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帝国〕〔掷剑歌〕〔穿越从武当开始〕〔梦回大明春〕〔从召唤恶魔开始无〕〔沧元图〕〔烂柯棋缘〕〔大佬退休之后〕〔天才萌宝:总裁爹〕〔太乙〕〔和大佬离婚后我成〕〔医者无眠〕〔我真是实习医生〕〔洪荒之时间逆天〕〔日月风华〕〔一品卿士〕〔顾先生请原谅〕〔穿越之掉崇祯面前〕〔老祖宗她又美又飒〕〔临界血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二百零三节 小心眼儿的背后
    转眼间,两年的大学时光便匆匆过去了。尤其是这第二年,一只口红贯穿了整个学期,让人在惊讶之余不禁感叹,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有推动时间的作用?

    导员儿在那年即将放暑假的前夕,临时决定来一次大型聚餐。他带了两个班,所以,想趁着实习之前凑一起热闹热闹。我的那大学,说是大学,实际上就是个专科。所以,学制也只有三年。他的本意当然是好的。大学的同学,半个社会,半个童年,半个成人,半个孩童。走出那扇人生不会再相逢的校园生活,便是两重天。所以,彼此走着走着,便都不再相见了。

    既然有缘,那便要聚一聚,自然是没毛病的。只不过,本来好好的一场聚餐,让蒋珊珊搅和得跟冬至日那般。

    不,还有我。

    “沐夕,我想和导员儿请个假,不想去。”宣布聚餐决定的那天下课后,刘贞在我旁边幽幽地说到。

    “为什么?你还怕有人说?我想,那个场合应该不会的。况且,你这么一直回避,也不是个事儿。”

    “我不是怕说。”

    “不是的话,那就去呗!”我说完之后,她再没有言语,随即嗯了一声。

    回到宿舍,蒋珊珊和沈月正在讨论聚餐的事儿。

    “诶,月,你打算穿哪件?”蒋珊珊坐在自己的床边,盯着正在整理小衣橱的沈月,兴奋地问到。

    “我?随便了,就和平时一样,随便找一件穿就可以了。”沈月没有回头,应声答道。

    “那怎么能随便呢?这怎么说也是大学迄今为止第一次大型活动啊!你得重视起来!”蒋珊珊满脸的疑惑不解。或许,在她看来,如此人群密集的时刻,正是让自己在人中脱颖而出显示与众不同的绝佳时机。

    沈月关上柜子:“重视?一个吃饭,重视什么?两个班加一起有一百三十多人,我估计呀,这饭,都不能吃怎么样。”她边说边蹲下身要去拿准备刷洗的运动鞋子。

    蒋珊珊一把夺过了她手里的鞋刷:“哎呀,我说,你不能这么想!这马上就要进社会了,这机会多好啊,既能锻炼胆儿,又能见到千奇百怪的人,怎么能不重视呢?”她说得一本正经的,倒是把沈月给逗乐了。

    沈月直起身子:“锻炼胆儿?千奇百怪?哈哈~不是,珊珊,你这都什么词儿啊!吃顿饭,和锻炼胆量有什么关系?”

    “那以后进入社会,人都乌央乌央的,突然换了个那么复杂的环境,你不害怕呀?”蒋珊珊那时说话的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和家人撒娇一般。

    沈月笑笑:“怕什么?其实你说得也没错,这人是挺千奇百怪的,不过呀,你也别指望在聚餐中看出什么五花八门,咱们啊,怎么说还都没走进社会,这思想,你觉得你成熟?但和社会的老油条相比,都不如那穿着开裆裤的幼儿园孩子!简直就是白痴级别!”

    “你怎么知道?说得头头是道的,整的我差点儿相信你是刚从社会中出来的。”蒋珊珊半开玩笑地冲着沈月说。我发现沈月的身子明显迟疑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原状:“书上都这么写的。”

    “对了,月,听说明年有一次升本科的机会,你升吗?”蒋珊珊从袋子里拿起一片薯片塞进了嘴里,抬起头望着那个站在阳光下的女孩儿。

    “升啊!这么大的事儿,必须试一试。”沈月俏皮地冲着蒋珊珊眨了眨眼。她说完,便端着盆向洗手间走,刘贞正好站在过道儿上,沈月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关切地问:“贞,你前两天说胃疼,好没好点儿?”

    刘贞一愣:“啊,好了,好了。”

    “好了就行,你啊,不管什么时候,记得都得吃热的饭,不然,肯定落下胃病。”沈月说着进了洗手间。

    “她才不是吃什么凉东西弄得呢,她是憋股子火,才发出去,用那个中医的话来说,叫什么什么来着?我想想啊,叫肝郁气滞,对,肝郁气滞,我姑姑的婆婆,就是个老中医,有时候我爸我妈会找她来家里号脉,她说的那些话,我都记不住。就这个记住了。”蒋珊珊说到这儿,笑嘻嘻地凑近沈月:“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我偏偏记住了这个吗?”

    沈月当时正蹲在地上刷鞋子,她停下手里的活,抬起头不解地问着:“为什么?”

    “因为啊,那次,我妈啊,就是被我爸气得,总觉得胸闷气短的,胃胀还疼。人家大夫说就是气得。”

    “气得?那,刘贞,谁气她了?”

    “你不知道啊!她家那儿的什么村子的人呗!见到她家人就说,然后她家人就打电话说她,然后她就和自己生气。这叫做什么?这叫做连锁反应。”蒋珊珊在说连锁反应四个字的时候,还把手伸出来在空中点了点。这话里虽然没明说什么事儿,但,傻子都知道,还是那个口红的事儿。

    “珊珊,你自己刚才还说呢,要走向社会了,得成熟一些,你看,你怎么还跟小孩儿一样?这事儿都过去了,别总翻小肠儿,不好。”沈月站起身,凑在蒋珊珊耳朵边小声地劝着。结果,这个蒋珊珊嗓门挺大地来了一句:“啊,你说得对,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沈月在一旁用力地推了蒋珊珊一下:“别说了,听见没。”

    我抬头看了看站在宿舍地中央的刘贞,她也抬起头看了看我,然后,无奈地笑了一下,便慢腾腾地回了自己的床铺。

    我一直觉得,很多矛盾的产生,除了误会之外,左不过都是观点的立场不同而已。能中和的思想肯定是皆大欢喜,但不能折中的看法和事件,那就淡着,淡着淡着,随着时间,自然也就是淡了。只不过,我这个以为,是忽略了一部分天生喜好渲染情绪并且酷爱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人群,蒋珊珊,便是其中典型的一个。

    我纳闷儿的,除了她超级爱将喜怒表露在外,还疑惑,上次我怼了她男友之后,有段儿时间不提这个口红了,怎么这又翻出来?难道,她当这过去的事儿,都是梅雨季节的衣服,有事儿没事儿地就得翻出来折腾折腾?我心里就算再有过不去的坎儿,也没像她那样时不时就整出来报个到的。

    小心眼儿?后来我知道,不是。

    小心眼儿这个词,形容这类人太过于肤浅了,你透过表象去看隐藏在背后的本质,是自私。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