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动聆音〕〔铭心刻骨:傅少的〕〔重生青梅逆袭记〕〔玉手调香〕〔苍穹决战〕〔庶公主逆袭记〕〔篮坛上帝之眼〕〔乡村透视仙医〕〔我真的是土豪〕〔致富佳妻:重生续〕〔来生恋你〕〔冷少宠妻甜入骨〕〔水浒任侠〕〔画家为什么还混娱〕〔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我被困在同一天五〕〔邪帝贤妃〕〔全能召唤师系统〕〔虐妻上瘾:陆总裁〕〔至尊女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二百零二节 凡有仇,必相报
    刘贞的出身,造就了从小在旁人瞩目和期许中成长,这种瞩目,不是因她的外在因素而引起的,而是家庭教育观念所引申出来的。

    虽然一直被灌输着优良且正确的三观教育,但是,过高的期望值,也让她如同走在钢丝上的一只绵羊,稍有不慎,跌落万丈。

    淳朴勤劳的人,敦厚务实便是其人格的代名词,他们接地气的生活态度及仅高于基准生活水平线上一点点的精神追求,值得人钦佩。不过,在闭塞的环境中生存的人们,往往在其有限的社会认知度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安全”隐患。那便是,高估了这个社会人性善恶的稳定度,低估了社会中,“团结就是力量”这个不变的真理。

    他们或许对子女的学业不懂,对子女的心理健康忽视,但是,却将思想道德品质修养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你不能做出任何一点儿和品性相关的错误,如果有,那便是大错特错。

    刘贞的父母,就是如此。一辈子务农,未曾见到过这花花世界的姹紫嫣红,也未曾见到人性这座天平失衡的惨剧。他们朴实无华,他们将希望寄托在了刘贞身上。就像刘贞自己说的那样,他的父母不知道大学等级的分划,考出去,你就是好样的。他们对这个女儿唯一的要求便是,堂堂正正做人,尽你所能,完成你自己的梦想。当然,佛系的要求,你梦想能不能完成,是你自己的努力和运气。不过,你这一生,不许跑偏。

    刘贞父母对她的期望,没有毛病。但是,当舆论一边倒之后,这两位老人的失望直接压垮了自己,也压垮了刘贞。他们不会去想这事情究竟是不是她所为,他们更不懂,也不会去劝解刘贞在当时的情况下如何乐观起来。没错,全村子的人都在看笑话,就跟炸了窝一样,漫天飞鹅毛。

    我之前说过,人都会犯错,只不过分错误的大小和不良后果的严重程度。而刘贞的家庭,强加在刘贞身上的,便是,你不能犯错!尤其是这种“致命性”的道德品质错误!如此一来,口红这件事儿,直接将这一家三口打入了冰窖。

    刘贞说她那段时间想打电话问问爸爸的身体有没有好转都不敢,中间打了两次却都没有人接。她说自己在家人知道之后,整天都是神经紧张,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又被别人做了文章,然后再传到家人的耳朵里。

    后来听说,她爸爸的病,在治疗一段时间之后,好了一些。刘贞告诉我,她爸不是病,是心病。俗话说,心病还需要心药医,她爸,是想开了。我当时特别没心没肺地说了一句:“想开了?你看,这上了年纪的人,你就要给他时间,他才能知道自己的某些想法和做法欠妥。”

    刘贞当时笑笑:“不是想开了自己,是想开了我。村子不大,这事儿再经过以讹传讹,便越来越离谱。满村子闲来无事,凑在一起在大树下头就是说我,说老刘家那丫头怎么怎么缺德了,怎么怎么的爱小了。他们其实不懂什么事爱小,但因为我,爱小这个词儿,还成了当时村子里的流行语了。呵呵~多么的可笑。沐夕,你别说那口红不是我动的,退一步讲,即便是我动的,怎么就能发展到那种程度呢?学校里的同学觉得我品质败坏,村里的人觉得我伤风败俗!呵~伤风败俗,太严重了。我爸妈那年夏天,地里的草都没有去除,因为不想出门。后来,还是村里有两个好心的人家帮忙整了地,不然,那年秋收都废了。”

    刘贞的话,有气无力。

    “我听说,有人劝他们,说这丫头大了,去大城市了,见了世面了,难免对一些新鲜玩意儿动心,很正常。再说了,做大人的,你道理教了,走不走正道儿就随她去吧。我爸想想,也对。慢慢的才释怀。暑假回去,在村子里的一路上,我把头抬得高高的,我没做的亏心事,让他们说去吧。但是,进了家门,我就没敢抬头看我爸。只是在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小声说了一句,真不是我,我是被冤枉的。我也不知道我爸妈听见没有。其实,我能看出来,他们是相信我的。只不过,外面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他们也都慌了神儿。挺长时间,我爸都没有和我说话,慢慢儿才好。”

    我听完刘贞的话,想了想,回答了她:“你问我,为什么这点儿事发展到当时的地步?我觉得,是当事人的渲染和夸大事实,才那样的吧。”刘贞笑笑:“嗯,我也这么想的。蒋珊珊要不是联合她男友,这事儿,估计早都忘脑袋后头了。但是沐夕,因为我,而让你受了牵连和委屈,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我顿了顿,没有说话。

    刘贞说的委屈,没错,也是蒋珊珊给的。

    蒋珊珊的男朋友在宿舍楼下堵着刘贞说话的那一次,我呛了他,是,他们俩是消停了,但却是暗中鼓捣着,意图将矛头指向我。我也不知道,这是蓄谋已久,还真的仅仅是一个巧合。

    这算是,有仇必报?

    她男友有个发小,高中时来得南京上学,正好和我一个学校,不过,因为身体原因休学一年,所以,是我下一届的。他们凑到一起吃饭的时候,聊起了我。这个发小来了精气神儿,巴拉巴拉地把我在高中时期他所知道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还说,帮忙打听我的初中时期光荣事迹。

    曾经的“秘密”这个东西,你如若是觉得乘风而去的话,那就也要相信有风也自会再来的道理。风云人物,从来不缺乏话题和喜好者。就像那些曾叱咤风云的人物隐退江湖数十载,后人提起时依旧是喜闻乐道,甚至,明明一根烟能说完的事儿,眉飞色舞地能唠出个下午茶。

    于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日子里,一个又不同寻常的某个星期三,我挖了坑儿,埋了土,并数了一二三四五的东西,便再一次被蒋珊珊敲了敲黑板,拿着粉笔讲给了台下的一票观众。

    尽管,蒋珊珊并不是师范专业的,也不具备教师资格,但这学生听课的劲头,可是不怎么小。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无敌传人〕〔驱魔禁书教典〕〔月落屋梁〕〔潜行追凶〕〔双界祭司〕〔法神之旅〕〔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史上最狂战神〕〔入戏〕〔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