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元灭世〕〔坠苍穹〕〔至尊全能战神〕〔桀夫难驯〕〔癫神路〕〔噬天为帝〕〔众生皆圣〕〔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华娱之闪耀巨星〕〔穿书之许愿系统〕〔第一至尊〕〔重生之龙腾校园〕〔山村小霸王〕〔万族之劫〕〔似尘如埃〕〔怒海狂少〕〔开局一条小渔船〕〔霸婿崛起〕〔我的农场有妖气〕〔神医妙相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二十二章 后边请
    我本来还暗恼癞痢头不长记性,胡乱卖弄,可听他这一说,不禁也为之一愣。

    癞痢头则是完全将‘杨三句’的家传戒条抛诸脑后,手指头都快戳到白晶鼻子上了,瞪着两眼说:

    “老实说,我第一眼看到姑娘你,就觉得你骨骼精奇,非是凡人。我要是没看错,你应该是八月中秋过后,月偏西厢被阴云遮蔽时降生。而且你出生时,刚好落下一场大雨!我说的对也不对?”

    白晶本来情绪就不稳,这下是真彻底被他给弄懵了。

    我刚想开口,冷不丁老古竟也皱起眉头说:

    “她要真是偏月落凤命格,又适逢中秋后第一场雨出生……那她不就短命鬼?她能活到现在,难不成,是有高人替她改了命格?”

    癞痢头见有了‘知音’,更加来劲,仰着头盯着白晶问:

    “我早先替人算命时,曾捋顺过近三十六年的老黄历,你就说,你是不是戊午日子时出生的吧!你还记不记得,你出生当天,正下着大雨……”

    “滚一边儿去!”

    我是真的忍无可忍,直接抬脚把这宝货给蹬出几米远。

    娘的,就算你有能耐,真特么算出了什么,她‘白骨精’又怎么会记得,自己落生时下没下雨?

    我转动眼珠,看向老古。

    老古本来也是一脸惊疑,和我眼神相对,立刻就读懂了我的眼色,当即摸着下巴,对着白晶点头‘感慨’道:

    “我活了这把年纪,命格出奇的人,是真见过不少。但像你这样,本该少年夭折,却能活到如今,还真是少见。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哈哈,我想此类话,就是针对你而言吧。”

    我暗暗冲老爷子挑大拇哥,心说:

    这才叫会说话呢。这老古头除去专业本职,因为情伤,大半辈子都沉浸于玄学,见闻之广博,未必就比谁逊色。但比起癞痢头这个正宗嫡传的相师,要更懂得人情世故。

    从我和白晶再进屋,但凡有点眼力劲,都能看出些端倪。

    ‘白骨精’都吓成那样了,他杨癞子还自顾自的白话……要我说,他早先挨怼还是太少。

    老古就不一样了,我虽然不懂相术,可也大致听出些端倪。偏月隐于乌云,凤凰于中秋拜月后,气力穷尽,落枝栖息,却偏遭大雨……虽然出身瑰伟,可那能是什么好命吗?

    老古也看出这当中有蹊跷,但也望见白晶情绪不稳,所以硬是把话说周全了,同时还唱了两句‘喜歌’,这在我看来,就是语言的‘艺术’。

    “哎,我说……”

    癞痢头刚又凑过来,就被老古这暴脾气一脚给踹到了一边。

    老古和我对了个眼色,没再就这个话题多说,而是反手一指那假山石,“年头太长了,要说验尸……不送去化验室,那绝对不可能。但通过采集表面痕迹,可以肯定两点。

    一,按照底部侧面水泥断面来看,这山石从‘整体’分割下来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

    二,我刚才大致判断了一下,这假山石的具体构成,除了你说的525r矿渣水泥,在从顶至下约三分之一的位置,河沙的掺杂密度较高。”

    我眼珠转了转:“您的意思是……这假山石不是一体成型?”

