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异界的霍格沃茨〕〔抢救大明朝〕〔超神宠兽店〕〔穿越后我自带锦鲤〕〔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时光因你而甜〕〔世界树的游戏〕〔摘仙令〕〔八零甜妻萌宝宝〕〔男神投喂指南〕〔失业后我回去继承〕〔斗罗之青玉流〕〔和首富老公离婚后〕〔少夫人今天又败家〕〔天后的绯闻老爸〕〔今天三爷给夫人撑〕〔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剑来〕〔从收租开始当大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二十九节 张静
    这样的天气,会让人心很躁。虽说曹家大,但依旧干热的难耐。

    我突然听到一阵门铃响,随即传入耳中的,便是吴妈开门的声音。大爷在楼下问吴妈奶奶是否在休息,吴妈回答了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但高跟鞋和小男孩儿的声音倒是很大。

    琴婶从房间里出来,直直地下了楼。

    “辰辰,哎呀,好久没看见你,又长高了。快让婶婶抱抱,看看重没重?”那时候我还是不清楚这几个大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的,后来想起,不禁感叹,看似平常的家常问候,琴婶在面对张静的时候,该是鼓了多大的勇气。

    “小琴,妈妈睡午觉呢吗?”说话的是张静,声音很好听。

    “啊,应该醒了吧。”琴婶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我上楼看看。”未等楼下的人上来,奶奶便从卧室出来了。

    “辰辰!快,大孙子,让奶奶抱抱,看奶奶能不能抱动了?”从声音里不难听出,奶奶对这个大孙子的喜爱程度。也难怪,奶奶一共有三个孩子,大爷,父亲,姑姑。琴婶生的是个女儿,我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歪打正着也是个丫头。姑姑嫁出曹家,生男生女与曹家无关,只剩下大爷膝下这个辰辰,是曹家的独苗儿了!

    大爷结婚晚,且成家之后许久才要孩子,所以,这个辰辰,还尚未上小学,只不过是个幼儿园大班儿的“吃奶娃儿”而已。

    奶奶要抱这个大孙子,便听见张静马上劝阻:“哎呀,妈妈,使不得的,您的身体呀!辰辰你听话,别往奶奶身上爬,奶奶的年纪可经不起你的一顿折腾。快,和奶奶亲近亲近!妈妈,辰辰在家总念叨您,总说想奶奶,想奶奶的,您都不知道,有两次,半夜说梦见您,都哭醒了呢,看着我这个心酸。您看,他还给您带了您最爱吃的桂花酥呢!”

    傻子都知道,小孩儿懂什么!大体不过是这当父母的行为罢了。可是,同样的意思,不同的表达,听起来,这言语上的情,却过到了另外人的身上。

    琴婶一直在旁逗着辰辰。

    奶奶大概还是禁不住眼前这曹家苗儿的魅力,憋足了劲儿抱了一下。我在楼上,听着奶奶哎呦一声,大家急忙说快放下,妈,腰啊!奶奶笑着回答不要紧不要紧!

    奶奶对辰辰的热情度,是对曹灿灿的50倍有余吧。她对曹灿灿简单点说,就是爱,而这个小儿,那叫心头肉!当然,非要把我划进去,那我便是可有可无的那个人。

    奶奶急忙招呼吴妈叫厨房准备晚饭,并且嘱咐了两遍,要都是他们一家三口爱吃的,而且,不许放姜!

    张静不吃姜,换做旁人,顶多是一至两个菜不放,而这晚宴至少10道,奶奶竟然吩咐全部!足以见这种偏见的程度!

    我在楼上用耳朵听着楼下发生的一切,越听,越是觉得好奇,总想伸头瞧一瞧!只可惜,晚饭之前都没有人叫我!也很正常。

    曹灿灿去参加夏令营还需要几天时间。晚饭时分,自然是人齐落座。父亲忽然打电话来说不回去吃了,也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确实是巧合。

    吃饭前,吴妈上楼来叫我。我便跟着下了去。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张静这个女人。这是一个不同于母亲和琴婶的类型。她长得很有气质,穿着当时最流行的一步裙,上身是一个半袖翻领的小西服,最惹人眼的,还是那领子上的一枚珍珠胸针。

    九十年代初,莫要说我没见过世面,就连南京大街上那些新潮的太太们,也未必见过这等漂亮的装饰物!

    张静很白,那枚珍珠和她肤色极衬。我后来去品这个女人,发现她是一个生活得很有仪式感的那一类,多情且浪漫,有主见又不失温柔,身上很多装饰物都恰到好处,不仅给颜值增分添色,还不显浮夸地完美展现了一个女人的品味。

    我不仅感叹,任何时候,漂亮且精致的女人,都是抢手货,但,却不一定都是好命。

    张静转头看到了从楼梯上下来的我,瞬间就笑开了花。这一笑,让我不知所措,我放慢了脚步,心里嘀咕着,见我这么亲,应该没见过面吧!正当我在脑海中搜索有关这个女人的一面印记时,忽然发现,她,是笑给奶奶看的。

    “妈妈,这就是您老家的那个亲戚吧!这孩子,一看就懂事儿。都说这远亲呐不如近邻,依我说,什么关系,还都得凭借一颗善心。您看,妈妈,您修佛,您心善,才肯让旁人住在自己家,换做别人,多半得厌恶了呢!所以,妈妈,您这善心,一定得大大的福报的。”这个女人,说话总是能抓住对方的心理,寥寥几句,便把奶奶说得眉开眼笑。

    奶奶回到:“哈哈,我的福报呀,都给我大孙子就行了!我一个老太婆,不要也罢!”说完,吧嗒在辰辰脸上亲了一口。

    “那怎么行呢?您在,这曹家才有主心骨儿呢!我听曹骐经常和我说,曹家能有今天,和您可是有分不开的汗马功劳呢!您可得长命百岁!等着抱重孙子!”

    我那个时候毕竟还小,不懂的人情世故,所以,生命中,第一次有人如此聊天,我后背的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于那时候的张静,我没有厌恶,也没有多少好感,说白了,毕竟与我无直接关联,但是,在见到一旁受冷落的琴婶时,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那感觉,就像看到我自己的母亲。

    下了楼,张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你多大了?长得可不矮,这可真是遗传了北方,大高个儿!一看就是美人坯子!你随灿灿叫吧,叫我大娘就行。来,大娘给你带了个小礼物。”说着,牵着我的手便来到沙发旁,从兜子里拿出来两件衣服!

    “前几天呀,你大爷回上海,说你和灿灿差不多大。我就按照灿灿的大小给你买的裙子。灿灿不在,你先挑!嗯,我觉得,你穿这件粉色的比白色的会好看。”说着,便把衣服从袋子里拿出来,往我身上比量。

    奶奶在一旁念叨着:“小静,你可真是有心了。”

    “哎呀,妈妈,您能把这丫头放自己家住,那和咱们自己家人有什么区别呀!妈妈喜欢的人,我自然都喜欢的。”我站在一旁,竟不知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农家福女有空间〕〔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入禽太深〕〔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小阁老〕〔伏天氏〕〔玩家凶猛〕〔柯学验尸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