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任无双〕〔总裁接住,天上掉〕〔陆先生,宠妻不要〕〔婚后再爱:前夫蜜〕〔一纸婚成情渐浓叶〕〔染爱成婚:老公别〕〔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级小刁民王小天〕〔情定一生无悔过〕〔我是首富继承者〕〔萌宝冲上门:妈咪〕〔垂钓之神〕〔顾先生待我如宝〕〔重生暖婚,裴少宠〕〔东晋北府一丘八〕〔我的极品美女老师〕〔近战狂兵〕〔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何日请长缨〕〔王的女人谁敢动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九十二节 蒋珊珊
    离别的时光总是要比平日来得快,或许是因为害怕和紧张,总是数着数着,抬起眼皮便就到了。

    开学那天父亲并没有去送我,我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有事,还是选择故意逃避。不过,临行前的那晚,我听见他在我门口来回地踱着步,那一遍一遍地假装路过,那一次一次地短暂性停留,让我确定了他应该是有话要和我讲。不过,我没有主动去打开那扇隔在我与他之间的门,那感觉,仿佛是几年前初次来曹家时我与母亲的场景。而此时,同样的心态也在同样的场合下上演着,只不过,主人公换成了我的另外一位至亲,父亲。

    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彼此之间怎么可能不像?倔强如我,倔强如我的父亲,我们两个门里门外,谁都没有先打开那阻隔在心里万水千山的障碍。

    在即将上车离开曹家的时候,父亲忽然匆忙地拿着车钥匙先我一步离开了家。后来想想,他是害怕再一次面对离别的场面吧。

    这几年间,离别少吗?不少。相见难吗?难。你似乎总是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便收到了老天送给你的惊喜,xx离开了,并且远到不可捉摸。

    一路上,薛浩和曹歌不停地嘱咐着我要如何如何,不能如何如何,而我,却一直看向窗外。

    还是这座城市,还是这辆车,还是那个曹沐夕坐在同样的座位上,

    只不过,那个怯懦的女孩儿如今已经长大成人,

    只不过,开车的司机赵伯伯又老了许多。

    窗外立在道路两旁的大树迎来送往,而我,究竟是来?还是往?我也不知。

    新环境带给我的,除了陌生与新鲜之外,还有一种假面的自由。就像曹灿灿说的,当你真正离开的时候,你之前所做的所有心理准备都会在顷刻之间崩塌掉,你会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基本上找不到什么东西能够弥补和替代得了。

    学校蛮大的,风景也不错。零零散散的一些学生散落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慵懒地吮吸着人生青春最后的时光。

    办理完一系列的入学手续之后,赵伯伯和薛浩提着我的皮箱送我去了寝室,我和曹歌紧随其后。

    “沐夕,几号来着?”薛浩放下皮箱回头问我。

    “啊,等会儿,我看一下。”我翻着手里的一沓纸:“611!”

    薛浩一笑,和赵伯伯在前头小声说着:“611!数还挺好记。”当时的宿舍楼里并没有多少人,我们毕竟是南京本地的,来去方便不说,而且,曹歌说早点儿去看看,缺什么少什么好置办一下,便距离正式报到提前了两天。

    到了宿舍门口,薛浩侧头冲我和曹歌喊:“这门没锁,不会有人来了吧!”曹歌好信儿地看了看手旁其它几间:“都没锁,估计学校就这么安排的吧,要不,舍管还得来一个开一个,多不方便?”这种想法其实也没毛病,有学生来了,安置好了再下楼去拿钥匙出去也很正常。

    就这样,薛浩拖着箱子用后背直接便将门推开进了去,结果,刚进去,屋里便传来一声尖叫:“你谁啊!你有病吧!”

    “啊,那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薛浩着急忙慌地从屋里便冲了出来。

    “你多大的人了?进门不知道先敲门啊!你耍流氓吗!”

    我和曹歌在走廊里听到宿舍内的异常急忙跑了进去。只见,宿舍里一个女孩裹着浴巾站在屋子的角落,看样子是刚洗完澡。

    “那个,不好意思,我们看,看这门没锁,以为没有人便进来了。实在抱歉!”曹歌上前急忙道歉。

    “门没锁,以为没有人?你们什么逻辑思维?门没上锁,才说明有人的好不好?我正洗澡的,突然闯进来这么个大男人,太可怕了!你们别动,别动!”她说着,攥紧了身上的浴巾,小心地挪到自己的床铺旁,摸到了手机并调到照相功能便要给我们几个拍照。

