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自镜中来〕〔三寸人间〕〔原始族长〕〔剑仙在此〕〔耀世神阳〕〔拜见大魔王〕〔绝武通天〕〔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灵界战雄〕〔我真是医仙〕〔异世争雄之乱世崛〕〔狂武斗尊〕〔反式攻略手册〕〔纨绔圣尊〕〔灵元灭世〕〔坠苍穹〕〔至尊全能战神〕〔桀夫难驯〕〔癫神路〕〔噬天为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一章 不敢吃螃蟹
    故事讲到这里,已经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杜汉钟显然摸透了我的性格,不等我开口,就说:

    “照片你看过了,应该能想到,故事当中的‘徐某人’,和你的关系非同一般。”

    “不好意思,你的故事实在很让人恶心,我对故事的主人公提不起任何兴趣。你就直说吧,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是真快要吐了,杜汉钟的述说,十分的简洁,几乎没有任何的修饰,偏偏‘故事’中的每一个人,都栩栩如生,随着他的讲述,就好像矗立在我眼前一样。

    拆白党,实际上就是骗财骗色的小白脸、吃软饭的,小杜和徐某人比起破庙中被灭口的三个家伙,算是拆白党中的佼佼者了。但对这二人后来的种种行径,我是绝对不可能苟同的。

    杜汉钟叹了口气,“其实你已经想到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了,只是人往往都更愿意自欺欺人。既然这样,我就明说了吧。那幅图案的内容,比起清明上河图还要复杂。其中不仅记载了许多奇门异术,更有诸多的预言。

    小杜和老板娘相处的一年之中,渐渐发现,当中许多的预言,竟然都成为了现实。那个时候,他开始觉得不安。他和徐某人都懂得物极必反的道理,所以他们决定,分别收藏人皮的一半。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窥探对方那一半。这样做就是怕洞悉太多天机,反受其累。

    我说过,小杜是我的一位先辈,他的人皮图案,传到我手上,已经有了残缺。我就是通过那图案上的预言提示,找到了徐某人的后人,也就是你的祖父,徐天从。顺便提一句,我们也是根据那幅画的提示,才找到老三的。

    我知道另一半人皮在你祖父手上,但一直都遵循先辈的约定,没有彼此觊觎过对方的那一半。不过现在不同了,你看到了,我变成了废人,但我还不想死。更主要的是,我还不能死。或许找到另外半张人皮,才能够令我康复。”

    我说:“那你找错人了。”

    杜汉钟说:“我知道,人皮现在还不在你手上。不过,二弟就只有你这一个孙子,他一定会把人皮交给你。只是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在什么时候,把东西交到你手上。

    就当是我们之间立个协议吧,等你得到那半张人皮,就把治好我生魂的法子交给我。作为交换,我答应你,一年之内,但凡我鬼山辖制之下的人鬼,绝不会再生事端。

    还有,下周一,我把萧静交给你。除此之外,我会隔一段时间,把我手上的人皮拍成照片传递给你。你先不用急着拒绝,把这两张照片带回去,先仔细看看。”

    杜汉钟打了个哈欠,用食指轻轻刮着鼻梁,似乎是又想了想,接着说道:

    “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但是赵奇那头,已经不受我控制了。我必须得告诉你,在三义园那趟之前,他不光争取到了章萍那样的邪鬼作为帮凶,而且,还从我这里带走了一个通晓算术的高手。章萍我交给你了,那个高手,你不得不防。因为有他在,赵奇很可能随时随地知道你在干什么。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人老了,精神头不济……你回去吧。”

    我没再多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原路回到上面。相同的房间,才一出门,回头再看,里头纸扎的事物,又都变得无比真实。杜汉钟仍是躺在摇椅里,闭着眼睛,神态威严中带着惬意。

    ……

    和杜汉钟的第一次正面接洽,可以说十分的‘平静’,然而他传递的讯息却让我感觉呼吸都困难。

    心乱如麻的回到城河街,还没下车,隔着车窗看到窦大宝店门口站着的一个身影,不由的太阳穴又一阵胀痛。

    “嗡……嗡……”

    看到手机屏幕上备注的来电人,我终于忍不住骂了句‘还他妈没完了’。

    拧着眉毛接起电话,听筒里立刻传来林彤的声音:

    “小师弟,你现在家里吗?”

    “刚到家,什么事?”我心说,难不成魇婆这么快就出状况了?

    林彤却莫名其妙的问道:“你家里有几口人?”

    “就我和我爱人两个啊,怎么了?”

    “不止吧?”

    我眉头拧的更紧:“姐,我现在头疼的厉害,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行,那我就直说了。这趟出门,不光是我,另一个林彤也是疲惫的很,所以昨个晚上我俩都是真睡死了。我早上乘车回来,在车上又睡过去了,结果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我稍稍坐直了身子。

    在我的印象中,林彤表达能力一向都很强,她现在前言不接后语,反倒让我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林彤说:“可能我说的有点乱,事实上我也说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么说吧,我人在车上睡觉,感觉就像是梦游一样,去到一个地方,见到了好几个怪里怪气的人……”

    听林彤勉强把话说完,我肚子已经快被倒吸进来的凉气撑炸了。

    林彤最后带着揶揄的口气说:“小师弟,我没想过你的业余生活这么丰富多彩,居然连孩子都有了。关键是,我头一回到你家‘做客’,你就害得我连螃蟹都不敢吃了。”

    挂了电话,我又在车上愣了好一阵,刚回过神想要下车,一转脸,就见贴着防爆膜的车窗外头,贴着一张人脸。

    “啪!”

    我在玻璃上用力一拍,跟着推开车门跳下车。

    癞痢头退到一旁,满脸感激的冲我点点头:

    “大宝兄弟已经把事都跟我说了,我也已经见过我老娘,她终于能得偿心愿了。”

    “那就好……”我刚说了一句,陡地反应过来,“你见过你老娘了?”

    “是啊。”癞痢头也醒过神来,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不好意思的小声对我说:“我也是才发现,我在意一个人,或者是有求于人的时候,相语才会管用。我老娘还没过头七,我……我是用相语,见到了她的……”

    我总算听明白了些,也顾不上感慨相语之术的玄妙,就只点头,“那就行,事办好了就行。”

    我说着就想回家,癞痢头却一把拉住我,支支吾吾的说:

    “兄弟,我……我还有件事想求你帮个忙。我老娘的心愿了了,但她老人家的墓地还没有购置。还有……她还是想在临走前,和小妹见一面。”

    我往对岸看了一眼,说:“你要觉得对面合适,就去找大宝,购置墓地的事,他能帮你。要见杨倩……我要是没记错,明天是老太太的头七吧?明天晚上,我让你们见一面。”

    话说明白,癞痢头没去找窦大宝,而是还跟着我往家走。

    我再也耐不住性子了,刚要呛他两句,他忽然拉住我说:

    “兄弟,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我老娘知道是你帮她达成心愿,就跟我说了一些事,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帮你,报答你的大恩。你听我说,这件事很重要,是关乎到兄弟你的婚姻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偏执反派的小〕〔我真没想出名啊〕〔这号有毒〕〔黑龙法典〕〔三寸人间〕〔恐怖复苏〕〔绝对一番〕〔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初恋小酥糖〕〔饲养全人类〕〔暗黑系暖婚〕〔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斩月〕〔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