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动聆音〕〔铭心刻骨:傅少的〕〔重生青梅逆袭记〕〔玉手调香〕〔苍穹决战〕〔庶公主逆袭记〕〔篮坛上帝之眼〕〔乡村透视仙医〕〔我真的是土豪〕〔致富佳妻:重生续〕〔来生恋你〕〔冷少宠妻甜入骨〕〔水浒任侠〕〔画家为什么还混娱〕〔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我被困在同一天五〕〔邪帝贤妃〕〔全能召唤师系统〕〔虐妻上瘾:陆总裁〕〔至尊女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三十五节 力不从心
    即将迎来的金秋月,对我来说,可真不是什么硕果累累的季节.不用想,闭着眼睛都知道,家里家外,就如同我手里搅拌的这碗粥,米还是米,水还是水,但搅和完了,一切也都变味儿了。我不由得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有时候,我会觉得老天爷是个特别淘气的孩子,他觉得你生活太过于平淡无奇的时候,总是会给你加点猛料来试试火候,看你的承受能力有无增长,并许了一个特别有逼格的名字——成长。

    我们每个人的成长都是被迫的,我们越想去开垦心底那一抹荒凉之地,越是会遇到前所未有的始料不及。

    自从曹灿灿说要去学校之后,我的恐慌便与日俱增,知道吗?人有时候的恐惧,并不是害怕事情本身,而是来自自身的精神压力。所以,我把自己吓得差点逃学。我曾在那几日想,不如,回到梅林的老房子,还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在一切还没有变糟糕之前,我便若无其事地离开?只可惜,血缘连着筋骨,筋骨连着血脉,血脉贯穿人性,想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便是不可能的。

    临近开学了,张静特意上街为我和曹灿灿买了两个书包,这书包整体是一样的,但唯一不同的,便是上面有个小娃娃挂件,一个是动物,一个是个小女孩儿。那个小女孩儿穿了一个裙子,像缩小版的洋娃娃,而童年中,几乎每个女孩儿否有的洋娃娃却是我的遗憾,所以,当我见到那个挂件,便满心欢喜起来。结果,曹灿灿一把抢了过去:“谢谢大娘,我要这个!这娃娃可真好看。她还小,那个卡哇伊的更适合她。”

    何所谓适合不适合?这世界,有人硬说你不喜欢的东西适合你,只不过是擅自揣摩别人的心理罢了。尽管我心里是不愿意的,但也没有办法。

    父亲的事情,大爷还是依旧在忙活着,但他们甚少在家人面前提起,奶奶一问,便说正在运作,而究竟运作到了哪一步,却一直都没有说。

    琴婶依旧在张静的阴影中安静的喘息着,有时候,我会忽然觉得,她近来对于生活,有些力不从心。

    最怕的开学日,还是赶着日历来了。开学的当天早上,琴婶要跟车去,毕竟曹灿灿转学,这么大的事儿,她有必要和老师交流一下。结果,刚穿上一个薄薄的外搭,张静便拦住的她:“小琴,你在家吧,我去就行。我去找我同学,让她和老师打个招呼,多照顾照顾灿灿。放心吧哈。”尚未等琴婶回答,张静已然出了门。

    曹灿灿正在穿鞋,边系鞋带边回头问琴婶:“妈!你不去了啊!大娘说她去!你到底去不去了?”琴婶站那都愣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正常来讲,当然是父母亲和老师直接交流才对,新上学第一天,大娘就算认识,老师见不到直系亲属,恐怕也不是那么回事。

    “我去,我去。”说着,琴婶便匆忙穿上鞋子,也往门外走。张静正在弄车子里的东西,回头见到了琴婶,以为是有什么事要交待,便问:“小琴,对,我刚才还忘记问你了,你想向灿灿班主任交待什么事?有几点?”张静边说边转过了身子。我见琴婶转到张静的另外一边:“我想了想,我还是去吧。这开学第一天,我和她爸爸一个都不露面,不是那么合情合理。你说对吧!”

    “哎呀,小琴,我都说了,我让我同学打个招呼就好,你说,呼啦去那么多人,好像多大的事儿一样。我办事,你放心就好哈。我送完他们俩,我就回来。今天不用司机送,晚上接一下就好。”边说,边开了驾驶室的车门,一跃上了车。

    曹灿灿与我一前一后地站在后车门外,由于琴婶挡着,曹灿灿试图两次打开车门都无功而返。

    “妈!你到底去不去?你去不去,你都别在这站着呀?迟到了,迟到了!”

    “噢,噢!”琴婶边说,边慌张地往后退了好多步。我在经过琴婶身边的时候,明显感到琴婶的局促,那种前后都硌脚的路,确实难到了这个女人。

    我和琴婶打了一个招呼后,便上了车。张静一脚油门,车子便窜出院子。在拐出大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琴婶,她还是站在原地,孤落落的。

    路上不是很堵,一路上,我一直看着窗外,心里乱乱的。面对着即将发生的一切,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一部舞台剧的女主角,所有的闪光灯马上就要集中照在我身上的时候,而我这个主角,却还未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况且,我演技拙劣,光束能照出我脸上的喜怒哀乐,却照不亮我心底的阴晴圆缺。可笑的是,观众都花钱买了票,我若不出场,怎么能展现出这社会的世态炎凉?!

    一路零散的思绪碎片,就这样飘飘然地飞到了校门口。张静停稳后,我们便下了车。这涌入校门的零散人影,忽然给了我一个错觉,这是事件爆炸之后,散落在烟花旁的星星之火,随即,燎了原。

    “沐夕呀,用我送你去班级吗?”

    “啊,不用,我自己就行。”

    “好,那沐夕,你注意安全哈,记得课间多喝水。”我笑了笑,并冲着张静说了句拜拜,便与她们在人群中分了流,各自通往这操场的两边。

    我低着头往前走,忽然,身后有个人叫了我:”曹沐夕!”我猛地回头,看见是阚涛。他跑了几步,便追了上来。“真是你呀,这大书包,从后面看把你挡得这个严实,我都没认出来。你这暑假怎么感觉瘦了呢?”

    “可能是天太热,吃不进去东西。”

    “嗨,这南京就这样,要不就下雨,要不就闷热闷热的,我都习惯了。诶,你家没人送你来啊?”“送我?啊,有,有一个人,走了。”我简短地回答着。

    “啊,不是,我是说送到教室。你这时候,还是小心点儿好,你这一个女孩子,他们真要是想对付你,那还不像大象踩蚂蚁呀!”阚涛絮叨说着。

    我一脸疑惑:“谁对付谁?你说什么呢?”

    “我去,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咱们换班主任了,这事儿你总该知道吧!”阚涛的嗓门很大,吓了我一跳。

    我听到后很震惊,停了脚步:“换班主任?为什么?换谁了?原来的张老师呢?”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阚涛回头见我没有再走,便急忙又凑了回来:“被停职查办了。我也是听我爸昨晚和我妈说的,还嘱咐我要听新老师话。”

    “停职查办?她怎么了?”

    “艾玛,你是一点儿不知道啊!不就是因为你家的事儿嘛!你爸管那个张老师她妈妈房子拆迁,现在上头说她造谣生事,伪造亲笔签名,还说什么来着,我想想,我爸昨晚说了一堆,对对,还有个失什么,然后什么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无敌传人〕〔驱魔禁书教典〕〔月落屋梁〕〔潜行追凶〕〔双界祭司〕〔法神之旅〕〔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史上最狂战神〕〔入戏〕〔许你半生暖
  sitemap