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奶爸至尊之君临天〕〔公子实在太正义了〕〔暖君〕〔奥特曼之我真没想〕〔从封神开始的诸天〕〔农女有田有点闲〕〔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最牛收费站〕〔国医无双〕〔元素战争领域〕〔明天下〕〔穿成首富闺女我飘〕〔盛世热恋:我家夫〕〔临死前想杀个神〕〔斗罗之诸天升级〕〔三国从救曹操老爹〕〔穿书后,我嫁给了〕〔贵女重生:侯府下〕〔全职国医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二百四十九节 怀孕了的刘贞
    赵嵩起初并没有觉得,我随口一说的报仇是真的。在他眼里,我也仅仅是说说而已。毕竟,凭借着一个女孩子的一己之力,想在公司里去和那个阴险狡诈的李恺去做抗衡的话,十足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况且,在赵嵩身边,我一直表现得都是一个小女人的样子,我也从来没有和他讲过自己在上学期间的“光荣事迹”。

    这种真性情的隐藏,也让我对后续事情发展的“悲壮感”,埋下了一个很大的伏笔。

    关于报仇,我确实不仅仅是说说玩儿的。那段时间,每天回家看见赵嵩垂头丧气吸着烟的样子,我便感觉很心疼。我不相信,李恺在工作上如此地针对赵嵩,仅仅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仇恨,并且,还是两个部门。这里完全掺杂着我存在的原因。这便决定了,这场复仇与我是脱不开关系的。

    我和赵嵩商量,想要从他家里面搬出来。直到和他提了搬家的事情之后,赵嵩才意识到,我所谓的报仇,来的是真的。不过,他没有对我进行劝阻,而是选择了纵容,甚至为我出谋划策。

    那时候的自己就像是被赵嵩洗了脑,一门心的想要为他完成自己的任务和计划。当然,后来我发现,我错的不仅仅是一点点,我为此搭上了友谊的代价。并且,这个代价对我来说,要比隐瞒刘贞和李恺之间感情的问题更让我的良心受到无尽的谴责。

    赵嵩因为李恺的迫害而从单位离职的事,我并没有和刘贞讲。我每天按部就班地正常工作,并且开始实施着计划。这个计划的第一步,便是我要在单位里极尽表现出我和赵嵩已经分手,并且掰的像仇人一样。而第二步,便是主动接近李恺。

    李恺的狡诈让他在最开始对我的主动并不领情。况且,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和想当年跟着我屁股后面的那个大男孩完全判若两人。呼风唤雨的他,在项目部如鱼得水,有领导的赏识,下属的拥戴,左拥右抱美女的坐拥入怀。尽管如此,我也敢肯定,我是李恺心中的一个结。

    这一点,从我如此多年身边的实际事情上便能看得出,人,对于自己得不到的,永远都是耿耿于怀。

    慢慢的,李恺便开始上钩了。据我所知,在迎合我之前,他还特意跟踪了我的行踪,好确保我并没有撒谎。而我的第三步计划,便是要得到李恺在项目部当经理时拿公司回扣的事的证据!

    对于我的主动,李恺虽然也表现出了进一步,但我在面对他的进攻时,却还是选择欲拒还迎。我不想假戏真做,这样的一个男人,我的内心里,还是有着排斥的。

    只不过,半个月后的一天,李恺将我堵在了一间拉有百叶窗的会议室里,他瞪着眼睛问我:“曹沐夕!你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你不会拿我当猴耍吧?”

    面对着李恺的质疑,我除了各种撒谎之外,也别无他法。

    原本的我,是想以简单的方式去套取李恺的犯罪信息,结果,这个李恺的反侦察能力特别强,他让我在屡屡失败之后,发现,或许,不牺牲自己,怕是也难将这个复仇计划进行到底!

