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金手指吧〕〔东京剑圣在线发牌〕〔绝代狂婿〕〔神医狂婿〕〔一拳歼星〕〔脱轨〕〔敕神令〕〔皇天战尊〕〔阁下何故乘风起〕〔在人人有系统的世〕〔超灵铲屎官〕〔恐怖直播〕〔我在异界造了一堆〕〔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快穿之非典型套路〕〔嫡女重生,朕的皇〕〔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重生之嫡女风华〕〔我家英灵是自动书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医仙攻略 第十八章 旷世奇观仙魔大战
    <b>最新网址:宋惠见到一个血淋淋的面孔盯着张嘉树直接就毛骨悚然了起来,想叫都叫不出声。

    张嘉树母亲的手滴着血慢慢接近张嘉树,她的脸全黑了,只剩下又大又白的一双眼睛。

    正当危机之时,张杭睿闭上眼睛,用尽全身力气一发功,突然有一道圣洁的白光笼罩在张嘉树周围。

    张嘉树都震惊了。那双血手立马蜷缩了起来,周围的“血魔”都被光芒震慑,一动不动。慢慢地光芒越来越大,将整个房间都笼罩起来,一股神奇的力量从张嘉树身体内汹涌而出。

    那些被光芒所照耀过的地方,血魔的毒咒都被祛除了。

    没多久,光芒就慢慢消散了。

    张杭睿跟张嘉树说道:“看来我的仙力还有一点。”

    “没有仙骨也还有仙力?”

    “至少还有一点残留在灵魂里。”张杭睿喘着粗气。

    “这是什么招数啊!那么厉害!有这招我们就不用怕了!”张嘉树兴奋地站起来。

    “但是我现在感觉很疲惫。”张杭睿说着说着,就慢慢消失了。

    “杭睿哥!你去哪了?”张嘉树的意识渐渐感觉不到张杭睿了。

    张嘉树母亲的血魔咒被祛除了,其他倒没有伤害,只是额头、手上有点轻微的擦伤,头发凌乱不堪。张嘉树立马将母亲送回了房间,宋惠就坐在沙发上还惊魂未定。

    突然,门外的血魔越来越多,路上也有很多被血魔感染的人在相互撕咬。

    宋惠立马跑到了二楼找张嘉树。

    “我们就在这边躲着吧,别出去了。”张嘉树把房门反锁了。

    “躲在这边也不是办法啊,我也不知道我爸妈怎么样了?”宋惠打开手机想打电话,结果发现没有任何信号,估计是周围的基站都被破坏了。

    “这个世界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会在做梦吧!”宋惠狠狠掐了自己的虎口。

    “哎,这一切都是我太疏忽大意了。”张嘉树自责起来,但是他还是在精神海洋中寻找张杭睿。

    “你?对!你刚才怎么会发光?”宋惠说道。

    张嘉树一想,正好在宋惠面前出出风头,就说道:“我是神仙啊!”

    “神仙?我从来都是无神论者。”但宋惠也不想否认,因为这种情况可能只有神仙能拯救世界了。

    “我可还有一把仙剑,上斩能恶鬼,下能斩病魔!”张嘉树这个时候还有闲情说假话。

    宋惠正掉入他的陷阱中,拉扯起张嘉树的衣服,“张神仙,快点停止这一切吧!要世界恢复正常!”

    眼看宋惠两眼泪汪汪起来,他又不想扫兴,就说:“这是劫数,我现在法力不够。”

    正说着,外面的天空中传来一阵阵爆炸声。

    张嘉树走到房间的阳台,打开窗帘,透亮的落地窗能将外面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

    天上的一片云散发出七彩霞光,另一片云则是黑压压的,这两片云好像正在决斗似的。

    突然间,两片云交融起来,成了一朵乌云里散射出七彩光芒,还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和球状的闪电。

    “那是什么天文现象?”宋惠见到后大惊。

    张嘉树冷冷地说道:“你出国,连这个都没见过吗?这是海市蜃楼。”

    宋惠真的相信了,还拿着手机拍摄着。

    不一会,地上作乱的“血魔”都升上了天空,冲向了乌云里。

    黑压压的一群蝙蝠顿时组成了一根连接天地的黑色柱子,有密集恐惧症的人一定受不了。

    突然间,彩云里发射出一道弯月型的光芒,将蝙蝠黑柱劈成了两半。其他的蝙蝠也慢慢溃散,慢慢消失了。

    “好现实、好真实、好立体的科幻场面啊!这玻璃竟然还能投放电影,你是从哪里买的?”宋惠看得激动起来,甚至忘记了刚才血腥的场面。

    张嘉树搔了搔头说:“现在只能东西多了去了。”

