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养狼崽〕〔我有一个大世界〕〔姑娘她戏多嘴甜〕〔我有一盏不省油的〕〔我在灵界玩剑道〕〔这绝对是我带过最〕〔我被钦定了〕〔贵妃每天只想当咸〕〔一拳歼星〕〔万界之我是演员〕〔长姐穿越啦〕〔法爷永远是你大爷〕〔我的物品能升级〕〔神医她千娇百媚〕〔怪兽:开局召唤哥〕〔天命为凰:毒医三〕〔我家娘子只想种田〕〔牧龙师〕〔逆流1982〕〔御九天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九节 两个无眠的夜晚
    母亲那晚回家,连饭都没有做,也没有和我说话。我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我不清楚母亲在门的一侧,究竟在想些什么。或许,她在因我这个女儿的不乖巧而生气、或许她在因赔偿金的着落问题而独自发愁、更或者,她什么都没有想,就像2年前我冲她喊叫斥责她无能,无法给我优越生活那次一般,暗自神伤。

    我心里的烦闷加怨气已经让我无暇去顾及母亲当时的情绪,我只是满心充满了不公平这三个字,全然不知,不公平对于母亲而言,这种命运所带来的摧残更为残酷。

    不知究竟是几点,我只知道天黒了很久之后,我饿得肚子咕咕直叫。我一直忍着,因为,我的倔强让我不想先推开那扇阻隔在我和母亲之间的实物门。而其实,哪怕当时是母亲先和我说了第一句话,我与母亲之间心灵上的那扇门,也被我固封的庸人之见给扔掉了钥匙,永远都打不开了。

    在挣扎许久之后,生理上的饥饿感最终占了上风。我不情愿地拖着鞋,一步一挪地走到了门前。当我伸手触碰到那已经因岁月侵蚀而变得斑驳不堪的门把手时,我变得犹豫了。

    现在想来,可能,老天让我犹豫,并不是和自己亲生母亲去力争的自尊心,而是怕我开门看到母亲那同样支离破碎的爱吧。

    我轻轻地转动着麻牵动我自尊的门把手,生怕一个不小心的声音,让我一文不值的面子碎了一地。我和母亲住的那栋旧房子,厨房是公用的。我自欺欺人般地想要绕过母亲的视线,却忘了房子的格局决定,除非我从窗户飞出去,否则,别无他法。

    开门之后,我并没有看见母亲的身影,这让我悬吊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还未来得及走出大门,途经桌角的一瞬,我尖叫了一声!

    屋子里没有开灯,那晚还是阴天,乌漆麻黑的。靠近门口的椅子旁,一团黑影蜷缩成一个球!待我平息心跳之后,我才发现是母亲!然而,母亲目光呆滞的程度,即使我的尖叫也并未让她侧过头来看我一眼!我一度以为母亲因身体不适而遭遇了不测,当看到那不符寻常的眨眼频率,我也算是放了心。但突然的一阵惊吓,也让我饿意全部跑光,索性回头进了屋。

    后来我在自己身上发生的种种种种让我清楚地知道,人,只有在极度情绪状态下,才会放空自己,以至于没有言语和泪水的陪伴。那天坐在地上的母亲,我想,她把自己蜷在黑暗的角落,应该是安全感尽无,拿夜晚当作自己情绪的庇护所吧。只不过,母亲的坚硬外壳被一层层无情地剥夺,这,仅仅是开始。

    那一夜,我不清楚母亲有没有回来床上过,我睡的死气沉沉,早上醒来的时候,桌子上有鸡蛋,午饭,杯子,水,唯独没有母亲。

    母亲去了何处我其实并不在意,我只是看到熟悉的几样,心安很多。然后满脑子都是今天如何面对阚涛和老师逼问处理结果。

    不出所料,阚涛全天和我没有说一句话。这个我倒是不在意,但老师问了我两次我家的住址,这让我深感不妙。

    当天放学后,我悻悻地回家,居然还没有见到母亲。这让我心里开始发毛。我放下书包去问母亲熟悉的邻居牌友,大家都说不知。我开始慌了。

    我曾在当时,对自己慌乱的心理状态给予的合理解释是,母亲会不会身体不适出了意外?而实际上,我一直用外表的镇静去掩饰内心无比的慌张,而这种慌张,叫做,害怕失去。

    我不敢走太远,我怕我丢了的同时,母亲突然回来而我没有发现。我心急如焚,坐立难安。我在心里想着一切母亲可能遭遇的不幸,而偏偏刻意绕开了骨肉分离这个情景设定。

    在我傻呵呵地坐在椅子上时,门咔嚓一声开了。母亲回来了。我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忙不迭地问:“你去哪了?”母亲并没有回答。我以为母亲是因为昨日之事还在生气,所以,对于母亲的态度,并未多想。

    而此时见到母亲,我悬吊着的心落了地。霎时,我才仔细观察了母亲。母亲头发是披散的,衣服不及平日整齐,眼睛似乎也有哭过的迹象。

    我给母亲倒了一杯水,端到母亲面前。母亲并没有喝。我小心翼翼地问母亲:“发,生了什么事吗?”因心不安,短短的几个字,被我说的断了章。

    母亲摇摇头,便进屋了。鞋子也没有脱,便躺在床上,蜷缩了双腿。

    母亲是个爱干净的人,这种举动让我更是不知所措。我不敢靠近她,更不敢打扰她。我关上门,去了外屋写作业。

    可能在孩子的心里,大人都是无坚不摧的,天大的事儿睡一觉就会好。所以,既然没有问出来什么事,那就等第二天母亲自愈吧。

    很快,太阳亲吻了我的床边。我睁眼睛看到了头旁那熟悉的枕头,上面还有几根母亲发白的头发丝。我爬起来,开门走出卧室。忽然意识到自己迟到的时候,我喊了一句:“妈!你怎么没有叫我?”便抓起书包疯跑出去。

    路过母亲身旁时,母亲一把抓住了我:“今天不上学,我已经和老师请好假了。”

    “请假?什么时候请的?确定?”

    “嗯。”母亲头也没有抬,小声说道。

    “不上学?去哪?”

    “你刮伤那孩子的钱,我已经付完了。”

    “付完了?什么时候付的?怎么来的钱?”我一股脑地抛给了母亲很多话题,但母亲并未正面回答。我一头雾水。

    “吃完饭,我带你去个地方,去见个人。”

    “见人?谁?”

    “你父亲,曹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