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界皿〕〔异界债务系统〕〔神在敲门〕〔扬天〕〔重生荒界〕〔华年〕〔九域圣王〕〔星海仙冢〕〔无限防御〕〔九重魔神诀〕〔我有神级键盘〕〔我要成为老爷爷〕〔我!直播出个天帝〕〔女王大人饶命啊〕〔饲养全人类〕〔都市极品医神〕〔别给我刷黑科技啦〕〔重生小娇妻:总裁〕〔我是百万级作家〕〔从前到现在,你把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十六节 容角儿
    那日离开曹家后,我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处理这一起突发事件的。当晚,我的心很是杂乱无章,无心思考任何,晕晕乎乎地便睡了过去。

    起床后,发现母亲包了饺子。我睡的死沉,并不清楚她何时起床做了这些,但这些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了实质性的意义。我看了一眼桌子,转身就去刷牙。母亲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而当见我的冷漠,最终,不得不又合上了。我侧着身体从母亲身旁走过,刻意的,碰都没有碰一下她。母亲左手端着装着饺子的饭碗,右手拿着筷子,僵直在了那破旧的餐桌旁。

    我其实心里是明白的,母亲为什么在那天早上包了饺子给我。在东北,有老话言,上马饺子下马面,是为讨个好彩头。而我偏就摒弃了母亲的好意,对我而言,彩头好与坏,离开母亲,离开那个落魄的家,就是好的,不离开,吃100顿也无济于事。

    刷完牙之后,我从门外进来,见到母亲依旧站在原地,眼睛直直地望向桌子。我下意识地轻咳一声,母亲回了回神,回头看了一眼我,知道我忙完了,便进卧室打开衣柜,去取昨天已经帮我包好的行李。于是,我又见到了那块漂亮的花布。

    在即将出门的时候,母亲慌慌张张地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事,穿着黑色系带子的绒布鞋就进了屋。我站在门外等她,透过墙上的玻璃,我见到母亲小心地打开那系好了的包裹,把什么东西放进了里面。

    我对此毫无兴趣,只是淡漠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母亲弄完之后,仔细将包裹挎在了手臂上,便出了门。

    在老楼的楼下,遇到了几个聊天的老邻居。“呦!沐夕妈,这是去郊游哇!怎么大包小包得嘞!”

    母亲尴尬地笑了笑,应付了几句“嗯,嗯。”便逃也般地离开了这巷子口。由于步子慌乱,一头撞在巷口的那棵老梧桐树上。母亲吃痛地叫了一声,我在前面循声回头,见到母亲的额头都被撞红了。但我没有上前关心,更没有安慰,连脚步都不愿往回多挪一下,就一直冷默地等母亲自己处理。

    2014年,我从多伦多回国的那次,在走到那棵梧桐树旁的时候,我用手抚摸母亲曾经被其撞红额头的地方。我想,那一刻,梧桐会比母亲的心更伤。因为,它气我的愚钝和无知,这近百年的老树,都是有灵性的,它知道我的未来,终究会痛恨现在的自己。我抚摸大树的粗壮树干,我多想告诉它,如果你会说话多好,或许,我和母亲的未来就都换了另一番天地。

    为了缩短与母亲一起行走的时间,我选择了坐公交。这一路,我一直闭口缄默,目光游离。其实,现在母亲身边,我还是心有不安的。我不清楚自己究竟不安的是什么,也许是自己,也许是母亲。

    再次到了曹家门口,大门并没有关。我不再像昨日那般胆战心惊,一把推开门,抢先走在了母亲的前面。院子里的车子明显比昨日要多,此时,曹家正在宴请宾客。在穿过那偌大的院子,擦身而过几辆没见过的漂亮的汽车时,曹家的主楼大门已经离我很近。我上了两个台阶,便听见屋子里一片嘈杂。我伸出去欲开门的手,在迟疑了数秒之后便缩了回来。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或者进去之后说什么,直到母亲在身后跟了上来。她也听到了曹家的屋内的动静。我一直侧着身子望向远方,我用余光瞥见母亲看了我一眼,便按了按门上的门铃。很快,有人过来开门,还是昨天的那位女仆。她开门见到我们的时候,显然愣了一下,然后很尴尬地身子一闪,留出一个缝隙,让我们进去。

    进门之后,她试图领我们走另外一条通往楼上的侧楼梯,不料,母亲手臂上挎着的我的包裹,撞到了一位赴宴的女子身上,女子手里的香槟杯瞬间倾斜,酒泼了那女子一身,整个前襟都湿了。由于撞击力在身后,女子因没有站稳,还推到了身旁的另外一位同行的女性伙伴。我是听到身后的两声惊呼才回得头,然而,当我回头时,便看见了母亲惊慌失措的目光,以及对方愤怒和厌恶的表情。

    母亲又是那副卑躬屈膝的样子,连连道歉。尽管这种事情,除了道歉似乎也无它法,毕竟在无钱无势的身份中,本就谨小慎微,但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等级悬殊的人身上,你会把恐惧扩大10倍不止。但母亲这样懦弱的样子,还是让我火腾地一下子窜上了头顶。

    忽然,众人之中,有一位远远地像母亲走来,我定睛一看,是父亲。

    父亲看了一眼母亲后,便转身对那二位朋友致歉:“我家的远方亲属,借宿一段日子。你看,实在不好意思。回头,我让小琴给你买件一样的送去。别生气了。”

    母亲抬头看着这为她解围的男人愣了神,也许,她把这种举动,当成了爱?现在想来,足够幼稚。

    父亲转过头冲着女佣说:“吴妈,你带她们上楼,这里我来处理。”吴妈连连称是。于是,她转身去拉我的手,见母亲在我身后还是盯着父亲看,吴妈急了,她两个快步走向母亲,搂着母亲的肩膀,一把拉到了过路这边。母亲似乎因方才的事情而受了一点小惊吓,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的。

    就在我们马上就要上侧楼梯的时候,靠近楼梯的摆台旁,一位穿西装的男士突然指着母亲说道:“诶,你不是那个梅林戏苑的容角儿吗?哎,你怎么到这了?嘿!曹牧,你还记得吗?好多年前,你特别爱听她唱的戏。你请来的吗?真是,比前些年瘦了诶。你还唱吗?”

    这位男士的话,让在场的宾客又肃静了下来。我见到母亲显然慌了,而父亲在方才事发的门口处,也是表情尴尬得很。

    这样的局面,倒是提起了我的一些兴趣,尤其他喊得那一句“嘿!曹牧!”

    说起来我的身世,母亲说得不多。对于90年代,私生子这个词,还并未流行起来。而我也从未想过母亲和父亲的复杂关系。我曾经一度认为,是父亲与母亲离婚后,留下我和母亲独自生活而已。而进了曹家的门,突发的一切事情都太多,让我更没有精力去思考成年人之间的罗乱。

    我站在楼梯前,忽然脑袋一转,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便开始串联这一系列事而。

    曹灿灿比我大,而且,琴婶怎会让丈夫前期的女儿入家门一起生活?况且,奶奶还撒了谎?

    难道......

    难道,我是父亲不可公之于众的那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降智女配,在线等〕〔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饲养全人类〕〔都市绝品仙医〕〔平平无奇大师兄〕〔1255再铸鼎〕〔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