    老古摇摇头,“上下绝对是一体,就这一点……”

    他走到石头边上,朝一个部位点指了两下,“就这儿!时间不够久,我现在能发现的,就只这个地方,沙含量比其它部位高了四倍。”

    我下意识点点头,摸出军刀,白晶忽然一把拽住我,两人四目相对,她眼中竟隐有哀求之色:

    “你别乱来啊……我还不想死啊……”

    我只能是放弃原来的想法,收起军刀,左右观望。

    我必须得说,只要‘事不关己’,我还是很能‘高高挂起’的。

    具体表现在,我这会儿脑子还是很清楚的。

    刚才听白晶说昨晚她的经历,我就觉得哪哪儿都不对头。

    这时再看,就更觉得哪哪儿都透着怪里怪气。

    老古用手指点了我一下,“你别太着急了,平心静气……”

    与此同时,耳畔竟传来另一个声音:

    “要照咱家来看,这事儿有点玄!偏月落凤我是听过,可我怎么就觉得,这件事,像是由始至终,都有人在‘搞鬼’呢?”

    听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我多少有些心烦意乱,当即将如意扳指转了半圈,同时低声道:

    “别闹,我先捋捋。”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易。

    思索再三,我还是决定不管旁的,只按照自己的思路,从头再捋顺一遍。

    我对老古说:“教授,先去前屋坐会儿。”

    不由分说,把瘌痢头拽到前屋后门,转回头,看了白晶一眼,随即垂下眼帘。

    片刻,我眼皮也没抬的问白晶:

    “昨个回到这里前,在干什么?”

    白晶斜了我一眼:“刚出庭完。一男的喝多了,和人口角,被对方打了。嫌警察来的迟,把赶来的警察给打了……三方都理亏——当庭释放。”

    我眨眨眼,伸手拉住她,往后退。

    退进前屋后门,在前台黄鹂的注视下,直接退到大门外。

    再次转向白晶,不等我开口,白晶就率先对我说:

    “黄家传递的讯息,等同是限期要我为‘事主’翻案。我从小就过的不安稳,在法庭上能沉得住气,可回来之前,我就乱了。”

    她忽然抬眼看向我:“案件重演?你这么做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我微微摇头,“听我的。”

    拉着白晶进门,前台后的黄鹂,看着我俩,有点不知所措。

    我径直走到她面前,稍一犹疑,就问:“有什么事吗?”

    黄鹂看了白晶一眼,摇摇头,“没事。”

    我点点头,又问:“今天收拾办公室了吗?”

    黄鹂又是一怔,跟着又摇头,看向白晶,白晶一摆手:“小黄鹂是我的助理,也是我妹子。我没使唤过她,在办公场所,我们都是各收拾各的。”

    “啧!”

    我一皱眉,对白晶说:“你这就是不会配合!既然知道是案件重组,那你就是个旁边的摆设!怎么就多嘴多舌了呢?现在成了,你这一说,我也出戏了!”

    白晶眼望我,竟有些可怜巴巴:“那现在怎么办?”

    我说:“还能怎么办?我都不是你了,那不就该怎么个手续,就怎么来啊?”

    我转过脸,冲黄鹂眨眨眼,抄起台面上一杆水笔,顺手抓过本子:

    “约见大律师,是不是得先登记啊?”

    黄鹂倒是配合,点头道:“姓名、电话,最好把身份证号码记上。”

    我点点头,快速的写下所要求的资料,把笔一丢,抬眼盯着黄鹂看了一阵。

    黄鹂被我看的不自在,转眼看了看白晶,才又转向我:“白姐说过,只要是我拿不定的客户,一律后边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偏执反派的小〕〔我真没想出名啊〕〔这号有毒〕〔黑龙法典〕〔三寸人间〕〔恐怖复苏〕〔绝对一番〕〔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初恋小酥糖〕〔饲养全人类〕〔暗黑系暖婚〕〔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斩月〕〔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