    于是,某一天,假戏,变成了真做。在和李恺之间发生实质性关系之后,我发现,这种“质”的蜕变,让复仇开始变得简单起来。我开始有事没事儿地套他的话,只可惜,他再狡诈,最后也同样是败在了我的石榴裙下。那时候的自己全然没有想到这样做的后果,是的,后来清醒之后想想,我这么做,已经将刘贞置于了死地。

    不过,那段时间的刘贞也是安静得多,尽管我知道,她还尚未和李恺完全分开,但也近乎有一个月我俩没有了联系。

    就在我计划着,拿着有利信息要全身而退的时候,有一天,刘真突然来找我。接到她电话的一瞬间,我才意识到刘贞的存在。那一刻才感觉,或许,我的所作所为会对她有伤害。她约我吃饭。

    吃饭那天,刘贞穿了一套休闲装。她看上去似乎要比一个月前更为憔悴。当我再次坐在这个女人面前时,我忽然发现,那时候的我,不仅仅是不敢面对她的眼睛,我连和她同坐在一个地方,只要是距离较近,我就会心虚,会打怵。

    刘贞在简短地询问了我生活近况之后,突然之间说了一句:“沐夕,我怀孕了。”

    怀孕不足为奇,但是,怀孕的是刘贞!肚子里的孩子的爸爸,是李恺!所以,那一句话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我当然不可能对李恺产生感情,但是,我依旧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我当时拿着杯子的手有点儿颤抖,刘贞看出了我的反应,疑惑地问我:“沐夕,你是不是觉得,我为李恺生孩子,太不值了?”我没有回答。

    不回答,在刘贞来看便是默认。

    “我觉得,他在外面,好像有了别人。”

    我心里一惊:“你怎么知道?”

    “女人的第六感。虽然,我俩一直没住在一起,他也一直想和我分手,不过,现在来看,这肚子里的孩子,怕是让我和他这辈子,也分不开了。沐夕,我想用这个孩子,让李恺和我结婚!”

    刘贞的这句话让我大为恼怒!我忽然拍着桌子大声地训斥了她:“你是不是傻?一个女人因为孩子而去留住男人?你觉得这事儿靠谱吗?”

    “不靠谱。我知道不靠谱。但是,沐夕,我爱他,我想让他留在我身边。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刘贞低着头,小声地说着。

    “你留他的人在你身边有什么用?心呢?心都没了,整个人有什么用啊!”我大声喊着!

    我和刘贞两个人的激烈言辞引起了周围很多桌顾客的纷纷侧目,但是我不在乎。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有颜面堂而皇之地去指责刘贞。也许,在用孩子威胁男人留下的这件事儿上,我将刘贞看作是自己的朋友,当然,也有可能看作是一个弱者,再或者,我是因为良心的过意不去才会如此反应强烈。

    我不清楚刘贞口中的外边的人是不是我。但是,在那一次吃饭后,我便决定,必须速战速决。

    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拖来拖去的,我拿到的证据还未等送到上级,刘贞的一个孩子问题便延缓了我复仇的计划,我原本打算是得到了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将东西送到上级直接好使离开于四地,不过作为刘珍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我忽然觉得自己心软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给了李凯对我死缠烂打的机会。对于我这送上门的肥肉,他怎么可能就此罢手?

    这个拉锯战一拉便是两个多月。所以,我在慢慢疏远他未果之后,便向公司提了离职申请。那时,刘贞怀孕已经接近4个月。

    有一天,李恺抓着我的手,恶狠狠地盯着我:“曹沐夕,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是想当年那个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只玩偶了!你现在想玩玩我然后甩开?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我已经把咱俩的事儿告诉刘贞了。”

    他的这一句话让我感觉自己有一股的血液在往头上涌!我努力地挣脱他的手。

    疑惑地问:“你告诉她了?”

    “是的。”

    “那孩子呢?”

    “我让她打掉了。打不打是她的事儿。很早之前我就和她说得很明白,我不会和她结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自己非要留,和我有什么关系?钱,我给她了,做不做是她自己的事儿,和我无关。”

    李恺的话让我难以置信,我冲过去甩了他一巴掌。结果,恼羞成怒的他瞬间冲过来扼住我的手:“你敢打我?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德?你以为,你还是当年学校里面那个高傲的曹沐夕吗?不是了。你现在,在我李恺眼里,和那个不要钱的刘贞毫无区别。”

    门忽然开了。

    门外,站着刘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农家福女有空间〕〔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入禽太深〕〔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小阁老〕〔伏天氏〕〔玩家凶猛〕〔柯学验尸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