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宠1001夜:总裁〕〔宋医生,谈个恋爱〕〔黑暗风暴〕〔宠你,是我一生的〕〔旱魃神探〕〔八零神医小辣妻〕〔韩少今天真香了吗〕〔无冕之王〕〔撩完就跑:清冷男〕〔轩辕青羽〕〔最强拍卖场〕〔敖婿〕〔无敌就是爽〕〔月下听寒〕〔斩尽诸天自为尊〕〔我的玄门二十年〕〔狂战武尊〕〔司少的重生娇妻〕〔重生之至尊天帝〕〔玄界军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二十七章 猴子穿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无广告!

    我叹了口气,心说算球,想要改变一个人的习惯,哪是那么容易的。

    同时也不禁从另一个角度对癞痢头‘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家伙张嘴就得罪人,可你要耐着性子听他多说几句,就铁定能让他带沟里去。

    这不,从王欣凤办公室出来到现在,他就没把话说全乎过,我特么偏偏硬是给他的前言不搭后语给吊住了胃口。

    我递了根烟给他,自己也点了一根,抽了一口,让他慢慢说,说仔细。

    反正都这样了,我还真想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野药。

    癞痢头点上烟,抽了一口就呛到了,咳嗽了一阵,又像是自我总结了一下,才对我说:

    “人的面相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兄弟,你承不承认,你这趟来,起码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一些人原本的生活?”

    我说:“承认。”

    无论这件事最后怎么收场,都得说,我们的突如其来,至少是打乱了王欣凤的日程安排。

    癞痢头说:“刚一看到那个王经理,她还没什么,可等她爹老王进来,她的面相突然就变了。那时候我说的是真的,她忽然变成了克夫相,保准能把跟她结婚的人克死。可那个齐瞳一进来,这特么形势就又变了。

    那个老王头,虽然不怎么命长,但本来还算是能寿终正寝的。可那齐总和你握手的时候,我就发现,老王头忽然乌云盖顶!等那姓齐的出去以后,再看他,可就不光是一般的倒霉了,而是要倒大霉,要没命地!”

    他说的着急起来,脑门竟觅出一层细汗,“要我看,不用等周末了。他们这俩人的婚是结不成了。不光结不成,老王头和他闺女,不出三日,必定命丧黄泉,而且,还都得是死在那个齐瞳手底下!”

    “有这么严重?”我越听越觉得玄乎。

    癞痢头又抽了口烟,把烟在烟灰缸里摁灭,“你难道没看出来,齐瞳的眼睛有什么不对劲?”

    听他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刚才我觉得齐瞳看着不舒服,貌似就是他的眼睛让人觉得奇怪。

    仔细一回想,他两只眼珠子,似乎是有点不一样。倒不是说像波斯猫那样明显的双色眼,而是左眼比右眼眼珠小一圈,而且眼珠的颜色要偏深一些。

    我试着问癞痢头:“雌雄眼?”

    癞痢头摇摇头,“算是,但不是普通的雌雄眼。他的右眼圆滑,黑多白少,透着明黄,在眼相中称之为猴眼;左眼狭长,眼珠虽然小了一圈,但瞳孔中透着血杀之光,是为蜂眼!

    生猴眼之人,机灵狡诈,贪婪多疑;而生蜂眼的人,则是表面合群,实则孤独、猖狂、性毒狠辣。若这两种眼相生于一人,在相学中有个特别的称呼,叫做猴子穿针!”

    “猴子穿针?”

    刘瞎子算是见闻广博了,但我却从未从他那里听说过此种眼相。

    癞痢头手背拍了拍手心,压着嗓子对我说:

    “一个是畜生,一个是毒虫;这针穿的进去,本主虽然会跋扈狷狂,但总算不会闹太大动静。可针要是穿不进,就会本性毕露,凶性大发!到那时,最先遭殃的,就是和他最亲近的人。因为他会认为,是这些人破坏了他的好事。<b

    r />

    还有,我看那姓齐的,左眼尾狭长的就跟针脚似的,那是蜂针显露之兆!要是没猜错,他身上已经背了人命了!都说万事开头难,要是没害过人,后果还不至于太严重。可有了开头,后面可就不会再手软了!”

    我听得心底有些生寒,眼珠缓缓转动下,当即道:“走,去餐厅!”

    癞痢头边走边说:“我就是想不明白一件事,咱这头还没露底呢,这变化怎么就这么大啊?”

    “我们这趟来,实在是我冒失了。要真是你说的那样,对方要是狐性多疑,而且还亏着心,恐怕……”

    我没继续说下去,只抬眼看了看走廊上方的摄像头。

    作为一家有相当规模的企业,各项设施无疑都是很全面的。

    餐厅是后边一栋专门的楼,一楼是工人和普通职员用餐的场所,二楼设有专门招待客户的包间。

    进包间的时候,齐瞳已经在场。

    坐在主位的老古冲我眨了眨眼,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却听老古笑道:

    “小徐,你是没想到,咱这回带小白来,还真是碰巧了。你就是脑子再好使,能想到人家总经理和咱小白同志是旧相识不?”

    我咧咧嘴,心说,你要不提醒,我还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

    白晶一直在摆弄手机,听老古说,也就只抬了抬眼皮。

    我刚挨着她坐下,手机就震动起来,掏出来一看,是白晶发来的短信:

    我上大学的时候,齐瞳替我们法学院做过工程,我那时候是学生会的干部,跟校领导一起招待过他们。

    我暗翻白眼,这特么还真是巧三碰上巧四了!

    饭吃了一半,老古突然对我说:“小徐,今天的酒喝得不错,我得倚老卖老,说你两句。你看看人家齐总,年纪比你也大不了几岁吧,人家可是管着上千号人呢。”

    齐瞳笑着摇头,“古老您说笑了,您也知道,这厂子是我爸他们老一辈打下来的江山。我没啥能耐,脑子也不够用,也就是沾了你们老一辈的福气了。”

    老古似乎喝得有点高,大着舌头说:

    “你要是这么说,我也不能当着你的面再埋汰我们家孩子了。要说真的,我们小徐比起齐总你也不算差,他可是也管着近千号人呢。”

    “啊?”别说齐瞳了,连我都听的一愣,心说这老头是不是真喝高了,这吹得都没边了。

    老古隔过白晶,拍了拍我的肩膀,忽地哈哈大笑:“不过我们小徐管的人,都在盒里、在我们单位的地下躺着呢!”

    癞痢头刚喝了口茶,直接喷了出来,其他人也都跟着大笑。

    我暗暗抹汗,这种‘玩笑’,也只有老古这把年纪的才有资格开。

    老古笑容一敛,又板起脸指了指我:

    “玩笑归玩笑,该批评还是得批评啊。咱来是办正事的,刚才你溜号去哪儿了?年轻,浮躁!该批评!

    这么地,我跟齐总、王总聊过了,人家的展示你是没看,我可都仔细看了。等回去以后,你跟郭黑脸打个招呼,就说我说的,咱单位的造景,就定这儿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阴倌法医》,微信关注“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