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任无双〕〔总裁接住,天上掉〕〔陆先生,宠妻不要〕〔婚后再爱:前夫蜜〕〔一纸婚成情渐浓叶〕〔染爱成婚:老公别〕〔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级小刁民王小天〕〔情定一生无悔过〕〔我是首富继承者〕〔萌宝冲上门:妈咪〕〔垂钓之神〕〔顾先生待我如宝〕〔重生暖婚,裴少宠〕〔东晋北府一丘八〕〔我的极品美女老师〕〔近战狂兵〕〔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何日请长缨〕〔王的女人谁敢动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二百五十八节 恶魔的脸
    尽管,当时的自己在听到赵嵩的言论之后,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但是,这背后所隐藏的巨大危机,我还尚未察觉得到。

    我回头问赵嵩:“你的计划,就是把我骗来多伦多,背井离乡的,然后好假装来个突然对吗?”我狠狠地盯着眼前的赵嵩。

    “真的不是的沐夕。我发誓!”赵嵩说着,竟信誓旦旦地举起了手并且发了誓。

    “行,既然你说突然,那么我问你,假如我家不拿钱,你打算怎么打翻身仗?”

    “就,就刚才之前,我没想再投资什么。只不过,我是突然有了这个想法,想投资我一个哥们儿前些天和我说的一个项目的。”

    “赵嵩,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如果,我不向家里要钱,那你把我骗到多伦多,就是为了陪你一起住地下室,吃馒头加咸菜的是吗?”

    赵嵩没有直接回答。他依旧举着电话并且凑近我:“沐夕,你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吧,你一个电话,就什么都解决了。真的。”赵嵩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我,而我,盯着他却迟迟没有动。

    “赵嵩,这个电话我不会打的!先抛开我家能不能拿出这么多钱的问题,你明明知道,如此多年,我和家里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你居然让我前脚离开他们,后脚张口向他们要钱?那我和蓄谋已久有什么区别?”

    “不,不是的沐夕,不是要,是借!我们是借!我会还的。真的!”

    “我不管你还不还,我说了,这个电话我不会打!”一旁的赵嵩将拿着手机的手垂了下来。我以为,此事就此作罢,没想到,赵嵩却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突然,赵嵩拿着电话站了起来,并且找到了我父亲的号码:“曹沐夕!你打,还是不打?”他的声音突然之间变得冰冷,并且带有威胁的意味。

    “赵嵩,你威胁我?”对于赵嵩的表现,我表示难以理解。我仰起头质问着他。

    “你人在我这儿,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弄得如此复杂?”

    “这不是一个问题与一个电话问题的事儿,赵嵩,你现在这样,我完全可以报警!”

    “报警?报啊!你怎么报?你自愿和我来加拿大的,我强迫你了吗?况且,你知道这里的报警电话是多少吗?你以为还是110吗?曹沐夕,你电话在我手里。你不好意思,行,我帮你行吧?我打,你说。就150万。如果实在不行,100万也可以。”

    “你疯了赵嵩!你简直是个疯子!”

    “你要是不说,我就让你出不了这个屋子!”赵嵩的表情特别得恐怖,看向我的眼神里,也都充满着威胁和凶狠!我当时已经有了恐慌。我越是不拿起电话,赵嵩越像是红了眼。他离我很近,这个距离,之前都是恩爱有加的,而现在,简直就差了一把刀子的区别!

    眼前这个刚才还在自己面前声泪俱下的人,懦弱得不得了的人,此时已然是一副凶狠恶魔的样子。

    他急得居然直接将电话拨了过去!我一看忽然之间就急了,慌张地把电话抢了过来挂了。

    我站起身冲着赵嵩大喊:“你他妈的有病吧!”结果,赵嵩反手就推了我一巴掌。这一下,让我直接倒在了床上!

    赵嵩像疯了一样转身开始翻我的皮箱,并且拿走了护照等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随后,又拿出我的钱包,看见里面有几张银行卡,一股脑的甩在床上:“这里头,有多少钱?”

    “没钱!”

    结果,赵嵩凑过来,邪恶的样子让人看了不甚恶心!

    “怎么可能?你骗鬼呢吧!你爸既然一直亏欠你,怎么可能,你出国离家这么远,临走之前不给你拿够足够的银子呢?”

    “真没有!我说没有就没有!”

    “行,没有,没有。这样,曹沐夕。电话,银行卡,二选一。不然,你信不信,凭你这样貌姿色的,照样能卖个好价钱!”

    “赵嵩!你太不是人了!二选一,选不了!你卖我吧!你当旧社会啊,还卖人?”我不屑地回答着。

    “曹沐夕,试试啊?不用你嘴犟!在这地儿,可就由不得你了!”赵嵩如此说完,我忽然就有些害怕了。

    当时的自己脑袋忽然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当赵嵩再一次追问我究竟选哪个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防线崩塌了。我小声地说:“别打电话,钱给你。”

    得到我答复的赵嵩瞬间便来了精气神儿,他问着:“这里头一共有多少?”

    “大概100多点。”赵嵩的眼睛都绿了!

    你问我,为什么那么傻实话实说?我想告诉你,我觉得,我对赵嵩的付出换来的这种禽兽不如的嘴脸,我已经绝望了。那个时候,他问什么,我说什么。在拿到我银行卡密码的一刻,赵嵩居然奸诈到不忘记拿出手机录音:“说,说你自愿来的多伦多,自愿将钱给我的,和赵嵩无关。至于为什么给我钱,你就说,是分手费。”

    我按照赵嵩所说的,录了音,随即,赵嵩走了。但是,他依旧拿走了我的护照。

    临走之前的赵嵩回头看向我的时候,那得意洋洋的样子,至今,都是我难以挥之的噩梦。

    我哭,不是因为金钱的损失,而是,这一次,老天和我开的这个玩笑,着实太大了点儿!我哭到昏天暗地,哭到颓靡,哭到几乎晕厥!我用手捶着床,我不停地问老天,我曹沐夕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如此这样的惩罚我?!

    难道,我从小到大所受的委屈和羞辱还不够吗?一个人接着一个人,一件事儿接着一件事儿。

    要知道,当老天和你开玩笑的时候,倘若你还年轻,那么,你可以付之一笑。

    但是,当你已经到了玩不起的年纪,老天和你玩耍的每一次“老鹰捉小鸡”或者“丢手绢”,你都会有种灵魂抽离的无力感!

    因为,即便你挺了过去,可是,年龄会让你丧失掉对生活的热衷和激情。

    于是,我们选择逃避,继而变得越来越孤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穿越东京当火影〕〔仙墓〕〔潜行追凶〕〔驱魔禁书教典〕〔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重生之末世:救世〕〔月落屋梁〕〔无敌传人〕〔婚不可测:腹黑总〕〔3366〕〔疯狂余生〕〔韩娱之我为搞笑狂〕〔诸天欧神系统〕〔重生之风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