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歌 第二章 紫凌
    清晨的阳光照射而下,让幽静的巫木村舔上了一种神秘的色彩,有谁知道,在这无人可进的村庄里尽然也能照射到太阳光呢?

    紫阳二人已经离家了木屋,呆了片刻颜朗便走出木屋观察着这座被人遗忘的村庄,走进小溪,溪水清澈见底,缓慢的流淌着,倒映着在小溪边缘的一名少女,少女独自站在溪边,洁白的长衣不挡妙曼的身姿,一缕黄丝系于腰间纤纤可握,玉手微展肌若似雪,下颚微微上抬,缕缕黑丝随风而动如那跳动的精灵般迎向那温暖的阳光,似乎有感,少女转向颜朗,当睁开眼睛的刹那,整个世界似乎都被点亮,一切朦胧与迷茫都清晰的显现出来,颜朗竟是有些痴了,却是先前颜朗醒来时见过的那名女子。

    “你没事了!”少女轻动玉齿,一抹笑意扶现,如春天的花儿灿烂,让人心情大好。

    “感谢姑娘关心,我已经没事了。”颜朗回过神道。

    少女似乎天生活泼,开心的走了过来:“听说你失忆了,不够不用担心,我相信你一定会想起来的。”

    看到少女颜朗也是心情喜悦,说道:“或许失忆也不是一种坏事,没有烦恼没有忧虑,岂不快哉。”

    “嗯…”少女偏头:“好像有点道理,对了我叫紫凌,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我叫颜朗。”

    “颜朗,好奇怪的名字,你还没吃东西吧?我带你找吃的去。”

    “嗯…”听到这颜朗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倒真是有些饿了。

    看着颜朗这模样紫凌呵呵一笑拉住颜朗的衣袖便往村里走去。

    二人进到一厨房样式的木屋内,紫凌陆续的端出一大桌子的食物,有鱼有肉,还有点心,弄好后看到颜朗奇怪的表情,紫凌微笑道:“怎么样,很丰盛吧,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快尝尝。”

    “为我准备的。”颜朗有些意外。

    “是啊,你昏迷了多日,醒来必定饿了,我便早早准备了这些饭菜,果然派上用场了。”

    “那真是麻烦姑娘了。”

    “别一口一个姑娘的,叫我紫凌就好了。”

    “紫,紫凌。”

    “这就对了吗!快,别愣着了,一会该冷了。”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颜朗便动手吃了起来。

    “诶,你慢点,没人和你抢。”紫凌开心的笑着。

    未久颜朗也吃的差不多了便问道:“对了,紫、紫凌,你们巫族不应该姓巫吗?怎么你们都以紫姓呢?”

    “噗”紫凌听后刚喝的一口水差点吐了出来呵呵笑道:“笨蛋,巫族就一定要姓巫吗?那白族就得姓白喽!汉族就得姓汉喽!你叫颜朗便是颜族喽!”

    颜朗略有尴尬道:“额,这,倒是我愚昧了。”

    放下水杯紫凌说道:“当然巫姓还是有的,我们巫族除了有巫姓之外,主要还是因为我们所修炼的术法不同,人族之中多以术法灵气助长,而我们族却主修灵魂之力善于封印召唤之术,因此被人称之为巫术,我们族便也叫巫族了,我们紫家与巫家虽为一家却也代表了我们两种不同势力,紫姓以封印之术为长,同时亦会修行术法,巫姓是完全的灵魂修炼者,擅长毒、蛊、召唤之术,由于纯粹的灵魂修炼者修炼方法特殊,所以很少会出来走动,对族中之事也少有问津,族内事物便一直有我们紫家掌管。”

    说完紫凌往颜朗凑了凑说道:“如果你能出去的话,遇到类似灵魂修者尽量躲远点。”

    颜朗不解问了句为什么。

    紫凌又凑了凑轻声说道:“因为他们很可怕。”

    “可怕!”颜朗不解。

    “呵呵呵,傻瓜。”紫凌突然站起身子笑了起来说道:“不用担心,我们巫族在这已经几千年了,外面早以没了灵魂修炼者,就算有也不在是纯粹的巫族之人了,况且…”说道这里紫凌笑容逐渐凝固竟是说不下去了。

    颜朗清楚被囚禁在一个不能出去的牢笼之中永久不见天日是如此不公,出不去是巫族几千年来一直的痛。

    站起身颜朗开口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嗯,好。”紫凌在次露出微笑,两人缓缓往外走去。

    走在巫木村的小道之上,颜朗欣赏着这座被与世隔绝的村落,鸟语花香,溪水长流,看似无忧无虑一片祥和之气如同世外桃源,却有谁能知牢笼之苦。

    “这就是边界了。”紫凌指着前边说道。

    颜朗仔细看去,在以小溪为界约十丈外,一道由浅变浓的迷雾一直延申将整个巫木村包围在了中间,如同一只无形的巨兽永远注视着巫族,让其无法过去。

    “你们可有试过从迷雾中出去。”颜朗问道。

    “当年巫祖立下誓言,只留一洞,待有人能精通巫族之密空间之法时方能通过,但是这谈何容易,为此千百年来我们巫族不缺乏大能力者想尝试通过这迷雾走出去,但不管是何人,只要进入到这迷雾之中都会迷失方向,这迷雾更不知连绵至何处,而且进入迷雾内部将会遇到什么危险也无人可知,这些年巫族进入过迷雾深处的都已丧命,除了一人。”

    “有人出去了?”颜朗似乎听到转机。

    紫凌叹了口气道:“不知道,我们巫族历来有要尝试走出去的族人,族长便会以其精血炼至一枚命牌,但凡命牌碎裂或者掉落便代表持此命牌之人的消亡,但是在两百年前当时的巫族大长老巫烈毅然的走进了这迷雾之中,从此在无消息,但所持命牌却是至今未曾毁坏掉落。”

    “或许这位大长老已经走出去了。”

    “也许吧,巫族的命牌经过特殊的加持,如果当时巫烈大长老走出了迷雾到了外界,命牌一定有所感应,但是这两百年来,大长老的命牌没有任何的异动,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根本不知道巫烈大长老是出去了还是依然徘徊在这迷雾之中,人到底是生是死。也是自那以后巫族立下规矩,如不能参透巫祖之密,将不在允许族人前去冒险。”

    “你也不用太过悲观,当年你们巫祖既然能悟出这通道法门,我相信你们也能创造属于你们自己的奇迹,巫族总有重见天日的一日。”

    “谢谢你。”紫凌笑着:“其实也无所谓了,虽然不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一种遗憾,但是生活在这里族人们和和睦睦,没有外界的纷争,没有勾心斗角,人人都能幸福的生活着不是很好吗!”

    “不错,没有世俗的烦恼,平平淡淡,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过着一生或许才是幸福的。”

    “你看,虽然村子被迷雾围绕,但依然能看到日出日落,是不是很神奇!”

    …

    抬头看天或许这是上天留给巫族唯一的光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梦回大明春〕〔我开杂货铺那些年〕〔陆地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