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帝国〕〔掷剑歌〕〔穿越从武当开始〕〔梦回大明春〕〔从召唤恶魔开始无〕〔沧元图〕〔烂柯棋缘〕〔大佬退休之后〕〔天才萌宝:总裁爹〕〔太乙〕〔和大佬离婚后我成〕〔医者无眠〕〔我真是实习医生〕〔洪荒之时间逆天〕〔日月风华〕〔一品卿士〕〔顾先生请原谅〕〔穿越之掉崇祯面前〕〔老祖宗她又美又飒〕〔临界血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二十七节 曹骐
    母亲进来的表情特别慌张,毕竟,这是自进入曹家当日镯子事件之后,我再一次犯的错误。尽管这一次,我只是一个事件的间接被告者。

    母亲进来后,先是看了一眼我,随即走向奶奶:“曹妈妈,沐夕她...”

    未等母亲说完,奶奶便打断了她的话:“和沐夕没关系,大人的事儿。你坐,我这边谈点事儿。”母亲的神色稍显轻松一点,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回答了一个“诶!”便坐在了我旁边的沙发上。

    我一直站着,母亲抬头望着我,小声的问:“为难你了吗?”我低头看了母亲一眼,轻轻地摇摇头。母亲安了心,便往沙发里位挪了挪,安静地听大家谈话。

    奶奶冲着父亲说到:“曹牧!薛浩说的没有错,就这么定了。这节骨眼儿,由不得你在那点兵点将的。”说完,便拿起电话,拨给了父亲的哥哥,我的大爷,曹骐。

    说起我的大爷曹骐,那可不是一个一般人物。

    他原本在南京市发改委办公的。九十年代初期的经济贸易迅猛发展速度,让这个骨子里就流淌着仕途血液的高干子弟,凭借着自身出色的情商结识了众多政商两界的精英人物。朋友多了,出于情谊也好,出于利益也好,路,自然好走。于是,他便在恰当的时机调到了上海市发改委。于那之后,南京与上海这两块大肉,有事儿,找找关系疏通一下还是毛毛雨的。

    至于父亲对大爷,本是亲兄弟,但关系却很远。据说以前兄弟俩很好,后来,因为一个女人而闹得很不愉快。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娘,张静。

    父亲对大爷,有一半怨,有一半畏惧,显然,畏惧的成分占得更大。从脾气性格上而言,他们二人又截然不同。大爷是那种游弋在权贵中间游刃有余的人,智商和情商都占上筹,黑白两道通吃,也是当时显赫一时的风云人物。父亲呢,在我眼里,官宦家庭的典型吧,凭借家族因素而弄的一官半职,自身却毫无建树,但有一点却继承得很到位,不正之风——吃喝嫖赌。奶奶对两个儿子都是爱的,不过,要说偏爱程度,当然是能给曹家长脸的曹骐莫属,就连大娘张静,奶奶对其的态度与对琴婶的相比,简直天上与地下。

    这些在大爷从上海回来的日子里,表现得尤为明显。

    关于父亲与大娘之间,是全家都知道的事儿,包括琴婶。但,那毕竟是在父亲结婚之前,自由恋爱阶段,选择与被选择都怨不得任何人。只不过,父亲如此多年,从未在心里放下过张静,包括与琴婶的结合,更包括我母亲这种撩闲打发寂寞的爱情牺牲品。

    琴婶在几年之后突发意外临终前,曾与我聊天,她说,她只是想像普通人家的姑娘一样,爱自己爱的人,相夫教子恩爱一辈子,结果发现,这简单的事儿,却是那么的难。她曾嘱咐曹灿灿,以后千万不要嫁给这样的权势家庭,因为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只有悲剧收场。当然,曹灿灿,也违背了对琴婶的承诺。

    那天,奶奶拿起电话与曹骐通话期间,父亲一支接一支的吸着烟,当电话那头的大爷答应明天就放下手头工作,以出差的名义回南京的时候,父亲咳嗽了好久好久。我看见母亲偷偷地看了眼父亲,可能,她想像妻子一般去拍拍其后背,递杯水,都只能在梦里完成了。

    琴婶焦急地拍了拍父亲,父亲的身子明显在躲,最后,竟用手挥开。琴婶尴尬地站在父亲沙发背后,薛浩冲琴婶小声说到:“小嫂,曹哥闹心,别介意。”琴婶嘴角动了一动,没有再说话。

    奶奶的电话放下后,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她冲着对面沙发上的父亲说:“你大哥明天就回来。我可告诉你曹牧,你大哥回来,你别像头倔驴一样,他要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平事儿要紧!”父亲嘴里叼着烟,眼皮抬了一下,没有说话。坐在身旁的小葛用胳膊肘怼了一下父亲,见父亲还是没有做声,便替父亲回答:“一定的,一定的。大哥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奶奶因这事儿闹得一下午不得安静,这有点儿眉目,也算有了颗定心丸吃,便和吴妈上了楼。琴婶也像松了一口气般,抬头问起母亲是否吃过晚饭。母亲在回答之后起身便欲走,毕竟,这事儿,也有了点进展,在这太过于尴尬。琴婶去送母亲。我也上了楼。留下三个男人在大厅里云里雾里地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及人名。

    也许是白天事情过于突然,我的神经一直紧绷,到了晚上才得以放松,那一晚,我睡得很香。

    第二天,到了学校,老师在门口便拦住了我,很严厉地问我为什么扫卫生扫一半儿就没影儿了?当学校是什么地方?说走就走?巴拉巴拉的。我撒谎自己病了,在听了老师一顿训斥之后才进了教室。在过路上,阚涛看了看我,小声问我,你真病了?我嗯了一声,算做回答。

    从昨天下午开始,我对老师这个神圣的职业不再满怀尊敬。虽说人非圣贤,但为人师表,怎能利用小孩子而去满足自己的私欲?自此,我便开始在学校一点点地变得叛逆起来。

    晚上回家,我见到一位男士端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我猜,应该是曹骐。

    还没等我换完鞋子,就见琴婶笑呵呵地过来摘我身上的书包,并和我说,家里来客人了,这个是灿灿的大爷,我也可以跟着一起叫。未等我开口,曹骐眯着眼睛看看我,忽然就笑了:“这小姑娘就是妈妈说的亲戚?哈哈,我怎么觉得哪儿长得有点儿像曹家人?”我心里一惊!琴婶忙摆正我的身子,说:“哎呀,是吗?我瞧瞧?我怎么没觉得?沐夕长得多秀气,一点也不像曹家人。”

    大爷哈哈大笑两声:“小琴,你这意思就是说,我们曹家人长得都不秀气,五大三粗的了呗?”

    “哎呦,大哥真是说笑,哈哈,看来我真是得少说话,不然,分分钟就打嘴巴了不是?”

    “哈哈,开个玩笑。我听妈妈说,她母亲是戏苑的?”“嗯,叫什么梅林吧,反正也在梅园那边儿住。我听薛浩叫她容角儿,据说唱得很好呢。”

    “容~角儿?”大爷身体坐正,往前一探,眼睛又是一眯,把两个字分开读,并且拖长了声音。那感觉,似乎对这个名字很感兴趣。大爷戴了一副金丝框的眼镜,我透过眼镜的边缘,看到他的眼珠转了转,便再未说话。

    只不过,在路过他身边上楼梯的时候,我偷瞄了他一眼。他身子突然往后倚靠,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那个笑,当时不明,后来对上事儿,我才知道,那里头涵盖的一重意义,叫做,把柄。

    晚饭特别丰盛。

    吃饭间,父亲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