    “你干什么?”薛浩疑惑地问。

    “我干什么?我报警!这就是证据!我要告你耍流氓!”她忿忿不平地说着。

    “不是,美女,我进来时候,你都遮得严严实实的,洗完都出来了。我耍什么流氓了?”薛浩的态度挺好的,毕竟对面也是一个小姑娘。

    “行,行,嘴长你们身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也不和你们废话了,你们一帮人欺负我,算你们厉害。等着,我找警察!我找我爸!”她说着就要打电话!结果,我上前一步便将电话抢了下来随手扔在了她床上:“你多大的人了啊?有事儿没事儿的找你爸?你爸要是离这儿远,怎么着,你还就这么穿着站一天啊!都说了这是误会,解释完了就得了呗!”我没好气儿地说。

    曹歌在身后拉了我一把,我没理会。

    她瞪着眼珠子盯着我,气得满脸通红:“我爸,我家就是南京本市的!我爸一会儿就到!你们都出去!”

    “凭什么啊?”我不屑地回到。

    “我穿衣服!”她声嘶力竭地喊着。

    结果,她还是在我们出门之后,打电话给了她爸爸。

    她姓蒋,蒋珊珊。南京本地人。家里做生意的,有钱。爸爸北方人,妈妈南京人。她家,和暴发户差不多吧,虽然基本积累的形式不同,但财富的爆发时间可是很短。她是那种小尖脸蛋儿,脸上有雀斑,长得不算好看,但是还挺耐看。这丫头,长了一副江南女子的娇滴滴样儿,而实际上,她那股子张扬劲儿,与我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很快,她爸爸便带着几个人冲了上来。那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大脑袋,大肚子,短腿。我站在走廊瞅瞅他,又想了想屋里站着的那位,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太像。

    “怎么回事?啊?谁耍流氓来着?我看真是活腻了,跑到学校里头来欺负我女儿?是谁?”他从上了楼梯向这边走的时候,便一路大呼小叫的。那栋楼当时空旷得很,他说话的声音在那走廊里都能回音两个来回。身后跟了几个年轻的小男孩儿,一副大哥的架势,气势汹汹地便到了这611宿舍的门口。

    他敲了敲门:“珊珊啊,爸爸来了,别怕!有什么事儿,爸爸给你撑腰!”说完,便将脸转向了我们几个,目光最后落在了薛浩身上。“你也不瞅瞅自己,都多大岁数了?还扯小年轻的把戏呢?瞅着道貌岸然的,怎么这骨子里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儿!”薛浩的体格儿,在蒋珊珊爸爸面前,简直就是大小型猫科动物的区别。

    “你最好先问问事情的经过,不要上来就质问人!”薛浩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问什么问!这不都明摆着吗?这学校也不是打架的地儿,怎么是我报警,还是我带你去派出所?”薛浩不屑地一笑:“报警?也好,让警察来解决,总比咱们在这儿废话强。”薛浩说着,掏出手机自己拨了110。这个举动对蒋珊珊爸爸来说有点儿意外,他在薛浩说到一半的时候,抢下了电话并且挂断了:“这么的,我让珊珊出来讲讲这事情经过,然后再报警也不迟。”

    “你不是不问吗?这不明摆着,我来学校这教书育人神圣的地儿来耍流氓,还带了俩女的,一老的。我看啊,你还是别问了,报警更好。我这下午还有个会,省得耽误事儿。”薛浩说着,一把抢过来手机。刚要再打电话的时候,忽然抬起眼皮看向她爸爸:“要不,让你身后的几个小兄弟,来打我几拳啊?这来都来了,不能白来了不是?”

    这种挑衅着实有点杠人的感觉。“我都说了,这是学校,不是动手的地方!”

    “不是地方,你带那么几个人,来郊游啊!”

    蒋珊珊在门里呆不住了,突然一开门,冲着门口便喊:“爸!您还和他们啰嗦什么啊!”刚说完,薛浩进来个电话。尽管他往后走了几步并且压低了声音,但却也同样被蒋珊珊爸爸捕捉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他正皱着眉毛想自己如何下台的时候,曹歌又上前几步:“薛浩,快别啰嗦了,直接报警吧。这都几点了,你五点不还要和崔禹去徐局家谈事儿吗?抓点儿紧吧!这一天天的,上哪儿都不顺!送个孩子整出这么多事儿!”曹歌不满地说到。

    搜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穿越东京当火影〕〔仙墓〕〔潜行追凶〕〔驱魔禁书教典〕〔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重生之末世:救世〕〔月落屋梁〕〔无敌传人〕〔婚不可测:腹黑总〕〔3366〕〔疯狂余生〕〔韩娱之我为搞笑狂〕〔诸天欧神系统〕〔重生之风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