    黑云好像慢慢变壮大,本来是势均力敌,但吸收了死去的血魔后明显大过彩云。

    说时迟那时快,黑云以压倒性地力量瞬间吞并了彩云。

    彩云渐渐消失,突然从消失的彩云中降下一人来。那人身穿金蓝铠甲,周身祥云围绕,手握一把光芒万丈的宝剑。

    那黑色乌云也慢慢消失,之见从乌云中也降下一人。那人身穿一件极其宽松的黑色长袍,长发在空中飘飘,仙气十足,只是他周身围绕着雷云、闪电,还有血魔。

    “这个片子叫《仙魔大战》,你在国外呆久了,应该很少看到这样精彩的国产仙侠科幻片了吧!”张嘉树一板一眼的说着,宋惠看得是越发激动了。

    “你们在干什么?”是张杭睿的声音。

    “我以为你回去了呢?”此时张杭睿出来着实扫了张嘉树的兴,张嘉树想着多嘴多舌的张杭睿又来干涉他和宋惠的独处。

    “你丫!真的是不知道事情厉害,这可不是演戏!”张杭睿听到了张嘉树的心声,直接大骂过去。

    “忘了,我想什么你都能听到。”

    突然黑白两方在天空中对战起来。黑方用的是魔鞭,白方用的是长剑,噼里啪啦的一通打,双方都未见胜负。

    白方好像要召唤什么宝物,摆了个手势后,几股仙针从他身后刺了过去。那仙针闪着金光,尾巴拖着光芒,像极了小慧星。

    宋惠看得激动,慢慢拉起了张嘉树的手。

    张嘉树心头一震!脸慢慢地红了起来。

    “还说不喜欢人家,只是普通朋友!”张杭睿眼见自己变成了电灯泡,就继续说道:“白方可千万不能输啊!不然就麻烦了!”

    张杭睿竟然在张嘉树的身体里当起了拉拉队!

    “你见过哪本小说邪能压正啊!”张嘉树就想要张杭睿闭闭嘴,别破坏了气氛。

    那些仙针像导弹一样追着黑方不放,那黑方也不干示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条长着牛角的黑龙。

    突然,龙口吐火,那火焰竟然是黑色的。火光包围了金针,金针竟然被困脱解不出。

    “不好!那是‘魔龙邪火’将金麟针困住了!”张杭睿大惊失色道。

    “金麟针我知道,那是李老汉的传家宝物!”张嘉树很高兴自己还记得,不过他想着这玩意儿竟然还能有这种歌用法。

    白衣男子做了个手势,天上突然出现一个蓝色、印着玄武纹的圈,那圈子里慢慢出现一只水光粼粼的古代酒杯,以前的人叫这种酒杯为觥。

    那酒杯材质是玉石,足底有碧蓝的底色,层层晕染上去,一看就是高级货。张嘉树叫了起来:“这么大的杯子一定值不少钱吧!”

    “那是‘水光觥’啊!”张杭睿真的对张嘉树无语了。

    “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可能是兰盈盈说过吧,不管了。”张嘉树嘻嘻地笑了起来。

    突然间,那酒杯里涌出大量的水。不!那水都带着仙气。水和火突然缠斗起来。黑方一见情况不对,对方竟以水压火,他就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正方体。

    念咒后,那黑色正方体突然变得很大,原来那正方体的八个顶点都有小正方体,这八个小正方体相互牵连着,在这正方体中间是一个黑色的球状物体。

    “难道是‘土恶珠’?”张杭睿也不敢确定了。

    只见在黑衣男子的指挥下,那八个小正方体聚集在了‘水光觥’周围,然后连了线,一会变成圆球,一会变成四面体,那喷涌仙水的‘水光觥’就成了“哑炮”。而且那八颗黑球渐渐缩拢、变小。

    此时“魔龙邪火”也渐渐熄灭,只见“金麟针”没有了仙气,变得黯然无光。

    “这哪门子神仙啊!真没有用!”张嘉树嘲笑道。

    眼见‘水光觥’就要被黑衣人收走了,张嘉树从兜里掏出一个绿油油的东西。

    “那不会是刚才的‘绿光头’吧!”宋惠笑了起来。

    “若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木神拓’。”张杭睿丝毫笑不起来。

    那“木神拓”的头瞬间压住了八颗黑球,并且在抓手部位长出了一颗参天大树,那不是普通的树,是一株仙树,那些叶子都闪闪发光,还有仙鸟在四周翱翔。

    黑衣人直接抽出一把金光闪闪的“骷髅宝剑”向仙树的主干砍去。

    “不好那是‘千瘟金’,传说这是由亿万骷髅怨灵幻化积聚在陨石黑金中形成的,它能变换千种形态。”

    只见那“骷髅宝剑”不能将仙树砍断,就变身成了一把锯子,“吱嘎吱噶”地锯的。

    “快点啊!仙树就要被锯断了!”张嘉树尽然入戏了,对着天上的白方男子吼着。

    不知道是白方男子听到了,还是偶然,竟然朝张嘉树看了一眼,张嘉树被震慑住了,吓得闭上了嘴巴。

    “那是!”张杭睿惊叹道。<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武谪仙〕〔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