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时间逆天〕〔日月风华〕〔一品卿士〕〔顾先生请原谅〕〔穿越之掉崇祯面前〕〔老祖宗她又美又飒〕〔临界血线〕〔漫威之怪物猎人大〕〔隐婚,天降巨富老〕〔异世界道门〕〔诸天最强大佬〕〔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名监督的日常〕〔开错外挂怎么办〕〔生活系游戏〕〔我能提取熟练度〕〔我成了大佬亲闺女〕〔第三十九次攻略〕〔他太太才是真大佬〕〔洪主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四百二十二节 胡作非为
    我和刘贞两个人,在尚未搬离宿舍之前的那段时间,我曾见到了李恺两次。不过,也仅仅是点点头,示意了一下而已。刘贞后来告诉我,在我从外面搬回到宿舍后,李恺突然变好了,整个人还和之前一样有说有笑的,并且对刘贞也是要比前些日子关爱有加。

    起初我还真没有明白这其中的意思,毕竟,事隔已经都可以以年为单位计算了,像我们当时的年纪,本身便对新鲜的人和事都充满着激情和猎奇心态,我早以为,我的一次拒绝,便可以让他离开,随即成为他的过去式。却没有想到,他对刘贞的好与坏,竟然和我有着一定的关系。

    在宿舍里见的那两次,李恺总是含沙射影的想问我要去哪里工作,大约想找个什么样的单位之类的无聊问题。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我确实是自己都不知道。

    沈月在实习期间回了自己的老家,所以她的工作单位究竟选了哪里,还是继续因为其弟弟的原因不得不继续销售酒水来赚取高额的学费,这一点,便不得而知。

    当大家纷纷拖着皮箱离开校园的时候,尽管那一刻的我们还尚未拿到毕业证,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这一去,青春便举起了践行酒,说了一句,告辞!

    那拖着皮箱直接带走的,除了感受与回忆之外,还有我们青涩的,那些不知愁的年华。

    我回到曹家调整了一个星期,便开始投入到紧张的找工作中。曹歌总是在我找工作的时候,在我身后絮絮叨叨的没完,大体的意思左不过是我跟曹灿灿两个人,竟然都没有顺着家里的意思,而是选择自己去奋斗。

    实际上,曹歌也好,薛浩也好,他们都不是迂腐的人,他们对于人生真谛的见解一定极为深刻。你能说他们不知道家里的关系安排会让我们丧失掉自立和独立的生存能力吗?能说他们不知道这种家庭全权负责的人生,对一个人未来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吗?当然不能。

    只不过,我清楚,除了我的脾气之外,她极力让我去已经安排好的地方工作,实际上,还有弥补我的成分在里面。我不知道,曹歌说这个话,究竟是明知故问,还是她心里也清楚,我和曹灿灿之所以不用家里的关系,说白了,只是想离曹家远一点,离那段感伤的童年记忆远一点,仅此而已。我们两个会毅然决然地选择放弃少走弯路的机会,但却在自己选择的生活中乐此不疲,这种开心,和自由有着很大的关系。

    自从经历了榆木叔叔的事,我忽然发现自己变得要比之前独立了,我变得对曹家不再有奢望,也没有更多的依赖。我会一个人出去,一个人回来。连司机都不叫。我觉得一个人自由自在我行我素,很潇洒也很惬意。

    陆陆续续地参加了几次面试,最后选择的其中一家做广告的公司。而这一次,我越过了那一切和助理相关的职位。结果,面试当天,hr很遗憾地告诉我,就在半小时前,我应聘的职位已经招到了合适的人选。不过,她倒是极力推荐我去营销部。我答应了。

    签了入职合同的那天,曹歌问握新公司什么样,我撒了个谎。不过,吃饭间,父亲突然抬头说了一句:“这次,不会又是什么总经理助理吧?”

    我手里拿着的筷子瞬间便掉了一只。我缓慢地抬起眼皮望向他:“是,或不是,又如何?”

    父亲很严肃:“不是,可以。是,不可以。”

    “为什么?”

    “你说呢?”这一句反义疑问句让我突然心里一紧。父亲的这种态度,似乎是我如此多年所见的第一次。虽然我不太适应,但是,这种严厉,却让我感受到了,作为一个父亲,真正地在为他的儿女未来把关时所呈现出的那种严谨度。也许是不适应的成分比较大,这种质疑,还是让我有伤了自尊的感觉,心里很不舒服。

    我吃了一口饭不屑地说道:“你是怕我又跟哪个爹跑了,给你丢人了?”父亲当时便把手里的碗和筷子用力地往桌上一摔,那力度之大,让碗里还残存的食物全崩了满桌面都是。

    “你自己多大的人,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连是非曲直都分不清,你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脾气还那么臭,你真以为别人夸你两句聪明,你就是真的聪明?是,我承认,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管你,但这也不可以作为你胡作非为理由吧?”

    “胡作非为?什么叫胡作非为?我怎么胡作非为了?”

    “你找了一个比我年龄还大的人,那就是胡作非为!”父亲一边慷慨激昂地说着,一边伸出手指敲了敲桌面。

    “我胡作非为?那你呢?我这顶多算是一部都市电视剧的剧情,你那,都是爱情里的桥段了!”我的话,让父亲瞬间又冷了脸。我知道,他在和我说这些话时一定是鼓足了很大勇气的。只不过,他忘了我用这个万能的理由,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会让他无地自容。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身子有轻微的颤抖,应该是气的吧。他扶着椅子的后背,直直地看向我,却什么都没有说。转身上了楼。倘若我和他换了角色,即便是我,只怕,也是无言以对。

    父亲对我童年时期的淡漠,已经被我当做自己为所欲为的一个有利的借口。这个借口非常好,他让我在做任何错事时都可以用来当挡箭牌,并且没人能够反驳。

    有段时间,我曾觉得自己有些洋洋得意,总觉得自己多了那么一道保护伞,尽管这道保护伞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不过,它在后期能够为我所用,这痛苦,也算是值得了。

    我看见当时桌子上的其他人面露尴尬地面面相觑。每次在我当众反驳父亲的时候,大家都是沉默以对。其实也没什么,怎么说都是父女两个人的事儿,说多不是,说少也不是。况且,我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示范,如果还像之前那般袒护我,恐怕连他们都找不到那个能救赎我的点吧。

    新工作单位属于中等规模吧,我的部门大部分都是男生,我的到来,让整个销售部沸腾了。不过,这对我来说不要紧,重要的事,几天之后,我竟然在单位遇见了一个人!

    李恺!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