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我一生经历三千主〕〔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我的帝国〕〔掷剑歌〕〔穿越从武当开始〕〔梦回大明春〕〔从召唤恶魔开始无〕〔沧元图〕〔烂柯棋缘〕〔大佬退休之后〕〔天才萌宝:总裁爹〕〔太乙〕〔和大佬离婚后我成〕〔医者无眠〕〔我真是实习医生〕〔洪荒之时间逆天〕〔日月风华〕〔一品卿士〕〔顾先生请原谅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二百零八节 对不起,来不及了......
    追出来的刘贞一直跟在我身后,即便是我站在路灯下独自惆怅和怜悯自己的那个时候,她也依旧远远地站在我身旁。但是,那时的我,已经不需要安慰,何况,刘贞的这种无声的慰藉,对我毫无作用。

    回到宿舍之后,我见到沈月坐在椅子上,她见到我匆忙跑进来的身影之后,急忙站起了身,似乎,她也有话要讲,却也同样无从说起。我在床边坐了一会儿,便像没事儿人一样,洗漱,睡觉。

    刘贞和沈月两个人一直局促地远远看着我做着这些,然后,我将脸转向墙壁,再后来,便睡着了。

    那天的夜里,我梦见了母亲。印象中,即便是母亲在世的时候一并算上,也未曾见过她穿得如此艳丽。那是一件红色的旗袍,鲜红的那种。见惯了她素日里衣服颜色的暗沉,突然如此乍眼,说真的,有点儿难以接受。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我看不清。她在梦里远远地向我招手:“沐夕,你来。”

    我站在一棵梧桐树下,想往前走,却迈不开步子。

    母亲就那样远远地看着我笑:“沐夕,你很难过是吗?我懂,我都懂。这个世界,总会有人时不时地对你敲响警钟,让你的生活遍布荆棘,他们是为了告诉你,人生,除了晴天,还有阴雨。你不应该仇恨,你应该感激她让你备好了雨伞。”

    “感激?就像感激您和我父亲那样,感激你们的错而给我带来的苦恼对吗?”

    我见到,母亲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又像活着时那样,一遇到不能回答和解决的问题,就开始有了紧张的神态:“是,我们对不起你,但是沐夕,太多的事情,妈妈也不想...”

    “对不起?妈,这一句,太晚了,来不及了...”梦里的我,说完之后,转身便跑了。画面最后定格在了母亲挥手呼唤的那一瞬间。而我并没有说谎,确实是这一句对不起,为时已晚,因为,我已经做好了与世界为敌的打算。

    我为我的心穿上了一个百毒不侵的铠甲,她将一切的美好都屏蔽在外,然后,将善良、信任全都装进了一个上了锁的小匣子里,并且丢掉了那把钥匙。

    第二天早上,宿舍里静悄悄的。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多。我坐起身,看见桌子上有份儿早点,转而便听见了刘贞在上铺传来的一句跟蚊子声没什么区别的话:“你,你醒了啊。那有我早上买的早点,你,一会儿吃了吧。”

    我没有吱声,起身去了洗手间。

    回来后一如往常一样,收拾了一些东西,便打算出门。刘贞在上铺喊我:“你,你把饭吃了吧。”

    我站在门口回头望向她:“谢谢,我不吃。”刘贞愣了,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那一句谢谢而愣了半天。

    刚打开宿舍门欲出去,门外便进来了一个女人,吓了我一跳。

    “611?对,就是这儿。啊呦,哈一跳!那个,姑娘,蒋珊珊是在这住吗?”提到蒋珊珊,我一愣。点了点头。

    “谢谢哈。”那女人转身便进了屋子,刘贞指了指蒋珊珊的床铺,那女人便开始收拾起来。

    我背着书包看着那女人的背影,第一直觉便是蒋珊珊的妈妈。随后,我便验证了自己的判断。因为,转身进了屋子的那个男人,便是之前打过照面儿的,蒋珊珊她爸。

    这个男人见到我之后,一愣,当时他的面目表情比较复杂,我也说不太好究竟里头是一种什么情绪在作祟,说埋怨有,气愤有,尴尬有,歉意还有。他比两年前刚入学时候相比,瘦了一些,并且略显沧桑。

    她妈妈转头看到其父在门口站住了脚,便皱着眉毛喊:“你倒是进来啊?在门口傻站着做什么?抓紧收拾,不还约了那个珊珊的老师谈事情的嘛!抓紧抓紧!”随即,她爸爸进了屋子一起收拾起来。

    沈月这时候恰巧回来,见到这场景,站在二人身后小声地问:“叔叔,阿姨,那个,珊珊是要搬走吗?”

    “啊,不是,正巧放暑假了嘛,她在那个医院啊,还得呆几天,说有点儿头晕。我们这正好给她收拾收拾。”她妈妈回头说到。沈月哦了一声,便没再问什么,但是,一直杵在原地没有动。

    收拾差不多的时候,二人便要走。在即将出宿舍时,忽然转头问依旧站在门口的我:“那个,小姑娘,你知道,珊珊是被谁打的吗?”问话的,是蒋珊珊的妈妈。我当时面无表情的,而另外一旁的刘贞和沈月,似乎倒是石化了不少。

    “珊珊,她,她没说吗?”沈月结巴地问着。

    “嗨,昨天那会儿啊,我正好有事儿。出事儿之后,是她爸爸先去的,我去的时候,她都包扎完了,就一直说头疼要睡觉,我也没问出来什么。就听最后走的同学说了一嘴,说是聚餐,和同学闹了矛盾,打起来了。我也就没多问。”她妈妈说完之后,我们三个人依旧没有说话。她看了看,便又问了一句:“那,这样,你们告诉我,就你们那个老师,啊,不是,大学应该叫导师还是什么来着,他办公室在哪儿?”

    沈月指了指宿舍前排的那一栋白色的楼,蒋珊珊妈妈谢过之后,关了门便走了。而她爸爸,从收拾完后,便大步地出了门儿。

    宿舍里又恢复了安静,我就那样背着一个单肩书包,站在大学共同生活的小房间的门口,迎来送往了那个被我打伤了的同学的父母,并且,极为淡定。我虽没有去看,却依旧能感受到,来自阳光那面投过来的两束尴尬的目光。

    我不知道,刘贞和沈月两个人在看向我时,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那一刻的宿舍,似乎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我怔了怔神儿,打开门走了出去。而实际上,我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本来这一天也是没有计划的。

    刚走到宿舍楼下,便碰到了一个同学匆匆的跑来:“你在这儿呢呀,正好,曹沐夕,导员让你去一趟办公室,现在就去,现在哈!”未等我回话,她又匆匆地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她这火急火燎的是忙乎些什么,不过,去办公室这件事儿,在见到蒋珊珊父母的一刻,便已经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大义凛然地再次走向了那栋白色的办公楼。那白,在这个晴天里,是如此的晃眼。

    我告诉自己,来吧,曹沐夕,你的人生,又即将面临一场血雨腥风的,对人性的宣判。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