫不得已了。”

    不等我再开口,他蓦地抬高了声音:“这图案并非用类似鸽子、飞龙的血刺上去的,想要刺青显现,除了用朱砂,别无他法。”

    我本来还在气头上,闻言立刻想到一处不合逻辑的地方,“要照你说的,就算把人皮剥下来,不是也无法保存这图案?”

    我边说,边再度观看照片,然而只一眼,便被惊得呆了。

    杜汉钟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你终于知道这刺青的重要性了?”

    我盯着照片失神了片刻,才勉强回过些神,喃喃道:

    “这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

    杜汉钟说:“这虽然不可思议,却是事实!”

    我问:“照片是新拍的,也就是说,人皮现在你的手上?”

    “是!”杜汉钟点头,却说:“这正是我这次找你来的目的。”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杜汉钟像是想了想,说:“有些事还真是不能一下子说清楚,这样吧,你还是听我把故事讲完吧。”

    ……

    小杜本来就只是个穷苦的小学徒,但到了后来,却像是变了个人,变得狠辣决断,变得心机深重,那实在是因为,他生命当中出现了一个最为重要的人。

    小杜和那人的相识极其偶然,也极其巧合,巧到就像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一般。

    大约是在纸扎铺掌柜决定对小杜痛下杀手的一年前,那次,小杜受掌柜的指派,去城外给一户人家送订好的纸扎。

    那年月,交通相当不便,掌柜的吝啬,说事主家还在守灵,也不着急派用场,用不着雇车,只让小杜拉车送去。

    小杜拉着板车,赶了大半天的路,哪知刚一出城,突然下起了暴雨。

    这雨来的毫无征兆,又急又猛,没等小杜盖油布,一车的纸人纸马就被冲淋烂了。

    小杜当时可吓坏了,损毁了这批货,那就等同是要了他的命,回去是会被掌柜的活活打死的。

    他虽然心里惶急,但雨下得更急。无奈,只能就近找了间破庙避雨。

    小杜本来就只想避雨,哪知道一进庙门,就看见破损的神台上,居然摆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

    要以小杜平常的为人,绝不至于起贪念,但这庙也不知荒废了多久,周围也没人家,庙里空无一人,这包袱是哪来的?

    小杜犹豫片刻,还是决定打开包袱看看。一是好奇这包袱的来历,再就是寻思着先看看包袱里有什么东西,若是等下有人来认领,也好有个对峙。

    包袱才打开一半,小杜就惊呆了。

    那居然是一整包的钱和金银首饰!

    正当小杜发呆的时候,后腰猛然传来一阵刺痛,跟着就听一个声音在耳边狞笑道:“金子银子晃眼吗?”

    小杜本来就有些心虚,这时感觉出后腰被尖锐的事物顶住,更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头都不敢回,哆哆嗦嗦问道:“这东西是你的?”

    回应他的是一阵冷笑,笑声中,小杜就觉得顶在腰间的东西猛地向后一撤。

    小杜虽然才学徒一年,但怎么也算是混街面的,再加上脑子本就灵活,立时就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小杜心想:完了,完了,这是要我的命啊。也罢,反正货物毁了,回去多半也会被掌柜的打死,早晚都是死,不如来个痛快的。

    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可刚一闭眼,就听身后“噗通”一声。

    小杜猛一激灵,睁开眼偷眼往后一看,只见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倒在地上,那人两眼紧闭,手里还攥着一根磨尖了的铁条。

    小杜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人多半不是什么好来路,刚才必定是想结果自己的性命。只是对方受了重伤,没等下得了手,就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要说还是人性本善,虽然对方无缘无故想要自己的命,可小杜见这人年岁和自己不相上下,又伤得惨重,也就只把他手中的铁条夺了,没有伺机报复。

    过了一阵,那人醒转过来,强撑着坐起身,盯着小杜看了一会儿,嘿嘿一笑:

    “你心眼倒是不坏,没趁机要我的命,拿了银钱逃走。”

    小杜说:“银钱不是我的,我就不会拿。我就问你,咱俩无冤无仇,你刚才为何想要害我?”

    那人又是一阵怪笑,说出的话,却让小杜内心一阵发悸:

    “我把包袱摆在那儿,本来是想当做钓饵,设计追杀我的人。我知道你是来避雨的,可怪就怪你年纪、身材,都和我差不多。所以,我临时改了主意。只要杀了你,再把你的脸划花,换上我的衣服。等追我的人来了,就会误认为你是我。到那时,我徐某人自然就可以瞒天过海,金蝉脱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初恋小酥糖〕〔从仙剑开始碾压万〕〔一剑斩破九重天〕〔从超神学院开始征〕〔都市之无限选择系〕〔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法爷永远是你大爷〕〔重生之最强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